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武侠修真 > 抱天揽月传 > 第六十一章 天火

    抱天揽月传

    天中图库好运彩晚间版: 第六十一章 天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锦城酒徒 书名:抱天揽月传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抱天揽月传》最新章节...


        二十五年前那场决定西戎汗国百年国运的大战之后,七十五万西戎军将埋骨马鸣河畔。西戎汗国多了百万孤寡,失去了家中的顶梁柱后,她们很快便失去了家中的牧场和牛羊。她们的疾苦无人问津,她们的磨难无穷无尽。直到赵容若改名赵玉虎。二十五年后,这些孤寡倒有一多半集中在了纳兰西京。

        寡妇们带着她们的儿孙来到纳兰西京,成为三教九流中最底层的那群人。她们的儿子,孙子们个个好勇斗狠,随时可以为一块乳酪不惜拔刀相向以命相搏,她们的女儿孙女们也都挣扎在这座煌煌巨城的最底层,一块馕饼就可以让她们当中相当一部分人解开腰间带子。她们眼中没有国家,也不在乎谁当国王,但她们和他们都在乎赵老大的一句话。

        赵玉虎的一句话,整座纳兰西京,几乎所有的城狐社鼠都被调动起来了。

        往生似乎累了,靠在床里头,那里有赵玉虎留下的味道。

        霍明婵道:“按照小贼秃的说法,这位赵老大还真是个妙人儿,怪不得你小子为了她连圣僧佛童都不做了,非要跟这个财迷心窍的家伙鼓捣什么商道生意?!?br />
        往生肃容道:“这样的话,二姐千万不要当着她的面讲,她大我八岁,一直以来只把我当弟弟看,若被她知道我有这样的心思,只怕今后都不肯见我了?!?br />
        陈醉嘿嘿一笑:“这可未必,我看你郑重的时候她还是很给你面子的?!?br />
        往生眼睛一亮:“陈大哥还懂男女之间的事?”

        霍明婵呸了一下,道:“你这陈大哥在这方面可是大行家呢?!?br />
        陈醉道:“别胡说八道,挺圣洁的事情到了你口中就变了味道,好像我做了多少龌龊事儿似的?!?br />
        霍明婵白了陈醉一眼,道:“反正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对我做过那些事儿?!?br />
        陈醉顿时哑然。往生好奇的问:“霍二姐,陈大哥对你做过什么?”

        霍明婵与陈醉初见面是在李飞熊府邸,当时她初来到这个世界,几乎坐化成一尊神祗。偶遇陈醉,几乎浑身上下被摸了个遍,后来第二次吸收了云玄感的百年真元后在转化成仙元力的过程中又几乎坐化,又是陈醉又亲又摸的给救过来。她虽然标榜大方,但内心里却怎肯一刻将这些事忘却?

        “小贼秃,胡乱打听什么?”霍明婵狠狠瞪了陈醉一眼,道:“那两次发生的事情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最好也别忘了?!?br />
        陈醉一时拿捏不准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不敢搭腔,只好干笑点头。

        院子里响起脚步声,赵玉虎推门而入,道:“找到了,人在将军府别院呢?!?br />
        往生一皱眉,痛骂道:“这个狮驼,真是无耻之尤,号称西戎第一猛将,却是个对外只知谄媚,对内却残忍凶毒的泼货?!?br />
        大将军狮驼在西戎汗国贵为武将之首,大抵与赵俸侾在北赵朝廷中的地位相差无几,只是权柄不能同日而语。赵俸侾派来的使者,按说以他的地位根本无需过问人家住处的问题。那使者住进了将军府别院,若无他的授意是决计不可能的。

        “这下子麻烦了!”往生愁眉苦脸道:“将军府别院在城东,靠近大校场,距离拱卫西京禁卫军营不足百步,想要在那里杀人已是千难万难,杀了人再想安全撤出来就更加难比登天?!?br />
        赵玉虎补充道:“狮驼的老婆宇文芳兵是大圣师的亲外甥女,长的奇丑无比,性情暴戾,狮驼畏妻如虎,常年借口练兵不愿回家,一年当中倒有十个月是住在别院的?!?br />
        西戎六将,狮驼位列第一,当世两巴掌数得过来的超品移山巅峰境的大高手之名不是光用嘴巴说的。

        情况比估计的要困难许多。陈醉沉吟片刻,道:“还是先过去看看那边的地形,视具体情况再做决定吧,逢强智取,咱们不是一定要明火执仗的杀过去?!?br />
        ……

        夜月高悬,南风送暖。夜不黑,风也不高,不太适合杀人。

        宣武街的尽头便是大校场,将军府别院就在大校场旁边,壁垒高墙,朱红漆的大门,门前摆了两尊巨大的青铜狮子,造型魁伟,气魄雄浑,隐隐透着不凡,据说是毘伽罗所赐,狮驼自己从通天寺那边肩负过来的。两尊青铜狮子不下数万斤,这狮驼竟能肩负数千步从城西走到城东,其人实力可见一斑。

        往生的腰间挎了口宝剑,剑名佛光,霍明婵抽出来看了一眼,剑光竟如血色。据往生说曾经是吠陀佛宗三十岁以前的趁手兵刃。吠陀教诞生前,西戎十三部族皆崇信巫蛊之术,吠陀在峰下成佛后横扫草原,着实没少杀人。

        “狮驼嗜杀成性,仇人多的数不过来,尽管个人武力强悍,仍不能完全放心,故此才把别院摆到禁军旁边,这里的守卫森严,防范措施齐备,火攻投毒之类的伎俩不知道多少人实验过了,想要在这里得手形同白日做梦?!?br />
        陈醉点点头,道:“确实不容易,但事在人为,不可能因为困难就什么都不做了?!彼底抛邢复蛄康匦魏椭芪У幕肪?,良久才额首道:“回吧?!?br />
        往生道:“也好,没想到北赵使者躲在这里,看来要从长计议了?!?br />
        霍明婵撇嘴道:“怎么?这就打算放弃了?”

