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隐婚:陆少宠娇妻 > 第424章 一墙之隔

    隐婚:陆少宠娇妻

    乐合采竞彩怎么登不上: 第424章 一墙之隔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陆彦廷蓝溪 书名:隐婚:陆少宠娇妻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隐婚:陆少宠娇妻》最新章节...


        因为来参加慈善晚宴的人是从国内各地赶来的,所以每一位嘉宾手里都会有一张房卡。

        陆彦廷自然也不例外。

        他原本为这张房卡自己是用不上的,谁知道蓝溪会给他来这么一出!

        两个人刚刚踏进电梯,蓝溪便勾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去寻找他的嘴唇。

        陆彦廷拧眉看着女人放浪的模样,心头隐隐有些暴躁。

        他将头别到一边,躲开她的亲吻。

        她对此不满意,鼻腔内发出一声哼唧,像极了小野猫。

        蓝溪这会儿已经被药效折磨得快要失去理智。

        她浑身发烫,不自觉地就想往身边的男人身上贴。

        啪!

        陆彦廷抬起手,在她臀部狠狠拍了一下。

        “规矩点儿!”他哑声警告她。

        明明是粗暴至极的动作,可是蓝溪竟然从中尝到了快感。

        她一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西装,呼吸急促:“再抽我一下,狠狠抽……”

        “妈的—”陆彦廷看着她这副样子,恨不得掐死她。

        如果今天在她面前的不是他而是别的男人,她是不是也会这样放荡?

        ?!?br />
        电梯终于停在了指定楼层。

        电梯门打开之后,陆彦廷一手揽着蓝溪的腰,带着她软绵绵的身体踏出了电梯。

        “我难受……快救救我!”蓝溪欲求不满地往他身上贴。

        陆彦廷是个正常男人,被她这样勾引了一路,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他加快速度,拖着她走到了套房门口,刷房卡进入。

        两个人纠缠着踏入房间,陆彦廷推着蓝溪到了窗户边儿上,将她抵在窗前。

        “好热?!彼宦睾咦?,自己动手撩起了身上的裙子。

        陆彦廷看着她这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心里的火气噌噌地往上涨。

        他呼吸粗重,掌心摸上她后背的拉链,猛地拉下。

        蓝溪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她双手攀附着他的脖子,恨不得将整个身体都贴在他身上。

        ……

        周遭的气氛越来越火热。

        偌大的套房内,只听得到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以及暧昧的撞击声。

        “不行、不行了—”“好好受着?!?br />
        从窗前到书桌,再到浴室……

        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她体内的药效终于过去了。

        **

        凌晨一点。

        陆彦廷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走到双人床前,看着床上满身吻痕的女人,抬起手来揉了揉眉心。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失控过了?

        这个女人……到底是给他下了什么蛊?

        好像每次看到她,都会莫名其妙地产生生理反应。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她肯定是抱着目的来接近自己的。

        可是他不仅没有拒绝,反而就这样由着闹。

        陆彦廷正走神,床上的女人再次不安分了起来。

        她翻了个身,抱紧怀里的被子,一丝不挂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

        她的皮肤很白净,上面还有他刚才留下的痕迹。

        每一个痕迹,都在昭示着刚才的那场欢爱有多热烈。

        回想起刚刚的激情,再看看看面前的这具身体,陆彦廷的小腹处竟然又涌起了一股燥热。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来替她盖好被子。

        准备抽手回来的时候,熟睡中的女人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对不起……”她的声音很低,甚至还带着几分颤抖。

        陆彦廷听到她的道歉,有些疑惑。

        “姥爷,我好想你?!苯艚幼?,她又说了一句。

        陆彦廷清楚地看到,她长长的睫毛正在颤动。

        卸妆以后的她,没有平日里那么强的攻击性,反倒多了几分惹人怜惜的味道。

        她在喊姥爷。

        之前陆彦廷已经让潘杨调查过蓝家,其实蓝家有些事情,不需要调查都知道。

        在江城,只要是认识蓝仲正的人,都知道他是靠着自己之前那位老丈人起家的。

        如今的泰和,前身就是蓝仲正那位老丈人的公司白氏。

        白老唯一的女儿嫁给了蓝仲正,英年早逝;

        后来白老去世,公司自然而然就到了蓝仲正手里。

        蓝仲正接手公司之后,立马给公司换了名字。

        而之前,蓝仲正卖给陈家的那个院子,也是白老留下来的—

        蓝溪为了那间院子不止一次地找过陈东明,足以证明别院在她心里的位置。

        蓝溪和蓝仲正父女关系不好,这点他也知道。

        “对不起,对不起……”思索间,床上的女人又开始道歉。

        这一次,她的声音很是着急。

        陆彦廷定睛看着,她虽然在梦中,眉头确实紧紧地皱在一起。

        鬼使神差地,陆彦廷抬起手来,轻轻地为她抚平眉宇间的褶皱。

        她这张脸,还是笑的时候比较好看。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br />
        她应该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所以梦话怎么都停不下来。

