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阴妻来袭:先生,驱鬼吗 > 第1102章 缘(4)

    阴妻来袭:先生,驱鬼吗

    今天3d怪字图132: 第1102章 缘(4)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小叙 书名:阴妻来袭:先生,驱鬼吗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阴妻来袭:先生,驱鬼吗》最新章节...


        “我收养的?!?br />
        马娇龙的姑姑大方的应着,看我笑笑,“叫天赐,看,和你女儿玩儿的很好呢,他很少主动带着小妹妹玩的?!?br />
        我笑着点头,便不在多问,一眼看去,就知道这叫天赐的,是个做阴阳师的料子,看着思月朝他傻笑,难不成,这就是同道相惜?

        聊了一会儿,妇人接了个电话就起身离开,我还在看着小家伙,小六和安九也出来了,见三个小家伙在玩儿就走过去凑热闹。

        我拄着下巴看的入神,身旁站了大活人都不知道,直到她开口,“你好?!?br />
        愣了一下,我抬眼看向她,马娇龙牵着嘴角就站在我身旁,含笑的眼里透着一抹说不清的复杂,“不认识一下吗?!?br />
        “薛葆四?!蔽夷木托α?,起身,握住她的手,掌心间有股很奇怪的气流碰撞,像是互相试探了两下,随后二者融合,空气中无端有某种气流凝结成团,一颗虎头,一尾龙身,在

        我和她之间来回穿梭,盘旋,声音隐而呼啸,最后占据左右,顿匿--。

        过程,无比奇妙。

        没有多说什么,我们一直看着对方的眼,没有松手,感气的同时互相眼里也都没有陌生,像久别重逢的老友,抑或者,是从未面见过得知己。

        “谢谢你?!?br />
        松开手后,她身体微微前倾抱住了我,“卓景都跟我说了,谢谢……”

        我完全能感受到她这两字谢谢透出的辛酸,拍了拍她的背无声安慰,一切,都在不言中。坐回长椅子上,我们互相看着对方还是轻笑,都有沧桑,却又淡然,互相看了许久,她才开口,“久闻白虎星君入命,霸气非常,真没想到,这么灵动漂亮,葆四,我应该

        早点认识你的?!蔽仪崆岬男π?,“现在认识也不晚啊,从前呢,我和你的时间差都是刚好错开的,一直很懊恼,不过现在看来,老天爷,就是想让我们在最适宜的时机相遇,我还要恭喜你

        ,终于渡劫成龙了?!?br />
        马娇龙轻轻的吐口气,嘴角还是牵着,“我在山里待了两年,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在无缘在做先生了,直到最后一刻才知道,凡心而已,没什么不好面对的,对不对?”

        我嗯了一声,“你在山里的两年是怎么悟透的,也给人看事情吗?”

        马娇龙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远方,微微摇头,“并没有给人看事情,百草可活人,不识者不可妄用,六经能稗世,未精者焉敢施为?!?br />
        我明白了,看来她在山上这两年真的是一无所有,道行尽失的。

        点了下头,“事非容易,一首词两下欣逢,学识渊源,几句话三生有幸?!?br />
        说完,我便不再多问,对着马娇龙就伸出了手,她看我笑笑,点头跟我再次握了下手,“葆四,你听过一句话吗?!?br />
        “哪句?”

        马娇龙长吁出口气,眸底闪烁着钻石般的光芒,“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br />
        没应声,我正细细品味着,马娇龙看向我,“是不是酸了?”

        我笑了笑,示意服务生给我送来两杯橙汁,递给马娇龙一杯,“来!干了这碗鸡汤!”

        她忍俊不禁,接过我的橙汁,“难怪卓景说你个性利落,不拖泥带水,我喜欢,干了!”留安九和小六在省城玩几天,我和陆沛带着孩子就先回去了,一路上,都在和马娇龙发着微信,脑子里不时浮起她站在卓景身旁时那幸福的模样,聊着聊着,自己笑了都

        没有察觉。

        “聊什么呢,老公都顾不上了?!?br />
        孩子在后面的儿童座椅上都睡着了,陆沛不敢开快,看着我小声的问。

        我抿着嘴角笑,“她说她弟弟接到事主电话,有个村子挖出了三具清朝棺材,开棺后是一家三口,面容未腐,见光后就化煞了,这事儿她要处理,找我帮忙,强强联合!”

        陆沛斜了我一眼,“你去个试试?”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肚子,哎呦!一激动这茬儿忘了。

        “那我得跟马娇龙说不能去啊,可是三个化煞的呢,她一个人……”

        “她也去不了?!?br />
        陆沛满眼的笃定,声音却是玩味轻飘。

        我不懂,“为什么啊?!?br />
        他勾起唇角,给了我一个特别腹黑,啊,不,内涵的笑脸,“卓景是我高中同学,难道他看我不着急?”

        我呵了一声,“你是说马娇龙在备孕啊?!?br />
        拍了下额头,“陆沛,那怎么办啊,这事儿……”

        “放心吧薛先生,能人辈出,你就等着看新闻吧,嗯?”

        陆沛懒洋洋的声线倒是透着一股子笃定,我看着微信没在急着回,转头看向车窗外,是啊,这世上,有的是能人异士,我和马娇龙,仅仅只是其中之一啊。

        “呀,下雪了?!背底痈展晨?,雪花就在窗外洋洋洒洒的飞舞,我看的入神,在一个岔路口那里,远远的,看到了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儿,她伸着脖子,对着我们车来的方向,似乎在翘

        首期盼着什么。

        “停车?!?br />
        轻轻发声,陆沛有些不解,还是把车停了。

        我推开车门,紧了紧外套直接下车,站在雪花飞舞的空气中,远远的,看着那个女孩子。

        陆沛从车上跟下来,“看什么,别感冒了?!?br />
        我没应声,直看着那女孩儿挥起了手,在她身前十多米的方向跑来了一个稍微大点的男孩子,两个人热络的聊着,转身,在雪花中越走越远了……

        “四宝?”

        陆沛叫了一声我的名字,解开自己的毛呢外套敞开以一种左右包裹的状态把我抱在怀里,“怎么了?!?br />
        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我抬起眼,感受到温暖的同时仔细的打量着陆沛如墨的眉眼,“我等到你了?!?br />
        “什么等我?”

        含着笑,“陆二,我刚才好像看到了自己,那个在村口等你的自己,我没有摔了那个cd机,因为你回来了,你还把我发卡给我了……”

        陆沛没在说话,只是揽的我发紧,我把脸靠在的胸口,胳膊在他的毛呢外套里用力的搂紧他的腰身,周身都包围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我牵着嘴角,像是回到了十七年前--。

        那个坐在车里穿着黑色连帽衫的少年,他在降下的车窗里对我璀璨一笑,只一眼,便是万年,别问,是劫是缘。--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