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王妃温凉 > 87.大结局(二)

    重生之王妃温凉

    97luck.com: 87.大结局(二)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沈徹顾温凉 书名:重生之王妃温凉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重生之王妃温凉》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侍候在顾温凉左侧的小丫鬟长得可人, 瞧起来俏生生的, 见状不由得欢喜:“这厨子倒乖觉, 难得小姐肯用羹汤呢?!惫宋铝剐α诵?,前世太过瘦弱, 年纪轻轻便病痛缠身, 便是有心想要吃些什么,也是吃了便吐, 糟心得很。青桃挑了门帘走进来,清秀的小脸上满是喜意, 见了顾温凉便道:“小姐,外头好是热闹呢?!惫宋铝狗畔率种械奶郎? 偏头淡淡地问:“大清早的发生了何事?”青桃今日穿了一件桃红色的小袄,再加之脸上的笑意, 当真如五六月挂在枝头的桃儿一般?!靶〗? 听外头人说,几位皇子殿下同时封王了呢!”顾温凉手里的汤勺随之而落, 发出铿锵的轻响声, 她似是没有听明白, 重复着问了一遍:“圣旨下来了?”青桃不料顾温凉有这样大的反应,当即重重地点头补充道:“四殿下封了宸王, 七殿下封了禹王,九殿下封为江王?!贝蠼虺某赡昊首又挥腥? 至于年纪尚小的十皇子, 十二皇子, 暂还养在宫里贵人身边。顾温凉眼睑微垂,心却放下来了一大半,至少这一步与前世相符合。心头正稍感宽慰,便听得外头一小丫鬟急急撩了帘子道:“小姐,外头都在传,皇上将你许给禹王为正妃?!毖柿搜士谒?,接着气息不稳地道:“还……还将工部侍郎家的嫡长女许给禹王为侧妃?!惫宋铝固苏饣?,唇边的笑意渐渐隐没,如青葱的指尖泛出月牙的青白之色,将那两个字细细咀嚼:“侧妃?”怎么会突然从天而降一个侧妃?前世沈?刂了蓝际擎萑灰簧恚?肽枪げ渴汤芍??薨敕止细鹁啦?她生得聪慧,心思一转就明白了圣上此举的用意。大津朝这么多年来正妃从来都是比侧妃先过门,这样安排不过是当众给了自己难堪。顾温凉嘴里一股子苦涩的味道,谁也怨不了,圣上护短之心更是人之常情,沈唯都尚且那样对自己横眉冷对,更遑论金銮殿上的那一位。浅浅皱眉,顾温凉声音有些干哑:“都且下去吧?!痹藕蛟诓嗟男⊙诀叩妥磐酚愎岫?,房里除了步子轻轻落下的声音,连一句窃窃私语也听不着,安静得有些可怕。最后一个小丫鬟将帘子轻轻放下,偌大的屋里便只有坐在食桌前的顾温凉和站立着的青桃?!靶〗?,可是不喜禹王殿下?”青桃走到顾温凉的身边,熟练地替她轻轻揉捏肩臂的位置,同时问道。顾温凉表面上仍是一副带着仙气儿的面孔,心里却乱成了一团麻。不喜?怎是不喜?前世卫彬往后院抬了一个又一个姨娘,每一个都风情万种,各有韵味,顾温凉瞧见了也只是淡漠一笑,不置一词。如今到了沈?卣饫铮?趺淳途醯眯睦锔髦直鹋ぃ?志踝疟锪艘煌呕穑好生奇怪。青桃瞧见自家小姐的表情,心思一动,试探着缓缓道:“小姐可是不能接受那侧妃与你同日进府?”顾温凉眸光一寒,旋即有些委屈,听闻那工部侍郎之女钟敏灵秀,直率大气,长久的相处之下,沈?