• 新华社评论员:深刻认识主要矛盾的历史性变化 2019-04-19
  • 人民日报评论员:弘扬“上海精神” 破解时代难题 2019-04-19
  • 天津河北区:数字社区管理系统 2019-04-15
  • 小李子去见新女友家长 “准岳父”身份原来这么牛! 2019-04-15
  • 贸易战不会让中美两国经济崩溃,只会让中美国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贸易战让市场全开放理论失败。这才是根本。 2019-04-12
  • 安徽省属企业党建网--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10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10
  • 梅贻琦西南联大日记:午前有警报,我看书晒太阳 2019-04-10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9-04-05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4-05
  • AI识别图像技术相关新闻 2019-04-01
  • 冬季心脑血管患者不遵医嘱用药危害大 2019-04-01
  • 让安心手环更“智慧” 2019-03-29
  • 天津170万亩夏粮收购展开 优质小麦收购价每公斤2.32元 2019-03-28
  •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03-28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这个主神有点懒 > 第77章 进入尾声的计划

    这个主神有点懒

    3d布衣天下: 第77章 进入尾声的计划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肥宅 书名:这个主神有点懒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这个主神有点懒》最新章节...


        在送完熠犽,临近中午时,外出执行任务的伊耶亚斯和莎悠也回来了,三人在会客间见面,对麻仓叶汇报这次任务的一些事情。

        虽然他们对麻仓叶失去右手臂感到震撼,并关心的询问,但却被麻仓叶以不小心为由搪塞过去。

        在汇报结束后,麻仓叶就将下一个任务交给他们,但这次他们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接过任务,而是站在那里表情惶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他们两人的神情,麻仓叶感到疑惑,“怎么了?”

        伊耶亚斯看了看莎悠,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他抿着嘴。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会立刻将自己心中的话说出,但这些日子的历练,也让他着实成长不少。

        麻仓叶看着他们两人,“直接说出来没有关系的?!?br />
        莎悠从怀中拿出一个八方型,上面刻着就像是类似写轮眼的符号,上面还有一些血渍,证明这并不是从正规途径获得,将其递给麻仓叶,“其实..昨天晚上我们遇到一群家伙在欺负两个女人?!?br />
        麻仓叶接过莎悠递过来的东西,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是一个帝具,在确认帝具拥有打开空间的能力后,便将它丢在桌面,继续看着莎悠,虽然之后发生什么事情他已经可以猜到,但他还是想要听他们亲口告诉自己。

        一旁的伊耶亚斯接着莎悠的话说道,“然后我们两人就上前帮忙,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占到任何优势,但在对方一个使用帝具的人的帮助下,我们成功将他们全部解决?!?br />
        “就在我们打败那伙人,他们的领袖,对着我们大声说出他是您的儿子?!鄙频阃?,然后继续说道,“本来我们是想要问问这是意思的时候,刚刚帮助我们的帝具使,一枪将他毙了?!?br />
        想起昨晚从黑瞳那里逃脱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人的帝具就是属于类似枪的帝具,麻仓叶问道,“一枪?是不是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女人?她身边还有一个身上有血迹,破布下没有伤痕,却面色惨白,带着眼睛的女人?”

        “不是,我们说的不是她们,而是那个自称是您....”

        莎悠没有否认麻仓叶的猜测,让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麻仓叶摆摆手,“那个无所谓啦。只是后来呢?”

        对于那个自称是自己儿子的人,他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自己取代的那个大臣的儿子,但这与他无关。令他好奇的是,莎悠和伊耶亚斯昨晚上就回来,为什么会现在才回到这里。

        伊耶亚斯和莎悠两人面露难色,吞吞吐吐,“其实..昨晚....”仿佛是一个还没有想好谎言欺骗家长的孩子似的。

        麻仓叶看着他们两人的样子,明白他们不愿说昨晚上的事情,挥手打断他们,“不想说就不用说了?!?br />
        之后的事情他大概也能猜得一二,不就是他们遇到了同乡的塔兹米,并被对方邀请,至于他们有没有被邀请,这点麻仓叶就不清楚了,毕竟他的注意力都留在夜空身上,没有理会其他成员的事情。

        莎悠和伊耶亚斯在听完后,立刻点头,不再继续说下去。接过麻仓叶的任务,两人又再次离开。

        在他们两人刚刚离开,食蜂从旁边的门走进,对着麻仓叶调侃道,“看样子那两个人还没有对你失望呢?!?br />
        “对啊?!甭椴忠兜阃酚Φ?,“夜空恢复了吗?”

