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第一毒后 > 第三百零四章 重伤

    重生之第一毒后

    好运彩合法吗: 第三百零四章 重伤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本宫无耻 书名:重生之第一毒后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最新章节...


        即使在白日,天牢也是阴沉沉的,森冷。

        纳兰清看着潮湿的脏乱的牢房,心情有些沉重,脚上像是灌了铅般怎么都迈不开那一步。

        狱卒知道清晖公主驾到,早就一旁小心翼翼地候着,这会儿见纳兰清沉着脸看着有些潮湿的地面,误以为公主千金之躯是怕脏了鞋子,便上前讨好道,“是小的考虑不周,要不先铺一层软毯,免得脏了公主的鞋子……”

        “带路吧?!蹦衫记迦瓷钗豢谄?,声音阴冷地吩咐道。

        狱卒不敢怠慢,立即狗腿地在前面带路,引着纳兰清下了台阶。

        “公主,这边请,丞相就在这……”狱卒哈着腰,指着前头看似干净点的牢房,谄媚道。

        纳兰清有些厌烦天牢压抑的气氛和狱卒这副谄媚的模样,身上披着黑色的披风,她紧了紧披风的下摆,鼓足勇气径自朝关押上官炎的牢房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纳兰清原本想好的一番说辞在看到上官炎的状态时,彻底没了,她面上惊骇大怒,双手抓住栏杆,瞪大了眼。

        这间牢房算得上干净了,里面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几个馒头和一碗米饭一碟小菜,看样子没有动过??壳降牡胤椒帕艘徽偶虻サ哪景宕?,上官炎就在床上躺着,面如蜡色,唇色发白,一动不动。

        狱卒吓得直哆嗦,看了眼上官炎,径自跪下,磕头道,“公主息怒,公主息怒??!小的发誓没有对丞相动过刑罚啊,丞相被押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身负内伤,小的也不知……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他吓得不??耐?,早在丞相被送进来之时,他就不敢怠慢,丞相是谁?那可是名义上的女皇侧君,可是当今三公主的生父,女皇虽然现在将丞相关押了,保不齐下一刻就会一道圣旨释放了——因此他聪明地给丞相选了一间干净的牢房,也不敢拿铁链枷锁锁他,哪里想到公主的反应比想象中吓人多了……

        谁说的公主与丞相不和,这不是害惨了他吗……

        纳兰清发完火也冷静下来,上官炎的衣服没有凌乱,身上也没有鞭打受刑的痕迹,可以看出狱卒没有为难他,只是这面色惨白的几乎都感觉不到气息的状况是怎么回事!

        “你们就不会去交个大夫来看看吗!丞相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本宫要你们的脑袋!快打开!”纳兰清走到锁前,声音透着阴厉威吓,狱卒颤巍巍地从腰间摸出钥匙开了锁,那叫一个有苦难言——女皇下了命令不许请大夫的,他一个狱卒哪里敢违抗圣旨??!但他可不敢说出来,公主在气头上,自己若是辩驳一句,保不准公主一个不顺心就杀了他头。

        门一开,纳兰清就冲了进去,有些无措地唤了两声“父君”,然而他没有一点反应,纳兰清不禁手指颤抖地去试探上官炎的脉搏——松了口气,还有跳动。

        她把了把脉,上官炎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经脉更是险些尽碎,她不由有些怨怼起纳兰无双的狠心,对上官炎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怎么能下这样重的手!

        将上官炎扶起让他坐在木板床上,纳兰清侧坐在床沿上,一手扶住昏迷不醒的上官炎的肩膀,另一只手凝聚真气,以掌贴上上官炎的后背,替他疗伤。

        “爹,你醒醒……爹……”纳兰清额头上沁出了汗珠,她焦急地给上官炎传输真气,一边试图叫醒他的意识。

        这时,上官炎的眼睫突然动了动,身后的纳兰清并没有看到,在努力给他传输真气,不一会儿就听一声混浊的咳嗽声,上官炎醒了。

        “爹!”纳兰清高兴地喊了声,也顾不得原本想好的不能那么快转变态度的事情,收回掌,将上官炎的身子板正对向自己。只见上官炎艰难地睁开眼帘,气息薄弱地靠着纳兰清的手臂。

        他张口,干涩地咽了咽口水,似乎没有想到眼前之人会是纳兰清,有些疑惑地看着纳兰清?!拔摇馐?,死了吗……”不然怎么会听到清儿喊他爹?心中苦涩,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儿成亲,居然就这么死了……

        他的话叫纳兰清眼眶一湿,鼻头冒起酸意,她摇头,声音有些沙哑,“没有,你不会死的,我带你去找最好的大夫……”

        上官炎却是突然皱眉,而后一口血就吐出来,点点喷在纳兰清黑色的披风上,然后双眼阖上,再度陷入了黑暗中……

        “爹!”纳兰清大惊,恐慌不已,狱卒也吓懵了,纳兰清冲他吼道,“快将丞相扶出去!快备马车!”

        狱卒不敢违令,立即按照吩咐做。纳兰清拿了纳兰无双的手谕,释放上官炎,有了手谕,无人会阻拦纳兰清带走上官炎。

        纳兰清命人去找了弄月,然后带着脸色愈发青白的上官炎赶往丞相府。

        哪知在门口就碰上年迈的太师和太师夫人也就是纳兰清的祖父祖母,他们应该是得了消息在丞相府等候,见到奄奄一息的上官炎,二老险些晕过去,尤其是纳兰清的祖母她落泪,十分心痛,对着纳兰清就是一巴掌……

        纳兰清侧过头,没有任何反应。

        “夫人!”太师没想到老太太会出手打纳兰清,不由喊道,纳兰清好歹是公主之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掌掴她,这若是让女皇知道了,又要不得安宁了。

        但是太师夫人却是顾不得这些,她拽着纳兰清披风的一摆,看着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儿子,声音哽咽,“他是你父亲啊,你怎么可以同你母皇这样对他!我儿子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母女,你们要将他害成这样……老天爷啊,都是你做的孽,作孽??!”

        “祖父,祖母,对不起,是清儿不懂事……”纳兰清抿唇,脸颊上的五指印异常醒目,她却只是扶着老太太的手臂,忍住泪意,诚恳地认错,“孙女不孝,但请二老放心,孙女一定会将爹爹治好……”

        给读者的话:

        这巴掌不打,我也有点看不过去了,当然打了才能让我们清晖心里舒坦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