啬木湍懿欢??!熬褪蔷踝判睦锬咽艿没??!惫宋铝瓜蚶辞迩謇淅?,独来独往的一个人,浑身都带着仙气,哪里能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滋味。青桃眼角含笑,心中吊着的巨石才算是落了地。不想着再撞墙做傻事就好。青桃瞧着顾温凉愁眉不展的样子,忍不住劝慰道:“小姐不必忧心,外间那些传言净数是以讹传讹,圣旨还未下来便要揣测圣心了?!薄安恍し旁谛纳??!惫宋铝谷嗔巳嗝夹拇ξ恢?,而后有些疲惫地道:“哪有什么空穴来风???”青桃原想说些什么,还是闭了嘴。窗外的花叶从早春的嫩黄色成了如今的浓绿色,越发的生机勃勃,风一过,沙沙声不绝于耳。而此时的七皇子府,已摘下了门口的牌匾,换上了更为气派的带着禹王府字样的牌匾上去。而府里的藏书阁内,沈?氐ナ治兆乓痪肀?榭吹谜?肷瘢?闾?酶?锕芗也铰那崆岬刈吡私?矗?燮ざ嘉刺В?皇巧?舻??“何事?”禹王府管事王福闻言,不由得讪讪一笑:“王爷,下边儿的人传了消息过来,说是将军府的小姐听得了侧妃的消息,脸色十分不好看?!鄙?匾惶种锌戳艘话氲谋?榭墼诔戮傻氖楣裆希?还刹滓墓爬系钠?2嗣娑?础“谁将消息传出去的?”沈?匮鄣追撼雠ㄓ舻纳菲??娲?钪氐你成?10省那王福身子抖了一抖,抹了把额头上的细小汗珠道:“这……奴才也不知晓何人有这样大的胆子敢在顾姑娘面前胡说八道了去?!鄙?匦牡椎幕袒讨?性嚼丛街兀?诠啪傻牟厥楦罄秕獠剑?档?墓庀哒战?矗?郊?诔痢“查?!鄙?匮鄣壮脸寥缫豢诠爬隙?纳畹木??锩婊共刈藕蘸盏姆缋祝?嫔?晾淙缡?瘛尚不确认她是否会乖顺地接了这婚事,如今又来了这一遭,存了心叫顾温凉与自己分道扬镳吗?沈?卮游淳醯萌绱缩仵椴痪觯?沂窃诙律希?闶橇?罴枘训恼揭郏?嘉慈盟?绱顺蠲疾徽埂当真是步步维艰。只是这侧妃,是立不得的。王福躬身回道:“是,奴才这就去查?!鄙?匕诹税诳泶蟮男渑郏?畔碌氖榫碓僖裁荒闷鹄矗?每吹拿加罴渎?且貊?“王福,以后记住了,我禹王府没有侧妃?!蓖醺=畔碌牟阶右欢?,忌讳莫深,却也不敢说话,默默地退出了这方藏书阁。沈?卦倌闷鸢刖淼氖榫恚?苊苈槁榈淖约汗ふ瘢?约喝丛倏床唤?敕帧外头终于不再落细细密密的小雨,临街的路子上全是湿濡,行人撑起几把油纸伞,伞面上画着江南的烟雨人家。沈?赝蝗痪拖肫鹆四歉銮迩橙缃?舷赣甑呐?樱?普驹谟曛校?拷壳吻危?留炼?小“温凉……”想起那个女人,沈?乜嗫嘁恍Γ?宰诱嬲嬗a怂?拿?郑?迩秤杏唷皇后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问老四属意哪家的姑娘,他死活不肯说,这便也罢了,本宫与陛下寻思着寻个品行优良的人赐婚,他又左右不肯!”“还有老七也不是个省心的。瞧上谁不好,偏要定了大将军府的顾温凉,还跑到他父皇面前请了旨!”“这样一来倒好,活活把脸凑上去让人家打,全京城都在瞧他的笑话呢!”这样一大段话说下来,皇后都有些无奈,哪知舒妃瞧着御花园的方向瞅了瞅,似笑非笑地道:“我瞅着那姑娘还不错?!被屎蟾障胨祷?,便见着三道人影站在了层层帷幔之外,赫然便是三位王爷?!岸技负?,母后金安?!被屎竺嫔舷殖鲂σ?,那江王请了安便沉沉抱拳出声:“儿臣今日身体有恙,唯恐伤了母后凤体,这便先退下了?!