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华社评论员:深刻认识主要矛盾的历史性变化 2019-04-19
  • 人民日报评论员:弘扬“上海精神” 破解时代难题 2019-04-19
  • 天津河北区:数字社区管理系统 2019-04-15
  • 小李子去见新女友家长 “准岳父”身份原来这么牛! 2019-04-15
  • 贸易战不会让中美两国经济崩溃,只会让中美国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贸易战让市场全开放理论失败。这才是根本。 2019-04-12
  • 安徽省属企业党建网--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10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10
  • 梅贻琦西南联大日记:午前有警报,我看书晒太阳 2019-04-10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9-04-05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4-05
  • AI识别图像技术相关新闻 2019-04-01
  • 冬季心脑血管患者不遵医嘱用药危害大 2019-04-01
  • 让安心手环更“智慧” 2019-03-29
  • 天津170万亩夏粮收购展开 优质小麦收购价每公斤2.32元 2019-03-28
  •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03-28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玄幻小说 > 第一女战神 > 第五十七章 追忆往昔战神悲

    第一女战神

    解今日太湖字谜汇总天中图库好运: 第五十七章 追忆往昔战神悲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流霜不觉 书名:第一女战神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第一女战神》最新章节...


        见识了玉润战神的软弱,元华神君觉得比对着冷若冰霜眼风如刀的煞神还要难熬。

        他恍然想起,从前玉润还不是战神的时候。

        那大约是两万多年前的事了吧。

        九重天上每个神仙都以为,横波战神与碧水神女的独女,不是司乐府的又一新秀,就是战场上又一奇才。

        方流涵玉润,圆折动珠光??杉趟衽远琅谕母?,可玉润那时偏偏两边不沾。

        胆小又怯懦,既无碧水神女的光华,也无横波战神的英武。

        唯独一双眼睛长得像极了横波战神,可偏偏长在横波战神脸上的冷厉凤目,长在玉润脸上却是满含怯懦,分外上不得台面。

        这样的玉润,莫说是有负横波战神与碧水神女的期待;就算是放眼整个天界,也难得找出比她更软弱无能的小神仙。

        可就这样一个被大家看不上的小神仙,突然有一天,做出了弑父的事情。

        那是两万年前,横波战神奉命去平魔界之乱。魔界的混元魔尊闭关,岂料手下的一堆魔王就趁机造反,闹了个不可开交;因混元同天界的兮泽战神交情匪浅,这才有了横波战神去魔界管闲事这一回事。

        但毕竟是魔界的闲事,横波战神也插手不多,便带了玉润去磨砺心性。

        结果,就是在那里,横波战神将自己的命给磨没了。

        许许多多的魔兵,许许多多的天兵,都亲眼看到了,玉润手中握着那把插入横波战神心脏的剑。

        鲜血溅了她一脸,她却冷静得近乎呆滞,只是握着那把剑。

        直到横波战神带去的天兵将她团团围住时,她才好似回过神来,猛然拔出了那把剑。横波战神的血随着她的动作溅了出来,甚至都溅到了离得近的天兵身上,滚烫灼热,可也唯有玉润无动于衷。

        这样的神仙,原本就该投了灭魂河,魂消魄散,再无轮回。

        碧水神女以命相求,追随横波战神而去,这才保下了玉润的命。

        而自那之后,玉润性情大变,怯懦不再,冷厉得如同千年寒冰。

        她终于不再是那个怯懦无能的小神仙,她成了六界闻风丧胆的战神。

        她狠戾恶毒的形象后来居上,而她软弱无能的时间也真的算得上短。于是,大家都忘了,她也曾是个软弱小白花似的小神仙。

        只是,她软弱的时候没有神仙怜爱她,于是,那个时期就被忘了。

        好似她一直就那样冷漠如冰心狠手辣。

        即便有人提起往事,也只记得她弑父逼母,再无人记得,她也曾软弱无助。

        元华神君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劝下去。

        他也曾和天界的其他神仙一般,对玉润又憎又恶;可这些日子以来,他终于改观——这个传闻中的煞神,剥去冰冷的壳子,内里还是软的。

        只是,这么一个软里子的神仙,又怎么会去弑父?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魔界叛乱之时,弑父!

        若她果然做出那等事情来,就算碧水神女以命相求,天君天后又怎么会只令她下界轮回三世,重掌十万天兵?

        放下两万年以来的偏见,元华神君这才惊觉,这里头竟是重重迷雾。

        “战神,”元华神君顿觉喉咙干涩,费了半日劲儿,才发出喑哑的声音,“既不舍得,便不必强撑?!?br />
        玉润搭在眉眼间的手霍然放下,冰冷的眼刀子朝元华神君掷去。

        奈何元华神君此时看着她,总是好似隔了两万年的光阴,看着那个沉默寡言的软弱小仙子,再起不了半分惧怕。

        “把小白带回来吧?!彼崆崽镜?。

        玉润不做声。

        元华神君张了张嘴,不知道为什么,一句话突然像凭空落在了他脑子中,根本没经过他的允许,就这么从他嘴中说了出来。

        他说:“别再后悔?!?br />
        话音未落,元华神君便再一次以倒栽葱的形象从战神府飞了出去。

        夹在一众飞扑上来扶他的小仙子中,元华神君起身,隔了高高的墙,深深地往里望了一眼。

        他自然什么都没望见。

        平生第一次,他在一片熙熙攘攘中,觉得彻骨的孤独。

        躺倒在椅子中的玉润,重新用手背覆上了眼眉。

        别再后悔。

        仅仅四个字,就那么将她心上所有的坚冰都敲了个粉碎,露出里头的柔软来,鲜血淋漓。

        眼中的酸涩再也压抑不住,潮湿从她的眼中蔓延,湿了浓长的眼睫,又湿了她覆着眼睛的手指。

        两万年了吧。

        两万年了。

        她连日子都不敢数,她连眼泪都不敢掉。

        有谁能相信,煞神玉润其实骨子里仍是那个胆小鬼?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敢有。

        可就在刚刚,她分明觉得元华神君看穿了她。

        要不然,他怎么会对她说那四个字?

        兴许,她可以一听。

        那个粘人的蠢狐狸死皮赖脸地缠了上来,她一直不敢要,终于将他推了出去,她却又空落落起来。

        她不敢要,所以她将他推回了妖界。

        但如元华神君所说,妖界真的安全吗?飏空一直处于失踪的状态,焉知是真的失踪,还是已然殒命?

        擎轩的妖君之位,不会因这蠢狐狸而动摇。但若妖界有人生异心,那蠢狐狸的存在,就是一个幌子。

        谁都可以扯出来当靶子。

        两万年前那个懦弱心软的小女孩儿钻了空子,占了上风,玉润只觉得心中难受得很。

        她不敢要那蠢狐狸,她将他推了出去。

        万一他死了。

        万一他……成了第二个她。

        她……

        玉润慢慢地移开了手指,露出长睫上还沾了泪花的眼睛,朦胧的湿意将那双眼睛中的冷清给扫得干干净净,盈润的水光漾开了潋滟的风光。

        她站起身来,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不行,她不要将那蠢狐狸拱手相认,不要看着蠢狐狸入火坑而无动于衷。

        她……不想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