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玄幻小说 > 我父亲是个龙傲天 > 第五十五章 真心实意

    我父亲是个龙傲天

    3d真实的谎言字谜: 第五十五章 真心实意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高山不见 书名:我父亲是个龙傲天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我父亲是个龙傲天》最新章节...


        罗达伊看着法丘德,发现他虽然年纪大了,但似乎一股劲都钻在了研究魔女上,竟然不觉得一直找不到的线索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是多么诡异的事情,反而满脸兴奋,只好放弃说明的想法,应了一声。

        “嗯?!?br />
        说起来……

        “对了,告诉你的仆人,是男性,还是女性?”

        “???”

        罗达伊突然的发问让法丘德有些摸不着头脑,“是男性,你总不是怀疑女性被魔女附身了吧?”

        “男性……”

        罗达伊点了一下头,站起身,“法丘德先生,你去找找关于关于诺顿庄园的记录?!?br />
        “好的?!?br />
        法丘德听罗达伊这么说,也意识到自己的莽撞,应着声就风风火火地走出了罗达伊的房间,留下罗达伊看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消泯了自己的身形,跟着走了出去,路过门厅,又看见娜安和查理黏在一起。

        如果那个仆人是因为查理授意才过来的话,等到现在也太迟了,不应该在认识娜安之后,就将这个信息若有若无地传递过来吗?

        罗达伊穿过门厅,仗着自己的‘隐身’能力,静静站在那对小情侣身后,结果腻乎的对话把自己噎了个半死也没有听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干脆放弃。

        就他们这个状态,按照正常推算,绝对不会再搅和进什么菲尔逊魔女事件中。

        所以当查理套马,娜安上车,这就属于绝对不正常的状态。

        “你们也要去?”

        “嗯?!?br />
        查理换了一身低调的衣服,坐在驾马的位置,“因为娜安要去,她说这是她最后能为法丘德先生做的事情?!?br />
        “毕竟菲尔逊夫人,不适合在外到处跑了?!?br />
        查理说这些话的时候,似乎还有些害羞,“希望她的老师会祝福她和我的婚礼?!?br />
        罗达伊无话可说。

        他现在隐隐有了另一个想法,可又觉得十分智障,恨不得戳烂之前自己的脑壳。

        “那就麻烦了?!?br />
        “没什么?!?br />
        查理驾车,带他们三人从南城门离开奥拉贝拉城,绕了一个大弯子之后,才从西面接近了那处荒芜成废墟的诺顿庄园。

        “查理,你在附近等?!?br />
        娜安穿着碎花衬裙,如同赴一场下午茶聚会一样,和查理道别之后,紧跟着下了马车。

        “好的,娜安?!?br />
        查理应了一声,乖乖坐在驾驶位置上,眼睛盯着娜安一转不转,下车的罗达伊看着眼前的光景,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揪起身旁法丘德的衣服,将他丢到了道路一旁的灌木丛中。

        “躲好?!?br />
        随后跨到查理身边,将他从马车上拽了下来,干脆击晕,提着查理转身面对娜安,但尽量不去注视她。

        “你是不可能成为菲尔逊夫人的?!?br />
        听见罗达伊这么说,娜安立刻发出一声愤怒地尖啸,让罗达伊都隐隐有些耳鸣,精神恍惚间,手上一轻,昏迷的青年已经到了娜安手上。

        “空间能力?!?br />
        罗达伊看着对面发怒的娜安,也跟着提高了声量,“娜安你的力量,是谁给你的?”