        “好,不走?!甭窖逋⑷嵘哺ё潘?。

        **

        蓝溪晚上做了一个很混乱的梦,梦里有妈妈,有姥爷,还有沈问之。

        那些不好的回忆,全部都集中到了一个梦里。

        早晨醒来的时候,蓝溪浑身酸痛,明明睡了很久,可是依然累得动不了。

        她翻了个身,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昨天晚上,她虽然吃了那种药,但是记忆还是存在的。

        他们两个做得有多凶,她都记得。整个套房里,都有他们欢爱留下的痕迹。

        蓝溪看着床头拆封的避孕套盒,有些走神。

        “醒了?!蹦腥寺源逞频纳艚乃夹骰搅嘶乩?。

        蓝溪收回视线,看向了面前的男人,下一秒钟便露出了笑容。

        “早安,陆总?!崩断盏剿媲?,非常厚脸皮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接着,她掀开身上的被子,准备下床。

        刚刚开始动作,身后的男人一把将她拽回到怀里。

        一个敏捷的翻身,把她压到了身下。

        “陆总早上也要来一次吗?”蓝溪笑着问他。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陆总睡了我,要对我负责哟?!甭窖逋⒁痪浠盎姑凰低?,蓝溪就抢了先。

        听到她这么说,陆彦廷捏住她的下巴,在她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就这么想做陆太太?”

        她的目的,他已经很清楚了。

        不做情人,只做陆太太。

        他见过不少有野心的女人。

        但是这样明显地将自己的野心表露出来的,她真的是第一个。

        蓝溪笑得妩媚,两条胳膊缠上他的脖颈:“昨天晚上我们配合得很好,不是吗?陆总喜欢的姿势我都很擅长呢?!?br />
        陆彦廷看着身下女人妩媚的笑容,一时间有些失神。

        他凝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松开手。

        “不会有婚礼?!?br />
        “正好,我也不喜欢那种形式主义?!崩断鹕碜?,亲了一下他的下巴?!爸灰茏龊戏ǖ穆教?,我就很开心了?!?br />
        “不喜欢形式主义,还是根本不介意有没有?”陆彦廷再次捏住她的下巴。

        周瑾宴曾经跟他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不渴望盛大的婚礼,因为女人的爱里本身就带有仪式感。

        如果她真的爱一个男人,自然而然就会想要跟他完成这个仪式。

        如今蓝溪却跟他说,不喜欢形式主义?

        这是不是说明,她根本就不爱他?

        “干嘛突然这么凶啊……”蓝溪有些委屈地看着陆彦廷:“我以为你工作忙,不会有时间准备这些。人家是在为你着想呢?!?br />
        “所以呢?”路演厅薄唇微动,“我该夸你懂事吗?”

        “那倒不用?!崩断ψ诺懔说阕约旱淖齑?,“再亲我一口吧?!?br />
        陆彦廷冷哼了一声,直接松开了她。

        蓝溪倒也不生气,更是丝毫没有难堪。

        她坐在床上,抬起手来揉了揉脖子,姿态慵懒。

        那边,陆彦廷拿起手机,拨通了潘杨的电话。

        “送一套女人的衣服过来?!?br />
        “……???”电话那边,潘杨听到陆彦廷说出来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昨天晚上,他一直都没联系上陆彦廷,难不成陆彦廷真的是跟蓝溪偷情去了?

        “内衣34d,上衣尺码m,腰围大概60?!?br />
        不理会潘杨的震惊,陆彦廷冷静地报出尺码。

        “万豪酒店,2003?!?br />
        接着,他又报上了酒店的房间号。

        不等潘杨回应,便挂了电话。

        ……

        蓝溪坐在床上,听着陆彦廷准确地报出自己的三围,拍着手赞赏。

        “陆总真是聪明,用身体丈量尺码什么的,分毫不差呀?!?br />
        陆彦廷怎么可能听不出,蓝溪这是在嘲讽他有过很多女人。

        当然,他向来不会理会这种无聊的挑衅。

        被无视之后,蓝溪撇了撇嘴,安静地不再说话。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不巧的是,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陆彦廷正在洗澡。

        蓝溪只好裹着被子去开门。结果,她刚一下床,陆彦廷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了。

        看到蓝溪裹着被子往房门口走,陆彦廷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滚回床上?!?br />
        蓝溪:“……”

        还真是臭脾气。

        要不是因为他在里头洗澡,她至于这样吗。

        蓝溪回到床上,钻到被子里,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陆彦廷走到门口打开门,潘杨将购物袋递了进来。

        “呃,这个,衣服都是店员推荐给买的,不知道符不符合蓝小姐的眼光……”

        “放心,只要是贵的都符合我的眼光?!崩断读艘恢荒源隼?,朝着潘杨挑了挑眉。

        潘杨很清楚地感受到了陆彦廷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于是赶忙找了个理由走开了:“陆总,我先去加班了!”

