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第一毒后 > 第三十五章 宫宴(四)

    重生之第一毒后

    千禧福彩3d开机号今天: 第三十五章 宫宴(四)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本宫无耻 书名:重生之第一毒后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最新章节...


        “娘娘……您真好看……”终于妆容完毕,柳眉白肌朱唇,淡妆不失清丽美艳,尤其是那眼角一滴朱砂泪痣,在白得胜雪的脸蛋儿上显得更加嫣红娇艳。这哪里是凡间女子,分明就是九天玄女下凡!看着铜镜中的绝美容颜,丁丁当当不由看痴了……

        馥笙冷静异常地看着镜中那难以言喻的美丽面庞,眼里没有一丝温度,良久,细弱的右手轻轻抚上右眼角的朱砂泪痣,只觉得灼热作痛。再美也是一副皮囊,不想重生之后的容貌不似前世的冷艳高贵,却是妩媚清丽并存的美,这才是宠妃妖孽该有的模样啊……呵,只是这朱砂痣像是时时刻刻警示她般,每当她恨意翻涌或是对着这张脸产生迷茫的时候,这颗痣就灼热作痛。

        见馥笙失神地指尖轻抚泪痣,絮儿几人面面相觑,还是絮儿出声提醒时辰快到了该去千禧殿,馥笙这才收回不该有的思绪,一言不发地任由她们拥着她上了候在殿外的步辇。

        馥笙到的算早的,所以当她看到已经坐着的盛装打扮下的雪姬和引玉、郭碧儿等人时,面上一顿。转瞬又明白了,前世她是黎国皇后,黎湛又宠爱尊重她,自是帝后同行参加宴会的,现在她只是后宫妃嫔,她所谓的早,只是比前世的皇后早,而后宫的妃子为了博得皇上青睐,可是早早就准备好的。

        “宛妃娘娘到!”大臣及其妻眷更是提前一个时辰就入座的,馥笙的到来,又是一阵窸窸窣窣地行礼跪地声。

        “免礼?!鼻宕嗳崛岬纳?,带着江南女子的婉转,不少大臣和夫人还有小姐,可是早就眼巴巴地等着看这最近风头日上的宛妃娘娘真容了。这一看,人群中“嘶”地响起一阵吸气声。

        不少大臣的夫人可是曾见过皇后娘娘高长歌的,眼前这个女子模样真是和已故的皇后娘娘像了个全,但是气质身段又有不同,那显眼艳丽的朱砂泪痣更是提醒她们这位主子与皇后娘娘的区别。如此清丽绝色,不想皇后娘娘那样的样貌,竟还能一睹。

        “像——实在是……”某位夫人刚轻呼一句,便被自家老爷捂住嘴,挡着面,她们哪能提那位!先不说皇上,就眼前这位,要是一个不乐,岂不是遭罪!

        馥笙视线一一扫过在座的妃嫔,一个个真是用尽了心思。

        雪姬今日特意穿了身颜色鲜亮点的紫色双衿宫裙,雍容端庄,娇媚的小脸妆容精致,头上只别了支八尾凤钗,戴着粉珍珠耳坠,纤细的手腕上戴着珊瑚串子,柔柔媚媚,我见犹怜却又端端庄庄让人挑不出差错来。以前高长歌在世的时候,雪姬总是扮娇弱惹人怜爱,现在没了皇后,她又开始善解人意走端庄路线……

        引玉依旧小家碧玉清秀怡人的装扮,郭碧儿想也知道会穿金戴银地盛装出席……馥笙不动声色地打量完她们,然后在雪姬面前停下。

        在她打量后宫妃子的同时,这些女人也在打量她。即使同样身为皇帝的妃子,她们再怎么嫉妒也不能否认——宛妃今天美得无人能及!两相对比之下,她们就黯然失色!

        坦然地接受众人或嫉妒或艳羡或仇恨的眼神,馥笙对着雪姬语气带着些许天真俏皮,“雪姐姐,我可以坐这儿吗?”

        雪姬脸色一沉,旁边的妃嫔更是瞪大眼望着周馥笙,仿佛她是个异类。雪姬的座位是皇上的左下方第一个,这个位子按理说位分最高的雪妃和宛妃才有资格去坐,但是按理来说,雪妃侍候皇上比宛妃久,这位子她坐无可厚非。但这宛妃竟然这么直接地来抢!

        “宛妹妹这是何意?”引玉坐在雪姬下方,中间隔着一个郭碧儿,从馥笙进来起她那嫉妒的眼神就没离开过。

        不过突然对上周馥笙身后的弄月冷冷的眼神,引玉身子一颤,脸色一变,而弄月却只是牵起嘴角冷笑一声,视线就转到她正在挑事儿的主子身上。

        馥笙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头,对引玉的话表现得十分懵懂无知,“什么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宫里头同皇上和雪姐姐的关系最为亲密,想坐在皇上和姐姐中间一起玩罢了……”

        这宛妃到底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大臣和妻眷听不清宛妃同雪妃说了什么,但是从雪妃难看的脸色以及众妃嫔神色各异的表现来看,直觉是宛妃和雪妃对上了。纷纷翘首看热闹。

        雪姬隐在宽大水袖中的手紧紧握成拳,指甲嵌入肉里,忍住心中那口闷气,露出柔柔暖暖的笑容,看着一脸无辜的馥笙,道,“郭妹妹与妹妹你性子一般活泼,妹妹要不坐我们中间?”

        话落,馥笙却是嘴角往下一拉,漂亮的凤眸眨了眨,不一会儿就蓄了泪意。身后的絮儿简直要被自家娘娘吓死,怎么突然又变回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小姑娘性子了,这公然地要和雪妃抢位子,不是树敌吗!可是弄月扯了扯她的袖子,从后者那风轻云淡的神态,她就莫名地感到心安,便垂头乖乖不做声了。

        “可是,本宫喜欢这个位子怎么办?”馥笙突然离雪姬很近,声音像是一条幽冷的毒蛇滑进雪姬耳中。雪姬眼眸一睁,周馥笙,你果然不是善茬,竟然这般会做戏!

        给读者的话:

        想看我们宛妃姑娘虐渣女的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