        查理完全被娜安蛊惑,或者说被控制了。

        只有完全陷入恋爱的,毫无经验的贫民女孩才会以为,一个被通缉的女人可能成为一位贵族的妻子,哪怕是已经没有封地的落魄贵族。

        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魔女,不可能有这种想法。

        娜安现在没有被魔女附身,罗达伊确信这一点。

        之前无论怎么推敲,都有些说不通的地方,但在确定娜安持有了力量之后,大概也能找到一个勉强的解释。

        有人给了娜安力量,要她针对法丘德或者是罗达伊。

        就像那位冷处理的菲尔逊岛主一样,也许是这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件小事,所以给予力量之后,不再关注。

        但娜安这个自卑,嫉妒,平凡的姑娘,获得了力量之后,没有第一时间按照给予自己力量的人的话去做,而是用这力量满足了自己的幻想,并且沉迷于此。

        她控制了查理,制造出自己被深爱的样子,过着自己从来也不敢想的生活,渐渐忘记了自己为何被赐予了这力量。

        这也是一个多月中,无论是法丘德还是他都没有遇到任何险境的原因。

        “你在胡说,我已经是菲尔逊夫人!查理是真心喜欢我!”

        娜安发出刺耳的尖叫,朝罗达伊扑过来,让对上她眼神的罗达伊都有些心神恍惚,还好他立刻挪开自己的视线,消隐了自己的身形。

        也许是宴会上的骚动引起了赐予力量者的注意,发现娜安根本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于是催促了她,也许是赐予者先催促了她,但出了赫瑟尔大小姐的意外,导致娜安现在才决定这么做。

        然后法丘德就听到了那份破绽百出的消息。

        男性的仆人,多半也是像查理一样,被娜安控制。

        太过简陋,太过漫不经心的陷阱,反而让罗达伊思考太多,直到刚刚才反应过来。

        陷阱简陋,这可能本身就是由一个毫无经验的人布下的。

        罗达伊不去直视娜安,以防再次中招,又不想让娜安感受到威胁,干脆撕裂空间离开,于是保持着围绕娜安的状态,继续发问,“你是被魔女附身之后才拥有力量的吗?”

        “我憎恶她,我的力量绝不可能来自于她!”

        娜安尖叫着,身体周围逐渐散出一股强烈的异香,让警惕心起的罗达伊迅速远离了那片区域。

        “我的力量是一位……”

        娜安的话还没说完,从她的身体内部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到此为止?!?br />
        “驱逐?!?br />
        从娜安身上逸散出绝对的力量,让身处这片废墟中的所有人都脚下一空,向漆黑的虚无中坠落。

        罗达伊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踏着零星的碎片,奋力向上,试图够到裂口的位置,但碎片到裂口的距离就像是被拉长了一样,根本无法抵达。

        距离被扭曲了。

        向下坠落的四人中,娜安勉强抢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跳跃到查理身旁,用尽自己身体中的最后一丝力量,带着他裂开空间,回到了原本的废墟之中。

        “查理,查理你没事吧?醒醒,别吓我?!?br />
        娜安惊慌地拍打着贵族青年的脸颊,试图将他唤醒,好在查理似乎没有落进什么怪异的规则中,在娜安的呼唤中渐渐苏醒过来。

        “太好了,查理?!?br />
        娜安激动中想要抱住青年,却被青年躲开。

        浅金发的落魄贵族躲开娜安之后,抬头打量着自己周围的环境,“绑架?”

        随后将目光落在外貌平凡的娜安身上,“你是谁?”

        耗尽了体内所有力量的少女,不再拥有让贵族青年言听计从的魔力,于是曾经的幻梦也在瞬间破碎。

        “所以说,你真是愚昧又无用?!?br />
        撕裂空间跳跃过来的人嘲笑着平凡的棕发少女,“居然还要我亲自动手?!?br />
        娜安没来得及逃跑或者求饶,就这么被骤然裂口的空间撕碎身躯,成为废墟中的残块。

        目睹了这一幕的落魄贵族也开始惊慌地大喊,试图远离这个可怕的恶魔,却闻见了醉人的香气,听见了惑人的声音,顿在原地。

        “查理·菲尔逊先生,不要害怕?!?br />
        纤白的手指托住他的脸颊两侧,让他无法移动自己的头脑,勾魂摄魄的眼睛与他对视,红唇贴近过来。

        “你看,我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