        “等等?!甭窖逋⒔凶∨搜?,“去观庭,把我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带来?!?br />
        “?”潘杨一脸疑惑地看着陆彦廷。

        “有问题?”陆彦廷自然也看出了潘杨的疑惑。

        “没有,我这就去??!”潘杨摇摇头,然后赶紧离开了。

        陆彦廷拎着购物袋走到床边,将购物袋扔到床上。

        “换衣服?!?br />
        蓝溪从被子里钻出来,丝毫不在意面前男人,就这样赤身裸体地站了起来。

        她的身材很好,胸部高耸,小腹平坦,两条腿修长笔直,臀部紧实。

        陆彦廷的目光从上看到下,体内又无端涌上了火气。

        “你这个女人……”陆彦廷有些生气:“知不知道矜持两个字怎么写?”

        还是说,像传闻中一样,她在所有男人面前都是这么放得开?

        “我身上哪里是你没看过的?睡都睡过了,哪里还需要矜持?!?br />
        陆彦廷:“……”

        这个女人,还真是伶牙俐齿。

        蓝溪弯腰,将几个购物袋里的衣服都倒出来。

        她打开那条连衣裙看了看,乳白色的,中规中矩的款,一点儿都显不出她的身材。

        唔,内衣也是白色的。

        果然是直男审美啊……

        蓝溪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在里头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洗完澡、换好了衣服。

        不过,蓝溪发现一件非常致命的事情—她没拿化妆包。

        这也就意味着,她今天要纯素颜去和陆彦廷领证?

        虽然她的确天生丽质,但是不化妆出门这种事情,想想还是有些膈应。

        蓝溪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的自己,陌生得都不敢认了。

        一条款式保守的白裙子穿在身上,黑色的直发散在肩头,再加上这张不施粉黛的脸……

        真是颇有白莲花的气质。

        蓝溪勾了勾嘴角,走出浴室。

        **

        陆彦廷坐在沙发上,蓝溪刚从浴室出来,他就注意到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她穿这么素净的颜色。

        不是低胸,没有露背,不该露给别人看的地方都没有露出来。

        感觉到陆彦廷在看自己,蓝溪索性走到他面前。

        也没有管他同不同意,蓝溪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陆总喜欢我这样打扮吗?”

        陆彦廷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看。

        不化妆的她,看着比平时小了起码三岁。

        这条白裙子,再配上这样的发型,倒是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

        “看来是很喜欢咯,都移不开眼了呢?!崩断盏剿?,“那我以后在床上可以cos女学生,这样说不定你更有感觉了?!?br />
        “户口本在哪里?”陆彦廷并没有理会她的调侃。

        “就在包里呢?!崩断忱镒炅艘幌?,“我可是时刻准备着嫁给你呢?!?br />
        “说吧,你的目的和要求?!甭窖逋⒔断油壬狭嘞吕?,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终究,还是到这一步了。

        蓝溪知道,一旦陆彦廷答应结婚,也就到了他们谈条件的时候。

        她之前已经打过无数次腹稿,要说出来其实并不难。

        “陆总应该知道,别院是我姥爷留下来的。那里对我来说有特殊意义?!?br />
        “所以你可以为了它卖身?!甭窖逋⒚嫖薇砬榈亟庸幕?。

        此时,他脑海中闪过的,是她几次被陈东明欺辱的场景。

        “必要的时候,会的?!备寐窖逋⑸氖?,蓝溪竟然没有否认。

        听过她的回答之后,陆彦廷冷笑了一声。

        他一手捏起她的下巴,粗粝的指腹有些粗鲁地抚过她的嘴唇。

        “如果陈东明没有把院子转卖给我,你是不是就要和他上床?”

        “……”蓝溪没说话。

        “回答我!”搁置在她下巴上的手不断收紧,陆彦廷逼迫地追问她。

        蓝溪不知道他在纠结什么。

        “不会?!崩断芮宄耸贝丝淌裁囱拇鸢富崛盟?。

        “最好是这样?!?br />
        沉默了一阵子,陆彦廷再次问她:“想清楚了?”

        他问的是做陆太太这件事情,蓝溪知道。

        她笑,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br />
        “蓝溪,我无法容忍自己的妻子在外耳勾三搭四,所以,你最好把你的恶习改一改?!闭庖痪?,算是警告了。

        “放心?!崩断盏剿臣毡咔琢艘豢?,动作里带着满满的讨好:“江城最有钱的男人都被我收入囊中了,我还需要勾搭谁吗?”