被屎笞匀皇乔笾坏?,低低问了几句便叫他去了言贵妃那边。风一阵阵吹过,将帷幔吹得层层飞舞,皇后半坐起身子,冲着两人招手:“快进来说话?!鄙蛭ㄉ?亓叫值芑勾┳磐跻?某厦媪山鸸忪陟冢?牡昧饺嗽椒8卟豢膳省“见过母妃?!彼羌攀驽?,也是带着笑行了一礼?;屎蟠劝匦ν潘?,而后想起正事,指了指御花园的方向:“今日母后特意邀了诸多世家小姐前来赏花,你们可有属意的人儿?”沈唯与沈?叵嗍右谎郏?允怯行┪蘖Α沈唯冷了脸色,才想说话,便叫皇后先一步堵住了:“老四今日你说什么也给本宫个准话,老七都已有了正妃,你做兄长的像什么样子?”沈?孛?嗣?η痰谋橇海?刮蠢吹眉巴敌Γ?屎蟊憧聪蛄怂?“还有老七,你也得挑两个侧妃进府,至于侍妾,母后已替你们物色好了?!鄙?厣钌钪辶嗣迹?僖残Σ怀隼戳?“母后,儿臣不是同您说了……”“说什么说,你对人家一片心,人家却要撞墙以死相拼,有个正妃之位已是抬举她了!”皇后护短之意昭然若揭,沈?孛夹闹碧??沽16谏聿嗟氖秩滩蛔∥樟宋铡顾温凉的心思,他何尝不知?可她接了圣旨,于他而言,便是最好的可遇而不可求了!至于别的,一步一步来就好,他们的时间还很多?!澳负笙⑴?,儿臣的禹王府府里,绝不会有旁的女子?!鄙?厮档谜抖そ靥??嫔?斐5募嵋?“顾温凉乃儿臣心之所求,望母后成全?!彼低?,便躬身行了一礼,淡漠地撩了层层帷幔出了去,剩下被气得说不出话的皇后。沈唯也一挑眉心,不动声色地敛了凤目道:“儿臣告退?!奔嘎屏狗缏庸?,这南亭之中只剩下皇后与舒妃,一个愕然,一个无奈?!安怀上肫呋首右彩歉龀涨榈娜硕??!笔驽嫔诵┚斓??;屎笕嗔巳嘌劢?,而后望向了御花园的方向,声音里满是淡漠:“去将顾温凉请过来,本宫倒要瞧瞧她是有什么本事迷得老七神魂颠倒?!倍宋铝贡磺匾轮窭湃デ屏四档?,那花一朵朵开得正好,争奇斗艳雍容华贵,顾温凉现出一些笑意来。这时候却见一个老嬷嬷冲着她们走了过来,福了福身道:“顾家小姐,皇后娘娘请您过去说话?!惫宋铝雇拍抢湘宙植慌拿嫒?,心里咯噔了一下。终于还是来了,怎么躲也躲不过!回了秦衣竹一个安心的眼神,顾温凉白嫩的手心里出了不少汗,面上却仍是一副清浅镇定的模样。跟着那嬷嬷一路到了南阁,顾温凉瞧着飘飞的帷幔之中映出的两人,不由得想起了前世。她与皇后第一次碰面是在沈?卦蹲咧?螅?屎笠殉晌?颂?螅??约涸蚨プ胖夜??蛉说拿?饭蚍?诖饶??拇蟮钪?稀皇后变成了太后,依旧是雍容华贵的样儿,她却颇为狼狈。太后冷眼望着她,许久都没有叫起。面对太后的怒火,顾温凉已做了一死的准备??伤允瞧狡桨舶埠练⑽匏鸬刈叱隽嘶使?,在砖红瓦绿的宫道上泣不成声。沈?乇闶窃蹲弑呓?蔡嫠?牒昧撕舐罚?唤腥魏稳宋?阉?旁边老嬷嬷以为顾温凉心中紧张,不由得催促道:“顾家小姐不必紧张,娘娘是宫里顶顶和蔼的人?!惫宋铝拐獠糯踊匾淅锍樯?,腼腆地笑了一笑:“娘娘威仪深重,温凉唯恐冒犯?!币徊阌忠徊闱岜〉尼♂W允种讣?、脸颊上飘过,顾温凉一步一步地走,脚下每抬一步都十分困难,许多零星的片段从脑海里蹿出来,叫她难以招架。终于走到了里阁,亭子里的空间不大,摆放着一张石桌,石桌上放着一碟碟精致的点心果子,边缘还放着两杯冒热气的浓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