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奈何皇叔看上我 > 第五十章 惊艳惊讶 惊如仙人

    奈何皇叔看上我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 第五十章 惊艳惊讶 惊如仙人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仪惜流殇 书名:奈何皇叔看上我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奈何皇叔看上我》最新章节...


        卿灼灼歪头后瞄,看着大殿下陪太后出了湛雅园去,心里的那份紧张终是能够放下了。正要深呼吸舒缓一番,却忽然感觉到手腕被人轻轻一握。

        此间再没旁人,无疑是南风盏对她上了手。

        “你过来!”

        眸光转过,朝他呆呆眨动。身子略有些犯僵,便任凭他拉着坐到了石桌旁。

        随即见他俯身为她扭了几下脚踝。

        “王爷……”

        “不严重!没伤到骨头!”

        “……”她能说什么?

        这瞬仰头瞧来的眸子特别让她招架不??!感觉就跟在她脸上画了符咒一样,转呀转的!她都有些晕了!

        “行了!回去歇着吧!过了傍晚有你忙的!”

        “诶?”目光扫来,似有别的含义!

        是什么呢?

        卿灼灼此刻还不清楚!

        日落之后,她静坐在沁雪院中沉思等待。一手托腮,一手点桌此刻颇显着急!耳畔已是传来了歌舞的声音,奈何小三子还没有回来!

        坐不住她便站着,一连徘徊了好几圈,终是瞥见院门处走来了四名伙计,这会儿两前两后正用力的推动。

        抬眼看去,确是她需要的助力工具。

        “卿姑娘这东西可真大!你要用她做什么?”小三子于四人后面走来,瞬时对着她摸了摸头。

        然卿灼灼仅是笑了笑,眸光全应高处的滚轮之上,“待会儿你就知道了!给我找几个人过来帮忙!”

        ……

        弦犀园中舞弄清影,个个纤腰摆摆。只是这一身穿着,却不似他往年见到的那般!

        南风盏于侧座上瞧的烦闷,时不时的就要提一杯清茶入口。眼神转去见正位的母后大人颇为喜悦。不禁扬唇轻抿:也罢!便让自己全全充当一个陪衬。

        怎得这会儿忽听园外传来了脚步声,他拧眉一阵,直至人影步步行近,心头就似落了不畅。

        靖儿先一步迎上,俯身唤了句,“八皇叔!”

        “靖儿也来了!倒是热闹!”

        这声笑让人听得很不舒服。

        南风盏随后走来捧手敬之,虽有不愿,但也还需依主家之礼,“八皇兄!”

        “今日十七弟生辰!皇兄也来凑个热闹!”

        “谈什么凑热闹!难得八皇兄有空来为十七庆生?!?br />
        八王眸前一晃,随即扬唇拜了正位母后。

        “拓儿来了!难得,难得!快坐吧!”

        太后最喜热闹,自是甚为开心!只是南风盏越发的觉了眉间疼痛!似要将其拧的更久一些了!

        桌上摆满了佳肴,八王还未上座就被吸引了目光。

        “这是什么,本王可从未见过?!?br />
        “母后方才也很惊艳,没想到十七府上的张厨子是个能手!竟能制出这样既好看,又好吃的菜!”

        南风盏闻声轻瞄,瞬见与往日不一样的佳肴美食。刚刚的自己全在烦闷的思绪内扭转不出,亦是没有仔细瞧瞧桌上的菜色!

        嫩绿的罗汉豆摆置一旁,虽不显眼,却被自己那贪吃的侄儿吃的甚多!另一处则是切好的益母果,小段整齐不说,上面还插了细细的竹签子,很是易拿!左上是颇显光泽的昆仑紫瓜,不知张厨子是怎么做出来的,倒是好看!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中间的五彩斑斓!雪白的叠层一起三高!中间还有些许红花绿叶雕琢,波动的图纹在侧更是绘制的颇具特色。

        既然歌舞无法入他的眼,倒是可以用美食来打发一下时间。

        转瞬回了自己的位子,让身旁伺候的奴才帮忙夹菜。

        “诶?十七弟的那个贴身侍婢怎么没在?”

        南风靖恰于此刻走回原位,瞬时抬眸瞧看周边,“是??!”

        是什么是!南风盏薄唇微紧,甚想对着自己疼惜多年的侄儿骂上两句!

        目光瞪去,使劲的夹了一下。

        南风靖赶忙闭嘴,转瞬低眸吃菜。

        “嗯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尬!甚是尴尬。

        做长辈的不会总揪着晚辈不放!然,同辈的皇兄却并不会像他这般心慈!

        瞬时落了感叹的对上了正位母后,“可惜了!您今日还瞧不到!十七弟的这位侍婢,那可真真是才艺了得!不论是琴技,还是歌声都比之舞乐坊的舞姬,歌姬有过之而无不及??!”

        “哦?”太后旋思一阵,转头看了自己的十七子,“十七不如把她叫来,让母后好好瞧瞧!”

        南风盏拧眉一挑,确也不知那丫头现在在哪,在干嘛!眸光晃晃间,忽瞧一人影从高处的柏寒树上跳下。

        那姿态轻柔,身着的红衣更是飘飘扬扬如披仙裙!袖落薄纱条条摆动,高束的长发迎风撩起,此情此景颇具招??!

        便使某王不由得扬了唇角,幸被贴上的瓷杯挡着,才不会让旁人轻易发现。

        “皇祖母您看!是卿灼灼!”南风靖倒是比自己的皇叔还要兴奋,即刻起了身子,扬臂指去。

        南风拓虽不落声,但已是愣在了位子上。眸光不偏不移,似逢珍宝。

        本来心情大好!可见八王那副嘴欠的模样就越发的想要生气。待等下方舞姬退去,便只是她一个人的表演了。

        卿灼灼晃着眼珠,一阵深呼吸。暂且扫去不悦,全心投入,她是为了某王生辰表演,又不是唱跳来给他看的!

        扬唇笑了笑,转而撩动袖衣,开始于半空挥舞来去。前世,掉个威亚那简直是家常便饭,然今时绳索系腰怎得有些紧张了?

        许是自己很久没有这么做了,才会出现掩之不下的恐惧感。

        众人仰头惊瞧,见此景宛如仙子凌空!那群曾为她吆声呐喊的侍卫很快就淡定不住了,纷纷扬手高呼,“看!是仙子!仙子又在表演仙法了!”

        南风盏拧眉仰头,原是杵在桌上托着腮帮的手一瞬放下。他不觉某丫头练得是什么仙法,只觉她此间太过胆大。那么高的半空挥舞,不怕掉下来摔的很惨?

        卿灼灼随即于半空旋舞,踮脚来去。

        南风拓不禁放了长筷落下哼音,“这可是深藏不露!若非十七弟生辰!还真没有机会看到!”

        太后仰头瞧着,仅是应声的点了下头。

        南风盏依旧不出声,只于他身上转了一圈,眸光便又无法自控的抬了去。

        这丫头,总会使他投去惊讶!

        也总是让他这般的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