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第一毒后 > 第三章 故人

    重生之第一毒后

    好运彩网中的幸运快3: 第三章 故人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本宫无耻 书名:重生之第一毒后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重生之第一毒后》最新章节...


        是夜,八海茶馆后院,只见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轻轻扣了扣一间隐隐有些烛火的屋子的门,有规律的前三后四,声落,里面传来低哑的女声,“进来?!?br />
        老板微微推开一点门,只容自己进去的大小,很快地进去,又轻声关上屋门。

        只见老板一改人前的奸诈的商人气息,脸色肃穆,挺直背脊,单膝跪下,双手抱拳,低声铿锵带着几分武夫气魄,对着背对自己负手而立的黑衣女子,“门主,小人已放出消息,百姓都知道周将军同狗皇帝为何起争执,现在百姓都称赞周将军重情重义,相信碍于众口,狗皇帝也不能将将军怎么样?!?br />
        黑衣女子身量比一般女子显得高些,转过身,不施粉黛的素颜也有一番风情,这模样反倒有男儿的英气飒爽,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唇色极淡,抿唇不语的样子有些冷然,眸中凝着冰,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不可接近的冰山美人。

        “干得不错,起来吧?!鄙舨凰埔话闩拥那宕喽?,有些低哑,却并不难听,反倒同她长相气质相得益彰。她微微抬手看着手背上拇指大小的黑色蝴蝶刺青,沉吟,“有月门主的消息了吗?”

        提及“月门主”时,面上才有了一丝动容关切之意。

        “属下派出的人还没找到月门主,月门主带去追查断魂堂的人无一生还,而月门主,不见踪影……”茶馆老板,不,准确来讲应该叫他阿张,蹙眉回答。

        空气中有短促而细微的一声叹息,抚音耳力极好,凤阁之中她的武功最高,即使在和属下说话,这细小的动静却还是逃不出她的耳力,双眸一敛,轻轻动了下手指,只见一粒袖扣被她打出,“咻”一声击向头上的屋顶,原来那有一片砖瓦被移开细小的缝隙,预料中的闷声没有传来,抚音高声道,“何人鬼鬼祟祟在屋顶偷听!”

        阿张脸上也闪过杀气,抽出掩在腰际的武器,正要喊出院内四处隐藏起来的门人,不过被门外的声音抢先一步,制止了。

        “阿音——”像是风中传来般飘渺的一声轻唤,原本一身戒备杀气凝聚的抚音眼波一闪,心中一阵激荡,然后还未做出反应,便听得门外之人清丽悦耳的声音继续说道,“萧风送吟雪,清泉还引玉。抚音琴瑟起,弄月几何休……阿音,你可还记得?”

        “门主……”阿张不知门外之人说的什么意思,只知道门主身形稍显不稳,竟是满面震惊,素来冷漠的神情此刻消失殆尽,不禁有些担忧地出了声。

        抚音只觉自己连手指都在颤抖,想要发声却觉得喉间钝痛不能出声,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您吗?您没——”

        门外女子却是冷静地打断,“我们单独说话?!?br />
        抚音这才发觉自己方才竟如此失态,给了阿张一个眼神示意他出去,阿张虽疑惑门外女子的身份,但在凤阁待了也有几年了,凤阁中人绝不质疑主上决定的素养他也是具备的,不作他言出了门,只见门外一灰衣黑斗篷女子立着,身上透着他不敢直视的贵气。

        待阿张走远,抚音按捺不住心中的迫切,门外女子一走进来,她便凝视女子隐在斗篷下的脸,这个人,这个人给她的感觉,竟是与那位如此相像,她止不住声音里的颤抖,“是您吗?您没死,对吗?”

        女子轻笑,那带着不知是无奈还是愉悦的一笑,让抚音原本激荡的心情更加激动,只见面前清瘦婀娜的女子摘下斗篷,缓缓露出那张面孔——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一样的容貌啊,只是——

        “你是谁?你和她那么像,可是她没有朱砂泪痣……”心中不知是惊叹还是失落,抚音盯着这倾城容貌,咬着牙死死地握拳让自己镇定下来。

        高长歌赞叹地看着眼前的黑衣少女,“阿音,果然你是最懂我的。这世间能咏出这四句诗的,只有我,不是吗?引玉也只知晓前两句,只有你和我知道这完整的四句。你还记得八年前我给你们取名,后来我只告诉你这首诗,我对你说——”

        “日后长歌若是不见了,阿音也要凭着这诗找回长歌……”

        “郡主!”抚音听完双膝一软,在高长歌身前跪下,双手轻轻抓住长歌衣衫的下摆,声音哽咽,“郡主,您没死,您没死……两个月了,抚音每天醒来就对自己说,您那么厉害的女子,怎么可能轻易地就去了……抚音一直不敢相信,太好了,太好了,您还活着……”

        头顶却传来女子的叹声,“阿音,你错了,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你也看出来了,是高长歌,又不是。一样的容貌,神韵却又有所不同,阿音,如果我说,我已经死了,魂魄却附在了这具身子上,你可信我?”

        声音竟是带着不确信和迟疑,高长歌只觉抓住自己衣摆的手僵住,心中一阵怅然,似在意料之中,连阿音也不信啊,也是,就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足足两个月才慢慢接受适应自己借尸还魂的事实。

        “我信,您就是郡主,您的容貌声音或许可以改变,可是您的气息,您的感觉,不会错的。您就是郡主,抚音唯一的主子?!比欢?,抚音却是抬头,带着泪痕的双眼坚定地看着长歌,坚定地说道。

        长歌愣了愣,两侧的手颤了颤,然后抚上抚音的发顶,终于释然地笑了,“傻丫头,没想到你真的会信我……”

        “你想不想听听我的事?”然后拉起跪在地的抚音,长歌眼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哀伤和清晰的追忆,开始讲自己的遭遇。自己出事的一个月前抚音被她派出去寻找出去任务失踪不明的弄月,然而她没想到短短一月,自己就深陷惨境,招致杀祸。她醒来的这两个月一直在想自己所遭遇的种种,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这明显是有人安排好的一切,父兄的冤案,弄月的失踪,抚音的外调,周轶的出征……这一切的一切像是一张网,她隐隐觉得这幕后有人在操控一切,黎湛,雪姬还有引玉,这是明着的,可是暗地里肯定不止这些人,她隐隐觉得,皇宫内,甚至凤阁里都有叛徒。所以她不敢贸然出面见这些故人,一是怕没人相信她,二是除了周轶她实在不知道该相信谁。但是抚音是自己多年的心腹,且这些天她打探的消息和方才偷听来的那些话,让她更加确信抚音不会是叛徒,她一直在调查自己的“死因”,并且在帮助周轶脱险。

        因此,最后她还是冒险来找她?;购?,她没找错人。醒来后,这算是第一件值得她高兴的事情了,身边之人并不都是不可信的,至少,目前终于有人知道并且相信她还没死了。

        给读者的话:

        更新时间基本上是每晚17点到23点,如果有事缺更还请见谅,爱你们~

        今晚两章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