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第一毒后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终章

    重生之第一毒后

    天中图库好运彩正版藏机图藏机诗: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终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本宫无耻 书名:重生之第一毒后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最新章节...


        “陛下,该起了。 .”

        层层帷幔之后,瑰丽的金红色纱幔中隐隐绰绰有个曼妙的身影,听到这一声轻唤,床上之人微微动了动,随后微哑清丽的声音漫不经心地响起——

        “几更了?”

        床前立着两名美貌侍女,其中一名庄重稳妥的侍女已经拿了衣物腰带候着,闻言答道,“回禀陛下,四更了?!?br />
        床上之人似乎微微迟疑了下,而后一阵细微的悉索声,一只白玉葱白的手伸了出来,侍女立即将帷幔拉起。露出里头一身明黄色寝衣的女子。

        但见女子眉目精致如画,眉峰间却带着难以融化的料峭冰凌,半晌,她眉山远黛之下的一双平淡无波的眸子才落在那堆华丽的衣物上,声音平稳,“伺候朕更衣吧?!?br />
        “是?!彼宦湎?,侍女便拉开珠帘,呼来数名宫人鱼贯而进,女子踩了鞋子走到梳妆奁前,木然地任由宫女给她梳妆打扮。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钥国女皇——纳兰清。

        对,不是纳兰无双,而是新皇纳兰清。纳兰无双已经于两月前下诏让位给纳兰清,从此退居不再过问朝堂事,上官炎依旧是丞相,辅佐新皇。钥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距离断崖上那场恶战,已经过去三月了。转眼寒冬已过,大地回春,四国也迎来了全新的面貌。就在三月前,风皇回国之后不到半月便暴毙病逝,风国南宫烈与诸王谋反,而燕国与黎国还有钥国三国联合,极力将一盘散沙的风国**镇压,风国这个在四国历史上辉煌了数百年的国家,从此沦为三国的附属。好在不论是黎皇还是燕帝以及现在新继位的钥国女皇,对风国的百姓都极为宽容温善,在后来的数十载,风国虽分崩离析,但是百姓却比原有的大国时期还要丰衣足食。倒也没有出过什么**,当然,这是后话。

        短短三月,世事却已经面目全非。梳妆打扮完后的纳兰清站在宫墙之上,望着泱泱大国之景象,那双曾经熠熠生辉的眸子此时却黯淡无光,“梅儿,你说朕做这个女皇怎么样?”

        身后的梅儿闻言望了眼自己看着从一个率真的公主一步步成长为一国沉稳女皇的女子萧条的背影,良久才垂目答,“朝野上下对陛下无不称赞,百姓也是爱戴敬重,陛下治理下的钥国自然是太平盛世之局面……”

        “呵——罢了,问你这个又有什么意思……”纳兰清苦嘲一声,随后岔开话题,“长公主如今下落如何?”

        兰儿见纳兰清兴致不高,想到自从那件事之后,陛下便再没有展过笑颜,太上皇退居长寿宫不问世事,二皇子病逝,周将军黯然回黎国,长公主远走。陛下现今除了和丞相说得上几句话,几乎都是拼了命地忙政务,要么就是静静地站在宫墙上看着外面的世界。听她提到长歌,兰儿不由故作高兴地扬起声音说道?!芭窘穸盏较?,说是长公主约是会赶在陛下您的寿辰之前回宫呢!”

        纳兰清闻言寡淡的面上终于有了那么一丝笑意,转过身,走下台阶,声音不疾不徐,“那怕也要等几个月了,她这一走,倒是洒脱……”

        微微闭上眼,纳兰清至今都能回想起那日断崖之上,那令她终身难忘的痛苦情景。

        天宫的五长老刚要加入和司徒耀的打斗中,她一个回眸便见周轶拖着伤重的身子提剑朝司徒耀而去,原本没什么,只是她眼尖地看到一个青灰色身影扑了过来挡在司徒耀身前,她看清那人面容,不由震惊地尖叫大喊——“周轶,不要!”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周轶已经握着剑刺了过去,然后她疯了似的冲过去抱住那软软倒下的身影,只觉得心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泣不成声地捂着那人的伤口,声音颤抖地唤着“皇兄,皇兄,皇兄!”

        她没有想过皇兄会扑过来,还是替司徒耀挡了那一剑,身后母皇和司徒耀也是震惊不已,她听不见五长老将司徒耀打成重伤并且废了他武功的声音,也听不到周轶错愕焦急的解释声,她只呆愣地凝视皇兄雪白的脸,心在滴血。

        “对不起,清儿……很多事,都对不起,落水对不起,嬷嬷对不起,好多……对不起……”

        皇兄一声声说着大家心照不宣的对不起,可是她却死命地抱紧他,“不要啊,不要说了,皇兄,清儿不怪你,你不要死……”

        “他死不足惜,可是……身为子女,我,我不能看着他,死……还不为所动……你要好好活着,不要为我难过,我……我很开心,很开心这世上还有你这般呵护在意我。我……我去见嬷嬷了……”

        后来?后来所有的人都离开了。黎湛重伤,皇姐带着他回药庐,与毒老前辈合力才救回他一命?;式阕运∮笕戳粝乱环馐樾挪淮嵌?,黎湛居然也似意料之中的回了黎国。月爹爹随五长老回了天宫,原来月莲疯了,天宫也重整一番,大长老二长老等被天宫宫主诛灭,老宫主一心希望月爹爹回天宫接任宫主一位,而她以为不会答应的月爹爹居然没有多犹豫地就答应了。带着疯了的月莲回了天宫。她只知道那日母皇一人躲在暗处目送他离开,没有多说一句?;乩粗竽富蚀蟛∫怀?,旧伤未愈加上新病,一夕之间竟叫她像是苍老了十岁般虚弱下来,故而退位传位给唯一在身边的皇女她。

        至于周轶……

        纳兰清捂着心口的位置,隐隐作痛之于还有不得而终的遗憾。

        中间原本隔着国家与朝纲,现在更是隔着一条至亲的命,周轶曾跪在公主府门外三天三夜,直到受了寒晕倒被毒老前辈带走……期间,纳兰清没有见过他一面,而后便得知他跟随黎湛回了黎国,再然后便是三国攻打风国。

        她刻意不去想这个人,即使他不是故意的,即使她也怨过皇兄的残忍,可终究天意如此,到底有缘无分。

        望着长长的宫门路,纳兰清抬头,望着广阔的天际,不禁惆怅,她不懂皇姐和黎湛的爱情,不懂他们为何最终还是天涯各东西,她打探过,黎湛回国后遣散后宫,从此更加勤政爱民,却是后宫虚设无一人。而皇姐,留下书信,厌倦了皇宫和尔虞我诈的朝堂,安顿了高定邦和她的凤阁之后,只身一人带着高衍和抚音的骨灰远走天涯。

        她想,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也不一定呢。

        长恨别离,却只能别离。而她,只能守着这座空城,守着那些镜花水月的过往,站在最高处,受着帝王的孤独寂寞,一生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