        **

        下午两点,潘杨将陆彦廷的户口本和身份证送来了酒店。

        然后,陆彦廷对潘杨吩咐:“去民政局?!?br />
        虽然之前潘杨早有猜测,但是听着陆彦廷亲口说出“民政局”三个字,他还是不可避免地震惊了一把。

        再看看跟在他身边的蓝溪……

        这两个人?来真的了?

        不过,作为下属,他也不好对陆彦廷的行为质疑,只能乖乖按照他的指示,开车去民政局。

        陆彦廷和蓝溪在江城都是出了名的人物,这样的两个人来民政局,被不少人认了出来。

        蓝溪丝毫不在意,甚至在众人面前大方地搂住了陆彦廷。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她要让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她现在是陆彦廷明媒正娶的妻子。

        谁要是敢再说她一句,那就是跟陆彦廷过不去。

        领完证从民政局出来,蓝溪拿着两本结婚证,摆在大腿上,拍了一张照片。

        陆彦廷看到她拍照的动作,不由得皱眉。

        “唔,好像少了点儿什么?!崩断喙房醋怕窖逋?,抓住他的胳膊和他撒娇,“你还没送我戒指呢?!?br />
        潘杨坐在前排,听着蓝溪和陆彦廷这么撒娇,有点儿受不住。

        潘杨本身就是有些大大咧咧的性子,听不得女人撒娇。

        况且,蓝溪刚才还是捏着嗓子来的。

        按照他对陆彦廷的了解,陆彦廷应该也不会喜欢这种才是……

        听到蓝溪的要求,陆彦廷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来一张银行卡交给蓝溪:“自己去买?!?br />
        “哎,好?!崩断坏愣济挥邢癖鸬呐艘谎蛘呤?。

        她接过银行卡,笑着说:“陆总真是财大气粗?!?br />
        看着蓝溪拜金的模样,陆彦廷胸口又是一阵怒意。

        “停车?!甭窖逋⒍郧芭诺呐搜罘愿?。

        听到陆彦廷的话之后,潘杨马上到路边将车停了下来。

        “下车?!甭窖逋⒌纳衾浔?。

        这句话,他是看着蓝溪说的。

        “好吧,那我们明天见?!崩断挥芯芫?,临下车之前,还抱着陆彦廷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大胆极了。

        前排的潘杨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赶紧移开视线,心里忍不住感叹:这个蓝家大小姐,似乎比传说中的还要开放啊……

        “开车?!崩断鲁岛?,陆彦廷再次对潘杨发出命令。

        潘杨点了点头,连忙发动车子。

        车子再次发动,这回,陆彦廷很长时间没说话。

        潘杨时不时从后视镜里偷偷观察一下陆彦廷的表情,发现他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过了十几分钟,陆彦廷终于再次开口。

        他对潘杨吩咐:“下周带着房产证去把别院过户到蓝溪名下?!?br />
        别院?那不是前段时间他刚买下来的院子吗?

        潘杨知道他是以双倍的价格从陈东明手里买来的。

        当时他隐约觉得这件事儿和蓝溪有关。

        但是万万没想到,陆彦廷竟然会直接把院子过户给蓝溪。

        难道他对这位蓝家大小姐,是认真的?

        在他身边工作这么多年,除了当年的顾静雯之外,他再没见陆彦廷这样纵容过哪个女人了。

        **

        被陆彦廷撵下车,蓝溪却没有丝毫不开心,毕竟计划了很久的事情终于在今天如愿以偿了。

        单就和陆彦廷结婚这件事儿,足够她开心好一阵子了。

        蓝溪亲了一口结婚证,随后将结婚证放回包里。她踏着高跟鞋,趾高气扬地走着。

        路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她突然想喝奶茶了。

        蓝溪刚刚走进甜品店,正要点单,就听到了有人喊她:“蓝溪?”

        听到这个声音,蓝溪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想喝奶茶的心情都没了。

        她转过身,看到了站在对面的唐曼殊。

        “真的是你!”唐曼殊一脸惊喜地拉住蓝溪的手腕,“我们聊聊吧!”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崩断殖榛乩?,声音一片冰冷。

        “十分钟,就聊十分钟可以吗?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唐曼殊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哀求。

        蓝溪没说话,转身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唐曼殊见状,连忙跟上去。

        坐下来之后,她看着蓝溪,关心地问:“这几年……你还好吗?”

