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玄幻小说 >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 > 第012章 水淹静江城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

    好运彩彩票怎么买: 第012章 水淹静江城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修仙狂徒 书名: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最新章节...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第012章 水淹静江城

        杨璟乃城步寨赤水峒上官村北宋邵州都统杨正修后裔,自幼生活在五溪之地,随父兄行军打仗,熟悉山地地形,山区兵团作战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只要他一出手,区区一些义兵武装以何抵挡,必败无疑。

        宁远州土官李文卿率部投诚了明军,可李文卿的结拜兄弟欧阳平章是个死脑筋,只认理不认人。

        李文卿也多次派人劝说欧阳归附杨璟,开始欧阳看在曾经是兄弟的份上,客客气气地将使者打发回来了。

        次数多了,欧阳平章就不耐烦了,李文卿派去的使者一概拒而不见。李文卿以为是诚意不够,亲自去了山寨一趟,欧阳平章大怒,就差点没有砍了他的头喂野狗了,命喽喽们把他轰出了山寨。

        李文卿走的时候撂下几句话:“欧阳平章,你我兄弟一场,我李文卿死不足惜,可你要想想你手下的上万士卒,他们都是有家室的。如果想通了,随时派人来宁远,和谈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的?!庇谑倾?,因为欧阳平章的固执李文卿也没辙了。

        李文卿写信给杨璟,在信中说:“杨公,为了宁远州的百姓,李某数次规劝欧阳平章看清形势,弃暗投明,仁至义尽。前些天李某冒死亲自去了山寨,无果而终,这些义兵油盐不进,李某无回天之术,还望杨公恕罪至于招抚还是剿灭,杨公自作决断”

        杨璟阅完书信,不由长叹一声:“一将功成万骨枯,我杨璟也只能如此了?!?br />
        于是划定宁远州十里之外的地域为土匪区,就剿灭之事召开了临时军事会议。

        杨柱曰:“欧阳平章胁迫平民,匪徒藏于乡野,若一概杀死,恐不妥矣?!?br />
        杨璟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匪与民混杂,何以分别?再者,本帅已经下了招抚文告,土匪无动于衷,不杀我们就得死?!?br />
        杨换曰:“然。欧阳平章目中无人,一意孤行,亦图之?!?br />
        杨鹤曰:“上天有好生之德,乡民原本性善,何不教化使之归?”

        杨璟曰:“若教化可得之,欧阳平章早就投我帐下也?!?br />
        杨芳曰:“我大明不缺猛将,一个顽冥不化的山贼与我大明军为敌,当尽快诛之,靖江战事吃紧,时间不多矣?!?br />
        宁远之贼是剿灭还是招抚,其他将官也是分成两派,争论了很久。杨璟站起来道:“诸位,贼不归附于我,必杀之。乡民参与,就坚清壁野,制造无人区,看他欧阳平章还有什么高招而言。吾意已决,传我命令,明日起开始清剿宁远州十里外的土匪?!?br />
        正要散会,突然守卫来报;“将军,普安坊欧善堂先生求见——”

        杨璟曰:“不见——”

        杨柱曰:“六郎,还是见见吧,看看欧老先生怎么说?!?br />
        杨璟曰:“也罢,你与我一道去见见?!庇谑切值芰礁龀隽诵杏?,朝辕门走去。

        守卫将士拦住了二三百号平民,不准他们进入军营,为首的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杨璟已经猜到此人就是当地德高望重的欧善堂了。他示意将士放老先生几人进来,其余人在外面等候:“欧老先生,久仰久仰?!?br />
        欧善堂作揖道:“将军印堂发亮,叱咤风云,英气逼人,可是飞山太公后裔?”

        杨璟道:“正是在下。老先生如此兴师动众,所为何事?”

        欧善堂道:“老朽昔闻飞山公厚德载物,保境护民,威震西南。周边山民竞投诚州,西南之地成方外净土也。今日将军欲屠我宁远之民,何故?”

        杨璟道:“先礼后兵也。我大明乃仁义之师,欧阳平章数次犯我,是为欺我太甚。不明事理者,鼠目寸光,吾争取之不给脸面,屠戮不得已而为之?!?br />
        欧善堂道:“将军双亲可好乎?”

        杨璟道:“承蒙老先生挂念,尚好?!?br />
        欧善堂道:“将军可有妻室乎?”

        杨璟道:“某早年入常德府豫章侯刘兴一之家为婿,内人早亡,遗有二子?!?br />
        欧善堂道:“将军可有兄弟乎?”

        杨璟道:“有,军中五虎乃是?!?br />
        欧善堂道:“既有父母兄弟子嗣,又何出此策欲加害于我宁远之民?”

