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第一毒后 > 第四百零三章 计议

    重生之第一毒后

    好运彩违规: 第四百零三章 计议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本宫无耻 书名:重生之第一毒后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最新章节...


        入夜,长歌的屋内还亮着。

        “皇姐,睡下了吗?”纳兰清提着裙摆走上台阶,然后通过长廊,来到长歌屋外,敲了敲门,问道。

        “进来吧?!倍蟠龀じ枨逍训纳?。

        纳兰清闻言才推门,踏进去,然后反手关上房门。

        只见长歌正一人披着长发与自己对弈。听到纳兰清的动静,她抬眼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坐?!?br />
        许是刚洗的头发,还未全干,长歌的头发上还带着淡雅的香味,夜明珠的光十分柔和,衬得她一张巴掌大的脸蛋也带着珠玉光华。

        “皇姐你怎么不让丫鬟给你拿炉子烘干头发,这样披着容易染上风寒的?!蹦衫记逅低昃陀行┖蠡诹?,如今谁伺候都不能令皇姐满意,她反倒宁愿凡事自己来……

        长歌手持白子走了一步,而后从另一边的棋盒中拿出黑子,走了一步。纳兰清的话她没有什么反应,一边轻松地黑白对弈,一边答,“索性我这会也睡不着,下会棋就干了。不妨事?!?br />
        叹气,纳兰清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才像是那个凡事都要操心的姐姐,但明显皇姐不需要她的瞎操心,这叫她有些沮丧。

        “怎么了,这么晚还来找我不会就是特地提醒我头发不能湿着吧!”似乎发觉纳兰清的低落情绪,长歌抬眸,笑了笑,打趣道?;奥?,白子也落,棋盘上一瞬间剑拔弩张,黑白势均力敌。但是看下棋之人,她只是云淡风轻地落子、收子,似乎不知这激烈的局面是她一手造成似的。

        纳兰清也看出了,不由忘了方才的低落沮丧,好奇地盯着棋盘道,“怎么想着自己和自己对弈了?”

        长歌面不改色,只是眸子里起了一层涟漪,笑了笑,平静道,“我在模仿大哥的棋风,与自己对弈,你看白子,步步为营,一环扣一环……这是大哥的套路……”

        说着就没了声音,视线从棋盘移开看向纳兰清,果见后者一副担忧的模样,长歌不禁叹道,“我说了我已经想通了,别用这种同情的眼神看着我?!?br />
        说罢,她一粒粒收起白子和黑子,将其放回棋盒中,然后将棋盒束之高阁。

        转过身,再次坐下,长歌这回倒是给纳兰清倒了杯茶,然后自己倒了一杯喝了几口解渴?!八蛋?,找我什么事?!?br />
        神情温和许多,这叫方才被她唬住的纳兰清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后才“哦”了声回神道,“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带回来的那人审出什么了没?!ぁ?br />
        她知道长歌进宫是为了从月盈那探出一些消息来,但长歌回来带的却不是月盈,而是月盈的师妹也是侍女,她便想来问问。其实她更想问的是她在凤鸾殿说了什么,怎么宫里人传信说母皇对她十分礼让……当然,她是不好问的,怕长歌恼了。

        长歌眉一挑,一副“我就知道你要问什么”的样子,然后也不隐瞒什么,“白草在天宫的地位太低很多事都不知情,不过……不代表我问不出想要的东西?!?br />
        纳兰清闻言蹙眉,不知情还怎么问?却见对面的长歌已经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十分自信,“如果我没料错的话,我爹还活着,但是被关了起来,而且月盈的娘每个月初一十五都会去探望?!?br />
        这话一出,纳兰清本能地站起来,满目的不敢置信,“你怎么会知道?明明……”

        “明明白草什么都不知道,我却能得出这么重要的信息是吗?”长歌美目带了星星点点的笑意,看起来是真的为此事心情很好的样子,她道,“白草说过她是伺候月盈和月莲两人的,虽然只是打扫,但是打扫的丫头能知道的东西也多了。比如……月莲每个月初一十五都会消失两天说是闭关修炼,而白草说过,月莲的武功很高,却并不将心思都花在上面,反倒是因为我爹的缘故对医术比较感兴趣。你说这样一个无心练功的人,会每个月闭关几日?再者,听白草透露,月莲在天宫的地位仅次于几大长老和宫主,她能够随意出入天宫任何地方……天宫只有一处是天宫弟子止步绝对不能也不敢踏足的,便是后山的禁地。

        一个不喜练功的人每月初一十五神秘不见,天宫的禁地,我爹。你想想,三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长歌眉眼含笑,心情愉悦,说出的话也是条理清晰,让纳兰清不由吃惊——抽丝剥茧,从蛛丝马迹之中联系出这样一条让人觉得十分有理的一条。

        月莲,禁地,月铎。

        “凤君被天宫宫主还有五大长老关押在后山禁地,而月莲一心爱慕凤君,应该是她和长老们求情,准许她去探望凤君。所以……凤君他,真的还活着!”

        纳兰清起身在屋内走来走去,最后看着长歌,惊喜地问道,却带了几分肯定的语气。

        长歌颔首,“虽不确定他现在的情况,但是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我爹他还活着?!?br />
        想到这里,长歌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那个只有在梦里才能见上而且在近日之前一直都看不清脸的爹,得知他还活着,她内心止不住的那种激动和高兴是真的控制不住。只是,她一想到月莲数十年都初一十五去后山禁地,可见爹被关了已经十几年了……

        手握成拳,她想,不管天宫是刀山还是火海,她都要救出她爹。

        “这月莲是月盈的娘,却对凤君情根深种……难怪了,月盈对你这般敌意?!蹦衫记甯咝斯笕词敲掳?,沉思道。

        长歌笑而不答,若是只这么简单月盈不至于要她的命。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要去天宫救人吗?怎么救,天宫深不可测,高手如云,想要从他们手里带走凤君……”

        纳兰清的话叫长歌的笑敛了下去,眸光划过一记暗芒。这些正是她所担心的。

        “无论如何,都必须救出我爹,怎么救,只能从长计议?!毙砭?,她按了按眉心,声音低沉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