        “有事直说,不用假惺惺?!崩断挥行乃伎此菹?。

        “伯母想让我在今年和问之定下来,但是问之他一直想着你……”唐曼殊深吸一口气:“看在我们曾经是好朋友的份上,蓝溪,你帮我劝劝问之吧,我知道,你们两个已经见过面了?!?br />
        蓝溪低头看着自己手指上的红色甲油,再听唐曼殊的话,不由得发出了一阵笑声。

        她笑得极其讽刺,虽然没有化妆,但是笑容依然带了攻击性。

        唐曼殊看着蓝溪这样子,不由得咬了咬嘴唇。

        “蓝溪,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当年的事情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伯父伯母都不希望你和问之在一起,我也没有办法—”

        “所以你就帮着他们拆散我和沈问之,是吗?”蓝溪讽刺地接过她的话。

        她勾唇,看着对面装白莲花的女人,“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几年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厚脸皮啊?!?br />
        唐曼殊被蓝溪讽刺得脸色尤为难看,但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气度,又不能说什么。

        蓝溪说话难听,但是她不能跟蓝溪一样。

        “还有别的事儿吗?”蓝溪玩着手指,有些不耐烦:“没事儿我走了?!?br />
        “我去帮你排奶茶吧!”唐曼殊松开紧咬着的嘴唇,言笑晏晏地问她:“还是要原位三分甜加红豆吗?”

        她们曾经是好朋友,唐曼殊自然记得蓝溪的口味。

        蓝溪看着唐曼殊这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心里突然很好奇她还能装多久。

        “好,那谢谢了?!崩断廊唤邮芴坡獾奶嵋?。

        有个给她跑腿,她没理由拒绝。

        “好,我现在就去排?!碧坡獾懔说阃?,然后起身去排队买奶茶。

        过了大概一刻钟,她终于端着两杯奶茶回来了。

        唐曼殊将蓝溪的那杯奶茶递给她,蓝溪将吸管扎进去,喝了一口,然后皱眉。

        “唔,真难喝!”她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嫌弃。

        唐曼殊见状,关切地问:“不好喝吗?要不我再去给你买一杯?”

        蓝溪太了解唐曼殊了,她这么问其实根本不是真的打算要去替她买,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体现自己的善解人意罢了。

        一般情况下,正常人听到这种话肯定会摆着手说“不用了”。

        但是蓝溪可不是一般人。她笑着松开手里的那杯奶茶,“那就麻烦你咯?!?br />
        唐曼殊看着蓝溪脸上的笑容,咬了咬后槽牙,“这次喝什么?”

        “嗯……我想想,”蓝溪摸着下巴,“要不要抹茶奶绿吧,多冰多糖?!?br />
        “好,我去买?!碧坡馇咳套挪荒头痴酒鹄?,继续去排队。

        看着唐曼殊的背影,蓝溪心情大好。

        又过了二十分钟,唐曼殊端着一杯抹茶奶绿递给了蓝溪。

        蓝溪打开盖子喝了一口,再次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还是很难喝啊……”

        “还要再换吗?”唐曼殊深吸一口气,询问她。

        “对啊,又要麻烦你了呢~”蓝溪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既然唐曼殊要展现自己的风度,那她就一次性让她展现个够。

        很快,唐曼殊第三次去排队。

        第三次排队回来后,蓝溪依然对茶饮不满意。

        这一次,唐曼殊终于忍不下去了。

        她看着蓝溪:“蓝溪,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你才知道???”蓝溪忍俊不禁,“我以为我表现得够明显了?!?br />
        “我最烦的就是你这种假惺惺的人了,得了便宜还卖乖?!?br />
        蓝溪站起来,走到唐曼殊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沈问之你喜欢就拿去,这江城有钱人多了去了,你以为我稀罕他?”

        “以后少在我面前找存在感,有多远滚多远!”

        说完这番话,蓝溪松开唐曼殊的下巴,然后端起那杯原位红豆奶茶走出了奶茶店。

        她走路的姿势特别潇洒,刻薄的话语和她今天的装扮完全不搭。

        唐曼殊坐在奶茶店里,看着蓝溪的背影,狠狠地咬牙。

        **

        从奶茶店走出来,蓝溪回想了一下刚刚唐曼殊的表情,发出一声讽刺的笑。

        笑过之后,心头却多了几分失落。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吧,她想。

        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上地址,蓝溪很快回到了蒋思思的公寓。

        蓝溪进门的时候,蒋思思正在家里看美剧。

        看到蓝溪以后,蒋思思马上合上电脑放到了一边儿。

        “怎么样怎么样,昨天晚上搞定了没?”

        蓝溪换了鞋在蒋思思身边儿坐下来,从包里掏出两本结婚证递给她。

        “卧槽!”蒋思思打开结婚证,看了一眼上面的照片和领证日期,整个人都震惊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蓝溪竟然这么快就把陆彦廷给搞定了。

        之前她总听人说陆彦廷这个人心狠手辣,做事狠决,一般人是拿捏不了他的。

        “行啊你,姐妹被你震惊了?!苯妓冀峄橹ず仙系莞断?,“等着,我点啤酒小龙虾庆祝一把!”

        蒋思思是个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刚说完就拿起手机去点小龙虾了。

        这会儿是下午四点钟,小龙虾送过来怎么着也得五六点。

        蒋思思点完外卖之后,才注意到蓝溪今天的打扮。

        “哎我说,你怎么穿这么素雅?”