        杨璟道:“匪即是民,民即是匪,非剿杀不足以安境?!?br />
        欧善堂道:“将军此言差矣。兵以辑乱为功,今峒獠之外皆赤子,被协从耳。岂可杀无辜也?!?br />
        杨璟仍然没有改变屠杀的主意,欧善堂急了:“将军如不收回成命,今老朽当自裁以谢天下?!彼低昃痛有渲幸话讯痰?,准备自刎。

        此刻杨璟眼前浮现出刘兴一临在病榻上临终前的一幕:“璟儿,我视你如己出,爹随吴国公征战无数,未曾枉杀一人。成大事者,需时刻有仁爱之心,有所为,有所不为,方可得天下?!?br />
        杨璟道:“孩儿谨记在心。爹,你就放心去吧?!?br />
        刘兴一道:“所谓天下者,有江山、财富、名利、亲情等。你的天下就是江山,为吴国公打出一片万里江山就是你的大事也”他已经不能说话了,期待的目光却一直离开杨璟的脸。

        杨璟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梗咽得道:“孩儿明白——”他给刘兴一连磕了三个头,刘兴一才安详的闭上了双眼,脸上带着一丝微笑走了。

        杨璟乃悟“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他急忙夺下欧善堂手中的短刀,道:“老先生为民请命,高义之士也。自是命令已下,我也不好私改。这样吧,我给您一面令旗,骑上快马,能走多远就是多远,令旗所之地就是屠戮的界限?!?br />
        “来人——给老先生备马,要最快的!”

        “请受老朽一拜——”欧善堂给杨璟深深鞠了一躬,手执令旗,骑上快马,出了营门,一路狂奔不止。是夜,欧善堂跑出了宁远城一百五十里,马实在跑不动了,才下马将令旗插上,此地刚好是土匪进山的地段。

        欧善堂刚刚插上令旗,还没有来得及喘气,杨璟的大部队就到了,望旗而止。欧善堂沿途跑过的地方,乡民都没有被血洗,就是因为令旗的存在,十几万平民得以存活下来。

        宁远州的老百姓很感激杨璟的仁厚,都与欧阳平章断绝了来往,还自愿给明军当向导。有了老百姓的大力支持,明军进山剿匪,顺风顺水,很快就将欧阳平章的武装击败了,生擒了欧阳平章,宁远之匪乱平息。

        明军大胜回营,在永州休整。欧善堂老先生感于杨璟的威名和忠厚,遂将自己最心爱、最能干、最漂亮的小女欧巧梅许配给了杨璟。

        大英雄大好人杨璟很是高兴,剿匪因为自己的一面令旗救了许多人,还抱得美人归,一举两得。

        此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欧夫人先后为杨璟生了杨通、杨达、杨途、杨避、杨逖五个儿子,均寄养在外公欧善堂家里。

        新婚佳期刚过,杨璟依依不舍,可是朱亮祖在靖江久攻不下,不断催促杨璟尽快带部队支援。

        杨璟率领十万大军从永州出发,前往靖江。一到靖江,朱亮祖拉着杨璟的手道:“兄弟,你总算来了,再不来我就支持不住了?!?br />
        杨璟笑道:“靖江之平章也儿吉尼比如陈友谅,孰更胜一筹?”

        朱祖亮道:“此一时,彼一时,不可同日而语?!?br />
        杨璟道:“参政大人,靖江之地可否察看周围地形?”

        朱亮祖道:“未曾察看,我自知强取耳?!?br />
        杨璟道:“吾知如何破城之法了——”

        朱亮祖道:“快说,兄弟?!?br />
        杨璟道;“三国关云长水淹七军,听说过吧?”

        朱亮祖道:“可是靖江城的水从何而来?”

        杨璟骑和朱亮祖带诸将在靖江城周围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城外。杨璟对诸将说:“彼所恃西濠水耳。决其堤岸,破之必亦?!?br />
        朱亮祖道:“如此残忍之策,亏你想得出?!?br />
        杨璟道:“当年蒙军攻打靖江,是涸而攻之。时值雨季,故反其道行之?!?br />
        朱亮祖不连点头,佩服杨璟。于是朱亮祖派遣指挥使丘广攻到打叚口关,杀光了守卫河堤的元军,尽决濠水,汹涌的江水发怒似的奔向靖江城。杨璟又命明军在城池周围修筑了五道土堤,把江水引向靖江城。

        浸泡在江水中的元军被淹死不少,仍没有放弃抵抗,据城固守。在一片汪洋大海中的敌军长期被水所困,瘟疫、霍乱开始流行起来,战斗力一天天下降。靖江城太大了了,十几条城门,想一下子攻进去难度比较大,最好的办法是用时间来杀死城内的元军。

        城内的水越积越深,都可以划船了。杨璟见状,调集了船只,和城内的元军进行水战。经过近2个月的激烈争夺,明军终于消灭了最后一支元军,活捉了靖江守将也儿吉尼。

        朱亮祖、廖永忠联名上奏,为杨璟请功。明太祖朱元璋龙颜大悦,在功劳簿上给杨璟记了一大功,封杨璟为营阳侯,禄1500石,赐世券(即铁券丹书)。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