        “谁说的?”陈醉微微一笑,眼中闪着自信的神采。

        往生担忧道:“陈大哥切莫逞强,人力有时尽,纵然是学究天人也难免力有不逮的时候,此地可算是纳兰西京城内除皇宫外,戒备最森严所在,除非咱们真能插翅飞天不下来?!?br />
        霍明婵笑嘻嘻道:“七品飞天,居然有傻瓜曾经认为武道七品后便可以御剑飞天不用下来了?!?br />
        陈醉嘿嘿笑道:“就冲你们两个这几句话,醉哥今晚也要弄一出好戏给你们开眼?!?br />
        ……

        回到赵玉虎处,陈醉请她连夜准备如下物品,藤编大吊篮一个;粗麻布帐篷一座加密穿孔,要能挂环栓绳,结实麻绳数条;烈酒五百斤和密闭泥封蒸锅一口以及生石灰若干。大瓷瓶一只,小瓷瓶若干。

        霍明婵和往生看的目瞪口呆,完全不明就里。直到陈醉用密闭蒸锅提纯出数百斤酒精来,霍明婵的酒虫作怪,虽不知道陈醉酿酒作甚,却着实觉着这酒气浓烈匪夷所思,立即便想上前争夺。陈醉采用双蒸法掺石灰提纯出来的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高纯度酒精,就算霍明婵是酒仙转世,喝上一口恐怕也要烧坏肠胃。连忙将她拦住?;裘麈磕睦锟弦?,却硬是夺了一瓶去。只喝了一口,顿时吐了出来,连道难喝已极。

        陈醉见她无恙,才笑道:“这东西本就不是拿来喝的,想喝便需勾兑清水到适当度数时才好喝?!?br />
        霍明婵眨巴眨巴眼,问:“什么叫度数?”

        往生却问道:“陈大哥,你准备这些东西究竟要做什么?”

        陈醉并不回答,一边将大部分纯酒装入大瓷瓶,一边请赵玉虎安排人将剩余的酒精装进小瓷瓶,足足装了百八十瓶之多才罢手。将大瓷瓶口用黄泥封好,再插入几根空心铜管,然后命人抬到吊篮中。另一边,赵玉虎已经安排人依照陈醉的吩咐,将麻布帐篷缝制紧密几不透风,又穿绳连上了吊篮。

        整个过程从二更开始,折腾了两个时辰,四更初的时候结束。全仗赵玉虎人力物力充沛,一切物件都是现成的,这才及时准备停当。陈醉又请赵玉虎安排人烧了一大锅热水,放在吊篮上,把大瓷瓶座进热水桶中。温度的作用下,酒精迅速挥发,从铜管中喷出,陈醉用火把一点,登时冒出蓝色的高温热焰。赵玉虎命人依照陈醉吩咐的将缝制好的帐篷口对准火光,热气喷涌的作用下,那帐篷迅速膨胀起来。

        一个古代简易版的热气球就这样做成了。陈醉向赵玉虎连声称谢。

        赵玉虎目前还不明所以然,只是一个劲儿向陈醉打听那双蒸法酿酒的诀窍,以及勾兑酒的讲究。陈醉作为回谢,坦然相告。

        赵玉虎就是卖酒的,敏锐的感觉到这里头蕴藏着的巨大商机,她不愿占往生好友的便宜,便提出要与陈醉合作弄一家酒坊,她出人力物力,陈醉出技术,所得按照七三分账。陈醉急着办事,没口子的答应下来,赵玉虎这才带人离开。

        场间只剩下三人。

        霍明婵完全看不出陈醉要做什么,吃惊的问:“你这是到底在折腾什么呢?”

        陈醉嘿嘿笑着道:“往生不是说那破地方只有飞着才能进去吗?我这就在想办法飞进去!”

        往生直到目睹陈醉松开绳索坐在吊篮中腾空而起,才以崇拜骇然的口吻道:“陈大哥真不愧神人也!”

        霍明婵看的目瞪口呆,她见过真会飞的半仙,却没见过哪个肉身凡胎之辈能随意升空不下来的。嘴巴张的老大合不拢,吃惊道:“怪不得你说什么要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飞到天上,原来你还真能借外力飞上天!”说着,兴致勃勃的拉着往生腾身而起,跳到吊篮上。

        热气球升起,陈醉利用身上的风炮锤做配重控制航向,在霍明婵和往生的一片赞叹声中,控制着热气球飘飘荡荡来到将军府别院三百米的高空之上。

        霍明婵忽然想起一事,不禁问道:“你这办法奇绝也妙绝,但我却要问问陈大聪明人,这么高咱们怎么下去?”

        陈醉笑道:“开什么玩笑!这么高跳下去,就算你和小光头也得摔断腿,至于我,恐怕直接成肉饼了?!?br />
        “既然不能跳下去,那你打算用什么攻击下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