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第一毒后 > 第五百章

    重生之第一毒后

    天中图库3d字谜总汇: 第五百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本宫无耻 书名:重生之第一毒后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最新章节...


        20:40:45

        公主府?;ㄔ?。

        “公主,有消息了!”隐卫从屋顶窜了下来,身影快如闪电,落在纳兰清身后。单膝跪下,拱手道。

        纳兰清正在裁剪一株含苞未放的雪梅的枝桠,闻言手上动作一顿,身侧的梅儿立即眼明手快地接过剪刀。然后后退了几步,保持了距离。

        “说?!蹦衫记逄统雠磷铀嬉獾夭亮瞬潦?,面色沉静。

        隐卫道,“陛下动用了她的的风隐,朝着长公主去的方向连夜赶路……”

        什么?纳兰清眉头轻蹙,母皇从司徒耀那逃脱后居然没有先回宫,而是去找皇姐!她怎么知道皇姐的下落?等等,母皇知道月爹爹的下落了!

        纳兰清眸子蓦地瞪大之后,面色就变化莫测了,皇姐绕这么大弯子,不就是不希望母皇去见凤君吗!结果还是被母皇发现了,只怕母皇能够这么快发现凤君的下落,那么也就很可能知道了皇姐算计她的事……

        想到母皇那性子,哪里容忍得了被人算计?可是皇姐那性子……更加让她头疼了,想必母皇怎么发作,她都面无表情,语出气人。

        风隐……那可是母皇最得力的一支隐卫,十名女隐卫,最厉害的可就是布阵……皇姐啊皇姐,你这回可是惹着母皇了。

        “下去吧,有消息再禀告本宫?!蹦衫记逄酒?,摆了摆手让隐卫退下。

        ……

        “爹,你怎么样?”月铎和纳兰无双这一谈就是一个多时辰,期间长歌已经有点坐立不安了,茶都换了一壶。就在她端起第四杯茶的时候,月铎就出现在门口。长歌将茶杯一放,起身就上下看了一眼月铎,生怕他受点伤。

        月铎笑了笑,摇头,“放心,我没事?!?br />
        长歌还没放下心来,就被随后出现的纳兰无双一句话弄得面上一愣——

        “纳兰无忧,你和朕打一??!”纳兰无双高傲地扬起下巴,眼眶微红,但是倔强得很,冷冷地指着长歌,不容置否地说道。

        黎湛和云少都是一愣,不明所以地看着纳兰无双,长歌则是看向月铎,月铎苦笑地摇了摇头。

        “若是我赢了,月铎和我走。若是我……输了,我……我可以暂时让你冷静冷静想清楚?!蹦衫嘉匏懊嬉痪涫职疗?,然后说到后面她咬了咬唇有些艰难,尤其是最后一句,看着月铎,认真而又退让地说道。

        长歌眸子一瞪,“凭什么!”纳兰无双奸诈多变她见过,但是这般无理取闹和低声下气……倒是让她前所未有。她不禁凝视月铎,想到纳兰无双那密室里洋洋洒洒那么多的画像,心里微叹,感情债和她有什么关系,两个人不能好好解决一定要她来掺和一脚……

        “父债女偿,既然你父君那么喜欢你,他一身武功都废了,你来替他不行吗?”纳兰无双理所当然地哼了声,只是说的话明显底气不足,她自己都知道,这样是强人所难,月铎不想和她回皇宫,她又如何强求?

        长歌抿紧唇。面色阴沉,月铎知道她心里不愿,便道,“你我之间的事,何必将女儿牵连进来?!彼挥谢赝房茨衫嘉匏谎?,也没有看向长歌等人,只是平静地将视线落在案台上。

        不知为何,黎湛此时有些同病相怜起纳兰无双。一直觉得长歌与月铎是容貌上相似了些,性子上并不相像,但现在……他倒是懂了,父女俩都是绝情起来死不回头的脾气。

        “我们之间还能谈下去吗?”纳兰无双只是面上一嘲,道。

        “不要在孩子们面前胡闹了,你也不想让人笑话吧?!痹骂熘帐腔赝?,面向纳兰无双,像是看一个任性的孩子似的,眼里带了淡淡的无奈。

        纳兰无双面色一红,却是气的,她冷冷地看了眼闻言立即收起好奇眼光的云少,然后淡淡地看了眼面色如常的黎湛。最后咬咬唇,“我们就比一场。让我死心也好……”她看向长歌,即使语气低了下来,但是这个时候她依然没有祈求的意思,纳兰无双总是有纳兰无双的自尊和骄傲不容践踏看轻。

        “那就比一??!”就当月铎又要出声制止的时候,长歌突然勾起右嘴角,眼中光芒大盛,高声道。

        纳兰无双不由眸子微微亮了一亮,四目相对,都有激烈的火花迸发。

        “你不拉着点……”云少觉得自己身为一个江湖人士好像知道了太多皇室的秘密和感情纠葛了,不由为自己的前途堪忧。然而他又忍不住扯了扯黎湛的衣角,压低声音提醒着。

        “我为何要拉着?”黎湛只是斜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却又胆小的云少,语气平淡正常。

        这可是他媳妇和丈母娘打起来了,他不去劝着点真的可以吗!云少瞪大了眼,而后摇头叹息道,“也难怪啊,你这死冰块怎么会知道两头讨好这么难的事儿呢!”

        回应他的是黎湛高傲的后脑勺……

        他们只是简短地说了这两句,然而纳兰无双已经率先掉头朝外走,“明日午时,在这里,我们堂堂正正打一架,绝不爽约!”

        外面的雨还下着,并且也没有减小的趋势,纳兰无双走到屋檐下,斜斜的雨丝打在她的面颊上,她回过头,美艳的面上带了几分狼狈,就那样看着月铎还有长歌。

        然后也不等众人回话,她就走进了雨幕,头上和身上顿时被冰冷的雨水弄湿,她却像没有感觉似的往前走,火红色的宫裙都湿了一半。

        “陛下!”然而无心此时端着药膳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甩了汤盅,将离得近的一人手里的雨伞抢了过来,冲进了雨幕。

        无心给纳兰无双打了伞,还给她披上披风保暖,然而纳兰无双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道,“备马车,回宫?!?br />
        无心立即应声是,几乎是喜不自禁的,她们离开皇宫久了那是要出乱子的,陛下总算想到了回宫这事儿!

        须臾,待雨势小了些,马车到了,纳兰无双才上车,车帘落下,也掩住了她一瞬苍凉和哀伤的情绪……

        给读者的话:

        今天去植物园玩了一天回来就洗澡去晚点名了,更新晚了但是不会缺更的。哎哎就是好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