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武侠修真 > 明月照西京 > 第69章 似梦似真终不知  宝剑情意记心间

    明月照西京

    好运彩彩票网下载: 第69章 似梦似真终不知  宝剑情意记心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落秋无痕 书名:明月照西京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明月照西京》最新章节...


        李慕言吓得一跳,急忙转身看去。

        只见那迷雾中,一道若隐若现身影正站在那里。

        虽然看不清什么样子,但那曼妙的身影、以及穿着那带着金纱的玉锦衣,无不昭示着这个女子身份贵不可言。

        而那道身影幽幽的开口:

        “你...不是他...”

        李慕言见这身影开口,也放下了些许防备,疑惑的问道:

        “他...是谁?你...又是谁?”

        那女子好像没听见李慕言的问话一样,缓缓向着李慕言走来。

        李慕言见状,提手便向占的先机,却发觉自己已经被凝固在了巨大的气机当中,浑身动弹不得。

        仅仅只有一双眼珠可以转动,看着那女子越走越近,这才缓缓看到了女子的全貌。

        好一位绝世美人!

        即使是在这样身处险境的情况下,李慕言见到这女子内心都不免赞叹一声。

        这女子云鬓散披着,虽未整理,却显得慵懒又魅惑。

        一双眼睛如秋水般亮丽,别有一丝清幽,更有一番销魂。

        李慕言看向那双眸子,只觉像一个幽静的深湖,微风轻吹似乎能荡漾起千种动人的美梦。

        而身上穿着披着金纱的玉锦衣,更是让女子的幽深衬上了一缕贵气。

        就如远山的依稀,近水的夕晨一般。

        女子缓缓走来,而李慕言却半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呆呆地看着女子,彷佛有种魔力吸引住了他。

        但或许女子这张脸便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魔力,足以吸引住任何见到这张玉面的人。

        最后,女子还是缓缓的与李慕言擦肩而过,只留下一丝香气。

        李慕言这才醒觉,但是浑身却动弹不得,只能感受到身后的女子越走越远。香气也越来越淡。

        忽然李慕言脑子一昏,就听脑中又传来一个声音。

        那声音却不是人声,而是某种叫声,李慕言也没太听得清。

        但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满含着怨气的尖叫声。

        猛地脑子只觉得一震,突然便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望着和刚刚梦中一模一样的场景,李慕言只觉脊背发寒。

        再一抹头上,满是冷汗。

        但此刻李慕言内心并不平静,翻江倒海的思绪纷乱着。

        究竟刚刚自己所见所闻是梦,还是现实,自己也想不明白。

        摇了摇头,既是如此,便索性不去想了。

        望了望眼前黑漆漆的前路,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困境为妙。

        徘徊在国师府前很久了,尤惊鸿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感觉到那守门的官人也已经用疑惑的眼神盯着自己了,定了定心思,便走上前对着官人开口道:

        “不知您可否为我寻一下那武当山的楚玄?”

        那守门官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尤惊鸿,怎么都无法将眼前这小乞丐与那楚道长联系起来。

        但在尤惊鸿黑玉般的眼睛哀求下,守门的官人还是答应了为其进去通报一声,让尤惊鸿在这外面稍等,便转身进去了。

        府上厅堂内,楚玄,乔散清和道云子三人正品茶谈天。

        听了楚玄的话,放下手中的茶杯,道云子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好久才缓缓开口道:

        “这纯阳在衮州呆的好好的,怎生就派了一名弟子来到了西京?却是很奇怪?!?br />
        楚玄轻声应答着师叔。

        “师叔,那日我感受到了同样的道家气息,便赶了过去,想去寻那人。这才看到那纯阳弟子正与那魔道邪帝洪峰打斗。而那邪帝洪峰也无心战斗,夺了我那朋友的宝刀便离开了?!?br />
        道云子听了,抚须的手也停了下来,有些惊讶的开口道:

        “那洪峰竟然也在西京内?这下倒是有意思许多了?!?br />
        趁着道云子沉思的时候,乔散清凑了过来,饶有兴致的开口问道:

        “师兄,那纯阳子弟如何?厉害吗?”

        楚玄笑了笑,摇了摇头,轻声道:

        “这我也不清楚,当我赶到的时候,那邪帝也已生了退意。但依我看,就算当时我没有赶到,那纯阳子弟也有些法宝能够保命?!?br />
        这时候,沉思的道云子似乎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冷声道:

        “那是自然,那群纯阳外道的人,只知道借用外物,当然保命的东西最多?!?br />
        楚乔二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师叔怎地便恼火了起来。

        良久,楚玄才轻声开口问道:

        “那师叔,这纯阳到底是何道派?我见的那纯阳子弟,打扮确实和武当山有些许区别。而且感觉,术法中似乎没有那股道意?!?br />
        道云子听了,冷笑一声,开口道:

        “纯阳千年来便重术,重道术,借外物,什么都干过了,就是不重道家本意。日后你们若是能见到纯阳子弟,便知我所说的是真是假了?!?br />
        望着脸色有些难看的师叔,二人俱是知晓这师叔对于纯阳定是有些想法。

        楚玄见此,轻叹了一声,似乎是在叹息,何时才可实现四方互坐论道这一盛事。

        正此刻,守门的官人跑了上来,轻声道出了,门外有个小乞丐来寻楚道长。

        楚玄一听,便知是那尤惊鸿。

        起身一礼对官人表示感谢,便向着府门走去。

        乔散清一听,也是一副大悟的表情,只有那道云子一脸疑惑,怎么玄儿竟与那乞儿结交上了?

        望着道云子脸上的疑色,乔散清偷笑着将那尤惊鸿的事情讲给了道云子。

        却未曾注意到,道云子听了这事后,脸上怪异的神色更浓了。

        嘴上也是轻轻念叨着:

        “尤...尤...”

        出了门,便感受到了尤惊鸿的气机。

        而尤惊鸿也好似心有灵犀般的转过头来,正巧看到出来的楚玄,顿时一双眸子都亮了起来。

        望着走来的楚玄面上带笑,甚是好看。

        尤惊鸿刚刚想急切的迎上去,但又羞意涌上,停下了脚步。

        “多日不见,你仍是当初般模样,楚某这便放心了?!?br />
        见面一句,未问为何来寻他,而是轻诉对于自己的关心,顿时尤惊鸿便羞红了面。

        心中有些开心,也有些雀跃。再抬起头,却已是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俊秀的年青道士。

        轻轻掏出一柄约手掌长的小剑,向着楚玄递了过去。

        楚玄略带迟疑,但是想了少女容易害羞的性子,便接了过来。

        接到手上,便感觉到了这柄做工精巧的小剑内,包含着那股磅礴的剑意。

        轻轻握了握这柄小剑,便有些疑惑的转向了尤惊鸿,似乎好奇为何会送予自己这柄小剑。

        尤惊鸿似乎也懂得楚玄的疑问,眼波流转,垂头轻声道:

        “这柄剑是我特意从一个厉害的人那里讨来的,能够在关键时刻保你平安。希望你能?;ず米约?,别让我担心?!?br />
        说到最后已是声音如蚊,双颊羞红。

        看也没看楚玄,便急忙转身跑进了人群里,不见了踪影。

        楚玄定定的看着少女远去的方向,不知不觉嘴角挂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