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历史军事 > 从母系氏族开始 > 第050章 荣庆堂

    从母系氏族开始

    彩票app开发: 第050章 荣庆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救生员 书名:从母系氏族开始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从母系氏族开始》最新章节...


        “果然不愧是国公的府第,照比我那锦乡侯府,可是大上太多了!”

        随着贾琏行走,观看着荣国府的景色,丁阳的心中不住的赞叹。

        但同时,心中亦在暗自冷笑。

        这里纵然繁华,又能怎么样?

        最多不过十年光景,这里就会人去楼空。整个贾家,都落得大雪飘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下场。

        很快的,便到了贾母所在的荣庆堂。

        正巧,有一个丫环从里面走了出来。

        生得白净,俏丽,脸上虽然长着几个小雀斑,但是瑕不掩玉。

        “鸳鸯,敢问祖母可在吗?”

        看到这女子出现,贾琏连忙上前问道。

        “老太君正与几位姑娘在里面说话呢?”

        鸳鸯先是好奇的看了丁阳一眼,这才又回答道。

        “烦请通报一声,便说贾琏与锦乡侯世子丁阳前来向老太君问安!”

        贾琏说道。

        “哪有那么麻烦?”

        丁阳可不会给贾家那些姑娘撤退的机会,笑着摆了摆手。

        接着,才又补充道,“我是老太君的孙辈,前来拜访乃是礼仪。拜后便走,何必事先做准备呢”

        说罢,对着鸳鸯是长身一揖,“鸳鸯姐姐,烦请引路!”

        而后,也不管她与贾琏是否答应。已然迈步向荣庆堂内走去。

        “这位锦乡侯世子到是豪爽,看那样子,到不像个不学无术之人。怎么会在府中带着猪脸呢?”

        鸳鸯乃是贾母身边最得力的大丫环。府内的公子小姐,看在贾母的面子上,才会叫她一声鸳鸯姐姐。

        她可是第一次听外人如此称呼她,心中即有些不安,亦有些骄傲。

        再加上丁阳本就生得玉树临风,对他的看法当下便好了许多。

        “公子且慢行,且让奴婢为公子挑帘!”

        歉意的看了贾琏一眼,鸳鸯追上了丁阳,并抢身到了他的身前,帮着引路。

        “怪不得贾赦那个死鬼,会相中这丫头。容颜虽非一等一绝色,但是身段可是真不错!我见犹怜,何况老贼!”

        眼看着鸳鸯在自己面前,身如柳枝般的行走,丁阳的心中亦生出了一声赞叹。把手负在身后,低吟一声,“花际裴回双蛱蝶。池边顾步两鸳鸯!”

        “什么意思?”

        鸳鸯虽然认得字,但是对诗词却是一窍不通??继⊙粢魇?,还有些奇怪。

        但是,她却又马上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心中更是大惊,不由得扭头看了丁阳一眼。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看到鸳鸯那好奇的眼神,丁阳笑了起来。先是赞赏的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两行洁白的牙齿,再度低吟了一声。

        “这家伙……”

        一个眼神,一句诗,让鸳鸯走道都有些不利索了。

        她在府中乃是有头有脸的丫环,哪里有人敢当面说这样的话。她可是一点应付这事的经验都没有,只羞得脸都红了。

        不过,这毕竟是在贾母的院子内,她便是再羞,便也只能忍着。飞快的走了几步,把锦帘挑了起来,这才又用俏生生的声音道,“禀老太君,锦乡侯世子,丁阳丁公子前来拜见!”

        话音才落,丁阳已经走了进来。

        迎面便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贾母,满面银发,绝对是老当益壮。

        在她的左侧还搂着一个脸庞子挺大的男孩,看样子约有十三四岁。只一看他依在老太太怀里的样子,以及他的长相,丁阳便知道这就是自己假想中的那个情敌,大脸宝了。

        在大脸宝的身边,一张木凳之上,坐着的乃是一个身材瘦弱的女子。衣着淡雅,皮肤白晰,脸带病色,看起来并不健康。

        但是,容颜清丽,眉弯眼细,配合在她的身上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完美。简直好似天上的精灵一般,根本就不属于人间。

        “林黛玉,果然不错!”

        张目一扫,丁阳便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虽然屋内还有几个其他女子,丁阳却没有时间去细看。紧走了几步,到了贾母的身前,是长身一揖,“丁阳拜见老太君,祝老太君身体康??!”

        “锦乡侯世子!”

        贾母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丁阳,才又嗔怪的看了一眼身边侍侯的王熙凤。

        在刚才时,王熙凤正在说丁阳带猪脸面具的事情。

        哪里知道,才刚刚说完,丁阳便上了门。若是王熙凤嘴慢了半分的话,此事传到丁阳的耳朵里。贾府的面子可真是丢尽了。

        “世子,不必多礼,快快起身!”

        一个眼神的警告,便就够了。毕竟王熙凤说此事,也是为了给自己解闷。贾母这才又再度看向了丁阳。

        “礼不可废,能给老太君行礼,也是小子的福气!”

        丁阳笑着站了起来,这才又借机的扫看了屋内的几个女人。

        除了林黛玉之外,在座的还有三个女孩。

        果然如红楼梦中所写的那样。

        有一个观之可亲,并且躲避自己眼神的,应当是贾迎春。一个眉眼飞扬,正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应当就是贾惜春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女孩。

        那个……她的岁数太小了,丁阳只是扫看了一眼,便也就罢了。

        再就是除了贾母之外,屋内的两个老女人。都有四十多岁的,虽然保养得体,但是太老了,丁阳也没有心思仔细看。

        待到把视线从一个老女人的身上移到她身边的一个双十年纪的妇人时,丁阳的眼睛不由得缩了一下。

        原因无他,实在是此人太过艳丽。柳眉杏眼,身段窈窕。头带金饰,明晃灿烂,照花人眼。真的如曹老先生笔下所写那般,恍然如神仙妃子般,让人只一看便心旷神炫。

        “贾琏这个家伙,真是暴殓天物呀!如果我有这样的老婆,恨不得天天搂在被窝里,每天睡她八遍。这位琏二爷,怎么就忍心在外面搞东搞西呢?

        如果你搞女人也就罢了,毕竟男人都有色心??墒悄憔谷换拐夷腥税芑?。再好的男人能有女人好吗?”

        心中暗骂,视线不由得投到了才刚刚走进屋的贾琏身上。

        “果然对我有想法呀!我的贞洁呀!”

        贾琏可是不知道丁阳的心里正在对王熙凤使劲,眼看着自己才进屋,丁阳便把视线投过来。

        看那样子,便好似一刻都不舍得从自己的身上移走般,只唬得是面无人色。甚至还把手给移到了身后,挡住了自己的热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