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最强读心师 > 第八十四章 无法再遮掩

    最强读心师

    3d专家预测最准确最新: 第八十四章 无法再遮掩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白衣钦相 书名:最强读心师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强读心师》最新章节...


        哈国看他的样子,哈哈大笑。

        虽然胸口的血在汩汩地流淌,他似乎没有痛觉。

        他贪婪地注视着荆戈手指翻飞的样子。

        似乎荆戈所做的一切都将是徒劳无功。

        他就不相信一个士兵可以搞定他的远航巡逻弹,简直就是笑话不是?

        啪~荆戈敲下最后一个按钮,刻度条在零点一秒处定格。

        哈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荆戈是按停了这枚炸弹的发射键。

        啊啊啊~一声炸裂般的声音响过,荆戈的面前没了人影。

        哈国消失了。

        荆戈没有犹豫,接通了吕灰灰的连线。

        “下来带我,速度!”

        “好来,老大!”荆戈爬上吕灰灰的飞船后,第一时间下沉,攻击这艘指挥船。

        指挥船在炮火中灰飞烟灭。

        他们一刻不停地往回赶。

        “中校,任务完成,屏障入口处的炮弹就留给你转移吧?!?br />
        荆戈撂下这句话,开始躺在吕灰灰的船舱里闭目养神。

        “老大,你太帅了,我发现,只要你出手,就没有搞不定的!”吕灰灰说的眉飞色舞,口沫横飞。

        荆戈似乎睡着了。

        五分钟后,他们的战船在己方的区域停了下来。

        无数的欢呼声在广场上响起。

        曲梁他们去处理那枚炸弹了,并没有人来迎接凯旋而归的荆戈他们。

        屏障还会再次地升起。

        战火短暂地平息了。

        傍晚。

        硕大的广场开启了庆功宴。

        大家吃的不多,许多人都是拿着营养液在调侃和互相调侃。

        珍珠玛瑙的身边围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

        “珍珠,你们真的很幸运!”

        “可不是,头功都被你们抢了!”

        “还有,那俩货对你们还好!”

        不一样的羡慕,从不同的口中说出来。

        玛瑙只是但笑不语,实力什么的,展示出来,一些嫉妒也会消散吗?

        一群男人拉着荆戈不放:“你小子太厉害了,快说,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都是平时和荆戈不大熟悉的人。

        荆戈拿着类似酒的营养液和不同的人碰着杯。

        除了他们四个,肖三甚至黎无以及陵也他们都被曲梁叫去弄那枚炮弹了。

        围观他的都是平时交道打的不多的人。

        荆戈并没有拒绝,来者不拒,谁都能喝上一杯。

        他胸口的刻度条在蹭蹭地上涨。

        僻静的山洞内,甘蓝在和桓薇小声说着话。

        曲壬笠坐在他们对面。

        “你们俩不要那么小声,不过是说荆戈,我也能听,我又不会背着你们俩去杀了他?!鼻审一坝锏?,桓薇笑了笑:“是,你是不会杀了他,可是你不担心,他羽翼丰满后,杀了你吗?你我可都是他的杀父仇人?!?br />
        曲壬笠闭嘴,空气变得安静起来。

        甘蓝打破寂静说:“我觉得吧,你们可以和他开诚布公地谈一次,我觉得这孩子很精明,他不会随便就会为了损失自己的利益,去做什么傻事的!”

        “以卵击石吗?蓝蓝说的有道理,聪明人不会做傻事!”

        桓薇陷入沉思。

        “妈妈,你也看了刚才的录播,他在指挥舰里杀了哈国,完全可以驾着那艘战船逃跑的,可是他回来了呀!你们要相信他!”

        桓薇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你这么向着他说话,说不定,哪天他对你也反目成仇!”

        甘蓝嘟嘴,不再说话。

        曲壬笠挥手:“算了,等曲梁回来再商量,他对那孩子了解的多,另外,实在不行,我们也有办法制约他,他不是真的读心师吗?那就看他有什么计划,若是他不计前嫌,我们可以帮他弄个读心师组织,看看可否在整个宇宙体系内招收这类人,我听说,读心师的级别足够高,有几个人就足够挽救整个星域!”

        桓薇沉默了。

        是的,比起许多私仇来,他们的角度和别人更加不同。

        执行官,他们坐在这个位置上,就要考虑到星域未来的可能。

        存活多少年?他们是要被历史湮灭的人,也是会被钉在历史耻辱架子上的人。

        能做好事,为么要做坏事!

        “还有个方法,那就是签订协约,或者私下里给他植入一种可以听话的芯片,这样一来,他就不会有太过于偏激的越轨行为!”桓薇沉声说。

        甘蓝不乐意地瞪着她;“妈妈,你们不要太残忍,还是仁慈一些吧,他父母都没了,你们还对他这么严格!”

        桓薇和曲壬笠对视了一眼,都没有继续再说话。

        广场上依旧在狂欢。

        喝多了类似酒的营养液,他们也很疯狂。

        脱衣服的脱衣服,跳舞的开始跳舞。

        索性,此刻并没有人拿军纪来管束他们。

        死的死,伤的伤,活着就要珍惜每一刻快乐的时光。

        许多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也有些人疯够了,就躺下睡了。

        荆戈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营帐后,先去洗了一把澡,也给小元宝也洗了一通。

        这才心满意足地躺了下来。

        他喝的也有些多。

        尽管知道明天还有未知在等着他,他也适当地放纵了。

        这一场战役,没人知道结局会到哪里。

        有这样的结果,足以让他放松了。

        这一路走来,运气一直不差,所以说,即便明天的未知是他无法接受的,他也会选择让过程再完美一些。

        今天,实际上,他还有余力去帮忙解决那枚炮弹。

        他放弃了,不让那枚炮弹飞出来,他已经做得够好。

        以功抵过吧。

        还有自己的身世。

        无法再遮掩。

        .....

        凝羽在翻看着官网的消息。

        她时刻关注着战争这边的情况。

        这一天一夜,军方的官网什么消息都没有更新。

        倒是让她焦虑了不少。

        想给荆戈发传讯,又担心他正在忙。

        没有消息一般都是在酝酿着风暴或者惊喜。

        黎明时分。

        她接到了荆戈的连线。

        这次是真人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呵呵,长高了,壮实了!”凝羽还是第一次看到离开的荆戈。

        “嗯,前辈眼睛很毒辣,我确实在成长,报告你好消息,我们赢了!”

        哇!凝羽惊喜地叫了一声。

        “所以,前辈,我或许会有其他方面的安排,战争若是不继续,我也许会回岛屿,也许会去其他地方,等我消息吧?!?br />
        他知道凝羽他们也关注这里。

        官网上没消息,他第一时间汇报给了她。

        他踏着晨曦的微光,走近了战区最高指挥部,山洞内。

        该是摊牌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