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千金重生,帝少宠妻至上 > 第387章 疯狂的男人

    千金重生,帝少宠妻至上

    牛彩网图谜总汇大全九: 第387章 疯狂的男人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慕寒 书名:千金重生,帝少宠妻至上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千金重生,帝少宠妻至上》最新章节...


        宫凌夜推开房间门,就见到了床边坐着的顾听雪。

        她见到他,眼睛一亮:“凌夜哥哥!”

        “听雪,这么晚怎么不睡?”他问。

        “我听说今晚有流星雨,11点15开始,凌夜哥哥,你能不能陪我去看?”她问。

        宫凌夜感觉呼吸发紧,不过还是点头:“好?!?br />
        他要去给她拿轮椅,可她却摇头:“我想自己走走?!?br />
        他点头,给她拿了外套披上,然后去扶她。

        顾家老宅的绿化很好,如今四月天,四处都是郁郁葱葱。

        此刻若隐若现的灯光下,树影婆娑,二人来到凉亭那边,宫凌夜扶着顾听雪坐下,看了一下时间。

        11点了,还有十五分钟,应该会有流星雨吧?这是身边这个女孩最后的愿望了。

        “凌夜哥哥,我记得我小时候,你来看我,为了哄我,埋了一些水晶在地里,说我只要身体好了,水晶就能变成水晶树?!惫颂┳罚骸澳隳懿荒馨镂彝诔隼??”

        宫凌夜想起过往,心头一阵难过唏嘘,不过还是点头:“好?!?br />
        他折了一根枝丫,凭着记忆,来到一颗树下,开始挖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虽然被泥土埋住,可是只要有一点光,就折射出了光彩。

        一颗一颗的水晶相继出现,宫凌夜还记得,那时候的顾听雪,小小的,脸色苍白,却特别爱笑,笑起来,眼睛就像水晶。

        那时候,他就在想,妈妈没有给他生妹妹,不过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也挺好的。只是希望妹妹的身体能好些,他到时候,一定送她一颗水晶树。

        只是……

        时光荏苒,他觉得心头有些难受。

        将水晶捡起来,把上面的泥土拂开,宫凌夜站起身,向凉亭走。

        “找到了?!彼逅?。

        她靠在廊柱上,眼神有些迷离。听到他的话,这才好像反应过来一般,连忙道:“哇,都在??!”

        “是啊,都在?!惫枰刮⑿Φ?。

        就在这时,分针指到了15,而墨黑的天空突然被一道道细小的光所占据,天空真的落下了一场流星雨。

        顾听雪的眼底顿时涌起光亮,灼然的欣喜取代了原本的涣散,她开心地指着天空:“凌夜哥哥,流星雨,真的有流星雨!”

        宫凌夜看着她眸底的光,突然觉得有些无法直视。

        是啊,就算他拥有那么多的财富,却不能让这个妹妹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顾听雪则是在看了两秒后,连忙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虔诚许愿——

        “我希望凌夜哥哥身体健康,一生顺遂,美满幸福?!?br />
        “我希望爸爸能够放下仇恨,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难过?!?br />
        “我希望来生,能够有健康的身体,能够在阳光下奔跑脸不红气不喘,我希望我能够自由地追求我喜欢的人……”

        她仰着头,默默地在心底许着愿望。

        天空的流星雨不断落下,映得她的面孔仿佛也有了粲然的光。

        直到,十多秒后,流星雨终于在天空里落幕,而宫凌夜则是感觉肩头忽而一重。

        他猛地转头,便看到身旁女孩的面孔,永远凝固在了最后那抹微笑上……

        他感觉心被揪起,继而他轻声叫她:“听雪?”

        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望着天边最后一道光,缓慢地说道:“听雪,你的愿望会实现的?!?br />
        说罢,他将她抱了起来,走向房间。

        顾持允见到宫凌夜将人抱回来的一瞬,也知道一切早已成空。

        他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两行清泪疯狂滚下:“听雪!听雪!”

        “你这么走了,让爸爸怎么办???”

        他哽咽着,望着宫凌夜怀中的女孩,看着她唇角最后定格的笑,心头更是仿佛刀割。

        她最后,是宫凌夜看着走的。因为宫凌夜在,所以她才那么开心么?

        他心头翻涌着痛苦和仇恨,许久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宫凌夜,你留下来送听雪吧!”

        宫凌夜点头:“嗯,我会送她离开?!?br />
        两人没再说什么,而佣人则是已经按照顾持允之前的交代,开始准备了起来。

        顾持允没有办葬礼,他不喜欢那么多人看着自己女儿离开,因为那是他一个人的女儿。

        遗体连夜火化,一个鲜活的女孩,最后只剩一个青花瓷瓶里灰白的粉末。

        顾持允和宫凌夜、阿勉等人一起坐上了一艘游艇,清晨时分,从帝城附近的港口出发,直接去了远海。

        顾听雪之前说,她不想被埋葬在冰冷的地底,只想被撒在大海之中,能够随着波涛浮沉,能够自由地去她没有去过的地方。

        所以,在将船开到华国边境的时候,顾持允才将青花瓷瓶打开,然后,慢慢地将骨灰撒了下来。

        纷纷扬扬的灰白,很快便成了湛蓝海水里的泡沫,消失不见。

        “听雪,再见了?!惫枰雇派詈5?。

        顾持允放下瓶子,擦掉眼底的泪,缓缓转过身来,望向宫凌夜:“宫凌夜,现在,该算我们的账了!”

        宫凌夜平静地望着他,似乎早就猜到了他的打算:“好?!?br />
        “我知道,我对付不了你?!惫顺衷实溃骸暗?,如果我连命都不要了呢?”

        他说着,笑得眼底都是泪水和疯狂:“宫凌夜,我今天就要你死在这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没有毒发而死,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听雪最爱你了,你现在死了,正好去陪她!”

        顾持允说罢,猛地一把拉开自己的外套。

        顿时,他身上绑着的炸药映入宫凌夜的眼睛。

        满满的两排,足够将整艘游轮掀翻!

        “宫凌夜,没想到吧?你以为你控制了华国炸药的渠道,我就弄不到了?”顾持允笑得疯狂:“你宫家树敌太多,有人专程给我送了过来,就是想看看,你的惨样!”

        见宫凌夜面色依旧平静,顾持允笑了:“你以为你的手下能快得过我?不只是我的身上,这整艘游轮都被汽油浸透了,只要稍微有一点火星落到甲板上……”

        他猛地拿出打火机,擦地一下点亮。

        宫凌夜身边,阿勉浑身肌肉紧绷,所有的手下一半冲向顾持允,一半?;す枰?。

        顾持允一扬手,打火机往甲板上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他猛地一把拉动身上的炸药引线,笑得疯狂。

        当天,华国领海边境游轮爆炸的碎片飘满了方圆几十海里,华国的新闻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这次事件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