        食蜂摇摇头,“他的情绪还是很低落?!?br />
        “毕竟死掉的人是他的长辈?!?br />
        “他可不是你,无论有多么低迷,都会将它们藏在心里?!?br />
        “我知道?!?br />
        食蜂慢慢的走到麻仓叶的身后,缓缓地依靠着他的后背,双手停留在他的胸口,在他的耳边喃喃说道,“你的低迷也是有上限的吧,一旦超过那个上限,那么你呢?”

        对麻仓叶来说,伤害身边的亲人挚友,对他来说是这世上最残忍且最痛苦的事情。

        “我...不知道?!甭椴忠肚崆岬母旁谛乜诘氖直?,两颗泪珠从他的脸颊滑落,“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br />
        看着麻仓叶的哭泣,食蜂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用自己的脸颊碰触他的泪痕,让滑落的泪珠滴透过自己的脸颊落在他的肩膀上,“哭吧,哭吧...像个孩子一样的哭出来吧....”

        -----------------

        夜袭总部

        娜洁希坦的房间

        娜洁希坦难以置信的看着放在桌面上的笔记,这是从莎悠和伊耶亚斯他们那里拿到的。里面清楚记载他们之前所杀死的革命军的人的种种罪证。

        一开始她是不信的,但随着里面的罪证收集的越来越多,甚至让她无法再为那些人辩解。

        让本来不愿相信的娜洁希坦,不得不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就在娜洁希坦想要将这件事情告诉革命军的高层,并让他们彻查这件事情。房间的窗户突然打开,王越站在她的窗户边缘。

        通过开启的窗户,吹入房间的风立刻让娜洁希坦警惕的看着窗户,随时准备战斗。当看清来人是王越,蓦然怔了怔,在她的印象里,王越应该是在革命军总部才对。

        “王越...大人?”

        王越看着娜洁希坦那惊讶的神色,跳到他的房间,微笑着说道,“不必觉得惊讶?!?br />
        “您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

        “北方异民族的军队全部阵亡?!?br />
        “什么???”

        听到王越说出的消息,娜洁希坦的心中一阵颤动。她记得之前打听的情报,都是帝**被打败的消息,怎么突然间变成他们被帝**队全部歼灭。

        “艾斯德斯。整个帝国,恐怕就只有她一人能够做到?!?br />
        “对?!?br />
        “您来这里该不会是想要和我说这件事情吧?!?br />
        “不是。我来这里是想要看看夜空?!?br />
        “夜空?”

        “对,我来这里是因为计划已经来到尾声。无论是推翻帝国,还是杀死大臣,一切的计划都已经开始进入尾声了?!?br />
        “那和夜空有什么关系?”

        推翻帝国和大臣,都应该是革命军的责任,就算是夜袭,也只是负责打听情报或者是转移注意力。

        计划来到尾声,为什么地位仅此与首领泰勒的王越会亲自来这里,而不是待在泰勒身边部署军队。

        “你应该察觉到了吧,大臣的行为和你的认知产生差异?!?br />
        “.......”

        娜洁希坦的沉默,让王越知道她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她一直都没有在乎,而是继续进行情报搜集。

        看出她已经夜空,自己,大臣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王越淡淡的说道,“夜空是击杀大臣的关键?!?br />
        “为什么是他呢?您不是更强吗?”

        娜洁希坦不明白,异世界人,王越自己也是,为什么他自己不杀死大臣,而要让夜空去。

        “因为他可以不断复活,只有夜空能够根绝他复活的能力?!?br />
        王越将麻仓叶之前交给自己的剧本,整理一下思路回答道。

        “而且他的实力更加强大,甚至比我们还要强?!?br />
        “我们?”

        “对,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同伴,只是她们因为某种原因,还不能出现?!?br />
        王越指着桌面的笔记。

        “那两个小鬼,就是其中一人的手下?!?br />
        看着桌面的笔记,娜洁希坦的双瞳极速收缩,“您的意思是……”

        “对,其中一人就在大臣的身旁,否则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还能够隐藏的这么好?!?br />
        “夜空他……”

        “我知道,所以我才亲自过来,不仅仅是为了训练他,也是为了让他打起精神?!?br />
        王越点头应道。

        “好吧,我带你去找他?!?br />
        娜洁希坦点头,便带着王越前去夜空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