        “陆彦廷他助理给我买的衣服?!崩断仕始绨?,“直男审美,你懂的?!?br />
        “哟哟哟哟……”蒋思思笑得内涵,“看来昨天晚上很激烈嘛!”

        “我洗个澡去?!崩断唤咏妓嫉幕?,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拿换洗的衣服,留下蒋思思一脸淫荡地坐在沙发上。

        ……

        磨蹭了二十多分钟,蓝溪终于洗完澡出来了。

        洗澡的时候,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身上的痕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几场博弈。

        不得不说,陆彦廷这个男人,体力真的惊人。

        蓝溪穿了一件吊带裙走到客厅,那边蒋思思已经在开啤酒了。

        蓝溪刚刚走近,蒋思思就瞧见了蓝溪胳膊上和胸口处的淤青以及吻痕。

        “啧啧啧……”蒋思思用手指戳了戳蓝溪的胳膊,“干爽了吧?”

        “差点儿被他折腾死?!崩断仕始绨?。

        对于陆彦廷的体力,她是服气的。

        “以后你有人灌溉了,来,碰杯开心一下!”蒋思思拿起两罐啤酒,其中一罐递给了蓝溪。

        蓝溪接过来,和她碰了一下,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准备抽个时间带陆彦廷回蓝家?!?br />
        “这个可以有?!苯妓即蛄烁鱿熘?,“到时候那个小贱人和老贱人的表情一定很精彩?!?br />
        经过蒋思思这么一提醒,蓝溪也试着想了一下,嗯……光是想想都觉得爽。

        这些年,对于王莹和蓝芷新,蓝溪一直都处于无视的状态。

        当初不愿意跟她们斗,不是因为斗不过,而是觉得没必要。

        如今她们越来越过分,她自然也不会这样任人欺负。

        “要我说啊,你早该这样了?!苯妓甲吕?,“那对贱人还以为你好欺负呢!”

        可不是么,都开始盘算着卖姥爷留下来的房子了,真是当她好欺负。

        **

        第二天是周一,蓝溪刚踏进办公室,就被同事告知陆总请她去办公室一趟。

        之前蓝溪衣衫不整地从陆彦廷办公室出来,已经被传开了。

        人们都觉得她跟陆彦廷有一腿,所以同事跟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也格外地暧昧。

        “哦,知道了?!崩断芾淠卮鹩α艘痪?,然后从包里掏出粉饼来补了个妆,这才走出办公室。

        蓝溪刚一出去,办公室的人就开始议论这件事儿。

        “蓝溪该不会真勾搭上陆总了吧?”

        “如果是真的,那我对陆总真是太失望了,他竟然喜欢蓝溪这种胸大无脑的……”

        “我看不一定,陆总说不定就是玩玩而已,反正倒贴上门的,不要白不要?!?br />
        “你们都很闲?”

        linda刚刚踏进办公室,就听到了她们讨论八卦,当场就变了脸。

        听到linda的声音之后,办公室的人立马就消停了,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个各自的工作。

        linda的脸色却一直很难看。关于蓝溪和陆彦廷的那些传闻,她之前就听说了。

        蓝溪来的第一天她就警告过蓝溪,不要对陆彦廷存在什么非分之想,当时蓝溪答应得干脆,没想到还是没能做到!

        ……

        几分钟后,蓝溪来到陆彦廷办公室门口。

        这回,她还没来得及敲门,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

        蓝溪也没客气,直接踏了进去。

        陆彦廷上下打量着她,她今天又恢复了之前的穿衣风格,依然是很贴身的衣服,将她的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

        这回倒是没露胸了,想必是因为他前天晚上在她身上留了太多痕迹。

        “陆总找我有事?”蓝溪抬起头看向他。

        “还疼吗?”陆彦廷目光扫了一眼她的腿根。

        蓝溪当然明白他问得是哪里。

        “不疼了,陆总现在想再来一场办公室py也没问题?!彼档秸饫?,蓝溪拂了一把头发,露出了脖子。

        陆彦廷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迅速收回视线。随后,转身走向了办公桌。

        蓝溪看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

        陆彦廷突然这么禁欲,她还挺不习惯的。

        “过来?!崩断饷聪胱?,陆彦廷已经开口跟她说话了。

        蓝溪听陆彦廷喊她,就直接走过去了,和陆彦廷面对面站在办公桌前。

        “拿着?!甭窖逋⒔掷锏牧秸趴ǖ莞断?。

        蓝溪大大方方地接过来,认真看了一下。

        哦,一张是门禁卡,一张是银行卡。

        “这算聘礼吗?”蓝溪抬眼,笑盈盈地问他。

        “观庭别墅,回头潘杨带你去认个门?!?br />
        陆彦廷没有理会她的问题,自顾自地说着:“然后尽快搬过去?!?br />
        搬过去?蓝溪有些吃惊。

        蓝溪的表情都落在了陆彦廷眼底,陆彦廷略微皱眉:“怎么,不愿意?”

