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轻熟竞技场 > 第五十一章 还是朋友

    轻熟竞技场

    福彩3d好运彩: 第五十一章 还是朋友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铂金赛流 书名:轻熟竞技场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轻熟竞技场》最新章节...


        轻熟竞技场第五十一章 还是朋友

        “五月,我准备回城里了?!背S炅执邮榉砍隼?,却并没有向我走过来。

        我放下手机抬头看他,多么体面的男人??!可惜,不是我的夫君?!昂?,开车注意安全?!蔽宜低瓯慵绦屯吠媸只?。

        余光里,常雨林站在原地又瞧了我一会才出门离去。

        等他走了,我迅速跑到正门门廊的窗户前,只想看看他的背影。

        他没有开车?常雨林走出前院上了一辆出租车。很快,我的手机震动了两下:常雨林--房和车都由你支配,车钥匙在厨房那只树脂小鸟的脑袋上。

        我想了想,回了一句“知道了”。

        坐牢不光能让人更深入地体会到这个世界的冷酷,更剥夺了人们对美好未来追求的勇气。比如此时此刻,不论我多么舍不得常雨林走,都不能说给他听。这不只因为他有家室,更因为我认为现在的自己难以配得上他。我没有自怨自艾,只是清除现实,两个人若想长久地在一起便定要势均力敌,互为依靠??勺源咏景炼旧嗟某S炅执橙胛业纳?,就单方面成了我的“?;ど ?,特别是对刚刚走出囚牢的我来说,更化为一种无所不能的依赖。我并不喜欢这种我无比需要对方,而对方却并不那么需要我的感觉。

        我换了身衣服,拿起车钥匙,打算找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聊聊天。

        听阿玉说,姥姥的墓地也是由从美国提前赶回来的常雨林一手购置和安顿的。我走在通往园区的林荫道上,内心逐渐平静下来。

        “姥,我来看你啦!”我如同平日在家时的无赖,和眼前冰冷的石碑撒娇。

        我知道,姥姥出事那天,正准备带着堡好的汤来看我,即使,范霜霜已经和她说了无数次,探监不可以带这种东西。

        “姥姥,你想我了吧?”我说着,泪水已经不争气地流下来,“姥,你们都走了,妮子怎么办?妮子连饭都不会做?!蔽倚ψ?,抿了抿滑进嘴里的眼泪。

        我蹲下身子,用抹布将姥姥的墓碑擦干净,然后将旧的鲜花拿掉,换上新的,又掏出姥姥喜欢的枣泥糕摆好,“姥,您以前总说,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能遇知心人不过二三。现在我遇到了很多不如意,也遇到了一个知心人???,知心人却不能和我在一起,所以说到底,还是不如意,对不对?”我苦笑着,从包里拿出一只绿瓶小二(二锅头),这是姥姥从前的最爱,哦不对,姥姥的最爱还有香烟,我又在包里翻来翻去,终于找到了那包被压在最下面的香烟,点燃一颗放在了枣糕上。

        “您咋就好这一口呢?你看我姥爷,就从来不抽烟,脾气也比您好?!蔽易罡行坏?,是常雨林特意为姥姥选了姥爷所在的墓地,并将他们合葬了。

        我坐在墓碑旁边的泥地里,拧开小二喝了一口,又倒了半瓶在地上。忽然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段日子,姥姥刚从失去爱女,也就是我母亲,的阴影中走出去,也许是为了不让自己想起我母亲,她每天都把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洗衣做饭,在阳台和楼下的“自留地”里种蔬菜。所以,姥爷除了陪我疯和送我上学,什么都不用干,他也乐得清闲,每天变了花样地教我怎么“调皮捣蛋”。那段日子真是苦尽甘来的感觉,可惜,又不算长久。

        “五月!”回忆被突然打断。

        “郭诺?”我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他。

        郭诺手上捧着一束掺着几只紫色睡莲的白色百合花束。这竟和刚刚被我收拾掉的旧花一模一样。

        “原来是你经常过来,谢谢你!”我站起身,真心说道。

        郭诺轻轻皱眉,“五月,你为什么和我越来越客气?”

        我在心里有点好笑,我和郭诺快一年没见了吧?何谈“越来越”?

        “我是真心地感谢你?!笔率瞪?,我已不愿再和他有过多的纠葛。过往已逝,就让一切彻底淡去吧。

        “五月,我想去看你,但那时我母亲正在住院,所以我没能照顾到你”郭诺的声音一直很好听,加上此刻透露出的关切,让任何女人都不忍心责怪。

        “郭诺,你又不欠我什么,为何要解释?”我实话实说,当时没有期盼过什么,此刻更没有。

        郭诺眼里闪过瞬间的失望,又迅速镇定如常,“五月,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吧?”

        不知道谁曾经说过,问出“我们还是不是朋友”的那个人最先输掉了爱情。我想,虽然我对郭诺的那份历史悠久又悲催无限的感情,对他来说也许从不曾有过什么特别的意义,但今天,他的确彻彻底底输掉了它。即便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郭诺已经不能再牵动我心底最深的那根弦。

        “我们当然还是朋友?!蔽彝6倭艘幌掠植钩涞溃骸拔乙蚕M蚢nna还是朋友?!?br />
        郭诺可能没猜到我会这样说,他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走吧!”我示意他放下花,和我一起离开墓地。

        “这是你的?”停车场里,我们先走到了我的车位。

        我嫣然一笑:“对??!我的?!?br />
        郭诺几乎瞬间便了然了,他以思绪复杂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等我给他一个解释??晌椅位嵊姓庵忠逦??

        “阿姨现在好些了吧?”

        “好多了,现在都由anna陪着她?!惫邓苹崛衔岬絘nna便能刺激到我的情绪,而我只觉得他的行为有一点幼稚。

        “走了!”我开门上车,降下车窗和他道了一句保重后便扬长而去。

        上了三环,直奔我思念已久的工作室,从进电梯开始我便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等到了工作室的门口我已压不下自己的洪荒之力,“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呃对不起对不起哈童姥!”我一开门差点就把脸甩到童姥身上,“快哥、阿玉还有你,你是谁?”没人回答我。

        童姥本来背对着大门,见我进来半点热情也无,反而冲里面的三个人招招手,说了一声:“来了?!比缓竽侨鋈撕芸煳ё?,将我圈到中间。

        “喏,吴辛这几年的黑材料?!笨旄缃璞叩囊晦柿先拥嚼胛易罱淖雷由?。

        “还有这个,他喜欢的女生类型?!蹦俏徊恢彰哪昵嵝∷Ц缫苍夜幢疚募?。

        我看看童姥和阿玉,她们倒似乎没打算甩出什么东西。

        “那个为什么一定要针对吴辛???”我“战战兢兢”地提出一个小问题。

        阿玉用下巴点了点桌子上资料中吴辛的照片,“因为这家伙欠我们钱??!当时你接他这个活的时候他可是答应给500万来着?!?br />
        “可是当事人都已经那个了??!”在我心里,谢玉涵真的很惨,惨到我都不忍心提起她。

        童姥哼笑道:“他查自己的原配能出500万,你说他要休掉现在的老婆得花多少钱?”

        “啥意思?”我听的一头水雾。

        轻熟竞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