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华社评论员:深刻认识主要矛盾的历史性变化 2019-04-19
  • 人民日报评论员:弘扬“上海精神” 破解时代难题 2019-04-19
  • 天津河北区:数字社区管理系统 2019-04-15
  • 小李子去见新女友家长 “准岳父”身份原来这么牛! 2019-04-15
  • 贸易战不会让中美两国经济崩溃,只会让中美国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贸易战让市场全开放理论失败。这才是根本。 2019-04-12
  • 安徽省属企业党建网--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10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10
  • 梅贻琦西南联大日记:午前有警报,我看书晒太阳 2019-04-10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9-04-05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4-05
  • AI识别图像技术相关新闻 2019-04-01
  • 冬季心脑血管患者不遵医嘱用药危害大 2019-04-01
  • 让安心手环更“智慧” 2019-03-29
  • 天津170万亩夏粮收购展开 优质小麦收购价每公斤2.32元 2019-03-28
  •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03-28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玄衣纁裳 > 第50章 郁久律屈列

    玄衣纁裳

    天中图库: 第50章 郁久律屈列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信德之路 书名:玄衣纁裳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玄衣纁裳》最新章节...


        刘仁光当了皇帝,却丢了平州以及平州防御使兼管之下的营州,可谓得了面子,丢了里子。

        刘仁光知道做皇帝很威风,但是刘仁光不知道的是,他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他跨出那愚蠢的一步,随后从他身上捞一点利益。

        这其中最先动手的就是在刘仁光称帝之后,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平州和营州的郁久律屈列。

        其实当刘仁光那里传出他要当皇帝这个消息后,郁久律屈列就密切观察幽州的动向,并且派人去笼络刘仁光的部下。

        其实对于郁久律屈列来说,东边的敌人是海东国,但南边的敌人既不是虞昌勖,更不是刘仁光,而是那历朝历代不断修葺加固的长城。

        长城南北是农业与牧业的天然分界线,作为一道前线防御工事,历朝历代都很重视,是郁久律屈列南下的第一个敌人。

        可是如今平州和营州归附于他,这敌人已经不战自溃。在平州归降之后,郁久律屈列带着三个儿子来到渝关,看一看这个曾经阻挡了无数草原枭雄梦想的地方。

        其实当郁久律屈列知道刘仁光要当皇帝的时候,其实他的许多手下人也在撺掇郁久律屈列当皇帝,这其中最起劲的就是想着要当皇太子郁久律突欲。

        为了给当皇帝制造舆论,郁久律突欲和鞠文嘉,韩皓一起搞了中原文化与制度的科普运动,向契烈介绍皇帝以及皇帝背后的一系列制度。

        这里面有两个最打动郁久律屈列,一个是皇帝是天子。当年郁久律屈列登基为可汗之前,是草原上的大巫师们首先推待郁久律屈列为可汗的,郁久律屈列的尊号敕连可汗,还是大巫师们提议的。

        这些大巫师代天立言,如果可汗顺从他们,那么他们就为可汗说话,如果可汗与他们有矛盾,他们就煽动各部落反对可汗。偏偏郁久律屈列就是那种不喜欢被人牵制的人,因此与他们逐渐有了矛盾。

        于是这些大巫师就开始宣扬郁久律屈列已经被长生天抛弃的言论来蛊惑各部落,还好郁久律屈列声望也不低,关键是实力不低,因此没有出什么大乱子,面对这些大巫师,郁久律屈列却也不敢真的公开撕破脸,于是假意说要请罪,请这些大巫师和被他们蛊惑的部落首领来吃饭,然后一场鸿门宴解决了他们。

        郁久律屈列是一个战场之上敢于和敌人真刀真枪拼杀的汉子,使用这种不光彩的计策,也看得出他只能这么做,这些大巫师影响力太大了。

        如果现在郁久律屈列是长生天的儿子,那他就没有被长生天抛弃的可能,因为父亲不可能抛弃儿子,这对于郁久律屈列巩固权力实在是一个好办法。

        第二个打动郁久律屈列的就是“乾刚独断”四个字。草原是一个部落社会,就算经过郁久律屈列的重组,各部落首领的势力还是不小,他们也能左右牵制郁久律屈列作为大汗的权力。

        在草原,大汗更像是一个合伙人之中的大哥,各部首领那就是各合伙人,什么事情需要大家商量着来,大哥只不过说话权威大些而已。所以郁久律屈列倒是很看重中原的“礼制”,他要确定他独一无二的权威。

        可是虽然有两个好处,但是郁久律屈列还是没有接纳郁久律突欲的意见,因为这两个条件需要一个共同的前提,就是草原上的人民认同皇帝是长生天的儿子,是独一无二的权威。

        就像盖房子需要基础一样,如今皇帝这个名号还没有这个基础,需要郁久律突欲和他的人继续做好普及工作,因此只能等普及工作做完再说。

        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也就是郁久律突欲和他的几个亲信好友有这个提议,北府宰相郁久律曷鲁表示了赞同,南府宰相郁久律室点密没有发话,肃直大王兀颜和鲁也没有发话,可敦郝连平同样没有说话,可见其内部意见尚未完全一致。

        皇帝这个名号拥有种种好处,因此也太过惹人注目。郁久律屈列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人,因此他尽管公务再繁忙,都会招韩皓来为自己讲一讲中原的历史故事,算是吸取一下经验教训。

        在听了许多故事之后,郁久律屈列对于一些问题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因此这一次当他知道刘守光要称帝的时候,他对手下说:“南边那些家伙,都想做皇帝,但是他们不知道黄袍好穿,皇帝难做,刘仁光这时候要做出头鸟,肯定会被众猎手射落?!?br />
        而且就在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刘仁光部下也传来要归附的意愿,毕竟聪明人是不愿意与愚蠢的人一起同归于尽的。而平州,营州是刘仁光的北境,只与契烈接壤,只能投靠契烈,更何况平州防御使有一个还算是老朋友的人叫韩皓,现在就在契烈。

        就这样,郁久律屈列不费一兵一卒把他在南边第一大敌人给消灭,就是那历朝历代不断修葺的长城。渝关曾经是郁久律屈列的第一大阻碍,如今已经为契烈打开大门。就因为平州的归降,郁久律屈列亲自南下,与部将一起宴请归降的人,宴会延续足足三天,郁久律屈列才回到他的牙帐。

        拿下平州只是梦想迈出一小步,但是作为一个战略家,要知道自己的主要方向是什么,不能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南。

        郁久律屈列还是知道自己的主要方向还是在东方,因此虽然知道机会难得,但是郁久律屈列没有发起对刘仁光的攻击,反而在有人提出这个建议之后,对那些人说:“海东国是我们的世仇,如果我们转向南方,他们必定从东边进攻我们,而我们攻打东方,刘仁光是不可能北上的?!?br />
        两线开战是兵家大忌,因此郁久律屈列在现在实力还不足的情况之下,就只能如此选择。虽然他知道这个意味着他要放弃一些难得的机遇,但是人要学会适当放弃,才能抓住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