        “当然不是,我这明显是受宠若惊呀?!崩断瘟嘶蚊趴?,“没想到陆总还想着和我同居呢?!?br />
        “信用卡是我的副卡,你可以随便刷,我会替你还上?!甭窖逋⒒故敲唤永断幕?。

        这种说辞……

        蓝溪听完之后再次露出笑容:“听起来陆总不像是娶老婆,更像是养情人呢?!?br />
        “有区别吗?”陆彦廷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当然,蓝溪也无心和他争论情人和妻子之间的区别。

        既然他认为没有区别,那就没有区别吧。

        “当然没有,陆总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陆总的?!崩断挠锲嘹泼挠卸嘹泼?。

        陆彦廷听完之后,冷嘲一声:“阴阳怪气?!?br />
        “唔,陆总,我也有个事儿要跟你商量呢?!?br />
        既然都进来他的办公室了,有些话索性就一次性说了得了。

        蓝溪将两张卡捏在手里,身体朝着陆彦廷靠了靠,一只手在他胸口画圈圈。

        “色诱?”陆彦廷凝眸看着她,一只手摁上她的臀部。

        “唔,既然我们都结婚了,那陆总也应该跟我回家一趟,见见我的家人吧?”

        蓝溪撒娇地说:“不然他们会觉得你对我不认真的呀?!?br />
        “你觉得我该对你认真?”陆彦廷反问她。

        “不管怎么样,都已经结婚了,你就跟我回去一趟嘛?!崩断辉谝馑奈侍?,一个劲儿地和他撒娇。

        陆彦廷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猜不到蓝溪的目的。

        之前他就看到过蓝溪嚣张地在蓝仲正和蓝芷新面前说一定会嫁给他,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当然要带着他回去告知他们。

        蓝溪心里那点儿小九九,陆彦廷都知道。

        实际上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就这样纵着蓝溪。

        难不成真的是被她这幅妖孽皮相给吸引了?

        这女人……真是让人上瘾。

        “知道了?!甭窖逋⒈凰氖帜拥眯难餮?,“手拿开?!?br />
        “你有感觉了???”蓝溪低头往下看了一眼,“哎呀,陆总你身体可真好?!?br />
        陆彦廷:“……”

        “陆总还有什么吩咐吗?”

        “出去?!甭窖逋⑻鹗掷粗噶酥该?。

        蓝溪点了点头,听话地退下。

        ……

        从陆彦廷的办公室出来以后,蓝溪就下楼了。

        刚刚走出电梯,就看到了linda。

        她似乎已经在这里等很久了。

        看到蓝溪之后,linda走上来对她说:“你跟我来小会议室一趟?!?br />
        linda脸色不太好,毕竟是上司喊话,蓝溪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在会议室坐下来之后,linda盯着蓝溪看了一会儿,然后问她:“你和陆总什么关系?”

        “……”听到这个问题,蓝溪不由得捏紧了手里的门卡和信用卡。

        果然,linda应该是听到了办公室八婆们的那些闲话。

        “记不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跟你说了什么?”见蓝溪不说话,linda更生气了,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记得?!崩断懔说阃?。

        “你把我跟你说的话重复一遍!”linda疾言厉色。

        “不要对陆总存不该存的心思,不然这份工作迟早做不下去?!崩断窘枳偶且浣沾镏八倒幕爸馗戳艘槐?。

        “既然记得,为什么要这么做?”linda更加不高兴。

        “linda,我跟陆总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具体怎么样你可以去问他?!崩断芮擅畹亟鹑瓮聘寺窖逋?。

        因为她知道,光凭她的一张嘴,不管怎么解释,linda肯定是不会信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linda亲自去问陆彦廷。

        陆彦廷总不能让linda开了她吧?

        “蓝溪,你是聪明人,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你应该分得很清,我招你进来也不是为了让你勾搭陆总?!眑inda再一次表明自己的态度。

        蓝溪点了点头,然后对她说:“我觉得你还是先跟陆总聊一聊吧?!?br />
        “行,我会跟陆总聊,总之你这边也注意,办公室那些闲话,你应该也听到了吧?”linda说,“我不希望我手下的人每天都聊这种无聊的八卦,所以你,收敛一点?!?br />
        “好,我知道了?!崩断懔说阃?。

        “回去工作吧?!眑inda对蓝溪使了个眼色。

        听到linda这句话以后,蓝溪就从会议室退出去了。

        她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所有人都将视线转向了她。

        有探究,有暧昧,也有鄙夷。蓝溪对这种向来都不在意,她直接无视,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来,然后将手里的两张卡塞回到包里。

        **

        蓝溪走以后,linda在会议室里坐了一会儿,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她还是决定亲自去跟陆彦廷聊一聊。

        确实,蓝溪这个情况还是很特殊的。

        之前公司不是没遇到过试图勾搭陆彦廷的女助理。

        但是基本上有一次,陆彦廷就会给她下命令把那个人给开掉。

        这种情况之前出现过不下五次,到蓝溪这里,好像都不一样了。

        很快,linda来到了陆彦廷的办公室内。

        她很少这样直接来找陆彦廷??吹絣inda之后,陆彦廷问:“有事?”

        “陆总,最近公司内部在疯狂传你和蓝溪的事儿,你应该也有听说吧?”linda将事情说了一遍。

        “嗯,然后呢?”陆彦廷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情。

        对于他的态度,linda有些震惊:“陆总,这件事情涉及到部门的纪律,如果蓝溪真的有在你面前做过什么不当的行为,我会对她严肃处理,绝不姑息?!?br />
        “不用?!甭窖逋⒌赝鲁隽礁鲎?,之后又接道:“她是我的人?!?br />
        linda:“……”

        她完全没想到,陆彦廷这就承认了。

        而且,这语气里,怎么还带着一丢丢宠溺?

        难不成是她听错了?

        “陆总,我们公司规定的,上下级不能谈恋爱,您这样是不是太高调了一些?”linda提醒陆彦廷:“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br />
        “那你去处理一下?!甭窖逋⒉灰晕?,“工作时间讨论无关紧要的事情,该怎么处理,你应该比我清楚吧?!?br />
        linda再一次:“……”

        “还有别的事儿吗?”陆彦廷拿起了钢笔。

        “没了,你忙吧?!眑inda知趣地退下。

        她真是没想到,陆彦廷竟然会喜欢蓝溪这种。

        漂亮是挺漂亮的,但是感觉不是他的口味呀!

        **

        下午三点钟,江城当地某个知名媒体突然在论坛上曝出了惊天大料:江城青年才俊、纵海的老板陆彦廷已经结婚了,结婚对象不祥!

        这条新闻的配图里,放了一张两个人在民政局的照片,女人的身体刚好被陆彦廷挡住,只露了脸,还被打上了马赛克,完全没人看得出来这是谁。

        这消息刚出来,办公室沸腾了。

        蓝溪不关注这些八卦的,若不是听到旁边的同事讨论,她根本不会注意到这条新闻。

        听到她们讨论之后,蓝溪点进去看了一下。

        果不其然,新闻里放着的就是他们领证那天的照片。

        那天确实有不少人看见了,但是蓝溪完全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曝光。

        看完这条新闻之后,蓝溪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她觉得她需要去洗手间冷静一下。

        蓝溪刚一出去,办公室的人又开始讨论了。

        “哎,看见没?她估计气死了!”

        “她气什么?就算她真的勾搭上陆总,顶多也就陪陆总睡几次而已,陆总这种身份地位,怎么可能娶她?”

        ……

        陆彦廷是江城的风云人物,这条新闻一出来,立马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作为好兄弟,程颐和周瑾宴看到这条新闻之后也震惊得不行。

        晚上,程颐和周瑾宴将陆彦廷喊出来一块儿喝酒,借此机会向他问了这个问题。

        “老陆,结婚那新闻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哪家媒体瞎写?”程颐给陆彦廷递了一杯酒。

        “是真的?!甭窖逋⒔庸票?,轻轻地晃了一下。

        “你和谁结婚了?”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周瑾宴和程颐异口同声地提问。

        “改天带出来给你们看看?!毕氲嚼断?,陆彦廷勾了勾唇角。

        程颐和周瑾宴对视了一眼,最后是周瑾宴出声提问:“老陆,你跟静雯……真的就完了?”

        这一点,周瑾宴和程颐都没办法接受。

        顾静雯跟他们是多年的好朋友,当初他们都觉得他俩会结婚。

        这会儿闹成这个样子,确实挺遗憾的。

        听他们提到顾静雯,陆彦廷没有说话。

        “老陆,你说,你是不是在跟静雯赌气?”程颐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你觉得我跟你一样幼稚?”陆彦廷低笑了一声,反问。

        “嗤,你少笑话我了,当初静雯刚走的时候你也没少幼稚,你忘了你……”

        “咳咳咳!”听到程颐这么说,周瑾宴赶紧咳嗽打断他,一个劲儿给他使眼色。

        程颐会意之后,立马闭上了嘴。

        程颐闭嘴后,周瑾宴接着开口:“老陆,为了赌气搭上自己的婚姻就不值得了。当初有什么误会总能解释清楚,静雯她其实—”

        “我的事情,我有分寸?!甭窖逋⒋蚨现荑?,显然是不想再听他说了。

        周瑾宴只能闭嘴。

        不过,陆彦廷越这样,周瑾宴和程颐就越好奇,他究竟是娶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