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专家:无关 2019-05-31
  •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5-01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科幻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二百一十四 三爷受骗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3d专家预测最准确最新: 二百一十四 三爷受骗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张若聆 书名: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青丝绾君执手流年》最新章节...


        “雪球儿,你这是干什么?回你自个儿窝里睡觉去!”林绾烟被雪球儿盯得瘆得慌,语气轻表情却很严厉地对雪球儿说道。

        雪球儿不高兴地伸出爪子刨了刨盖在林绾烟身上的被子,见她很不耐烦地拉扯,干脆低下头咬住被子的一角,使劲拉扯。

        “你不睡还不让我睡了吗?大晚上的要去哪里?人生地不熟的,这个村子又死过很多人,你可别吓我!”

        林绾烟极其不乐意跟着雪球儿出去,好奇害死猫,可雪球儿若出了什么事,自己也不会好过,谁叫它是自己的通灵护体呢。

        “喵……喵……”雪球儿开始叫唤起来,咧着那嘴,像在笑。

        “别闹!你想把三爷吵醒吗?”

        林绾烟是担心得很,萧禹文的睡眠一向浅,有个风吹草动他都会醒。若真把他吵醒了,那根本就走不了。

        雪球儿一听就住了口,立刻跳到地上,坐着等林绾烟。

        林绾烟叹了一口气,轻轻掀开被子,悄悄地下床穿衣裳,背上瑶琴带上自己的佩剑,准备跟着雪球儿出去瞧瞧。

        临走的时候,她还特意多看了躺在床上睡觉的萧禹文几眼,心里纳闷着这厮当真是累坏了?居然谁的那么沉。

        推门出到房间外,林绾烟四处张望,都没见巡夜的灵异卫,顾不上奇怪就跟着雪球儿爬上了房顶,从张二虎家的后院出去,一路往山林里跑去。

        “雪球儿,你慢点,黑灯瞎火的,你以为我有火眼金睛???”林绾烟没好气地吼了雪球儿一声。

        她的裙摆已经有多处被枝丫挂坏,真不知雪球儿带得都是什么路,净往茂密的地方钻。夜里光线很差,害怕踩到毒蛇什么的,林绾烟只能一直施展着轻功,还背着把瑶琴,体能消耗很快。

        雪球儿好像根本就没听到,只顾自己玩命儿地往前冲,不但没减慢速度,反而跑得更快了。

        “哎呦,我去!”林绾烟无奈至极,只好跟上。

        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半柱香以后,雪球儿停在了一棵大树下,林绾烟气喘吁吁地追到那里,却见雪球儿一跃而上藏到了这棵大树茂密的枝丫里。

        林绾烟屏住气息,也跃上了那棵树,找了个结实的枝干,坐下大喘着气。

        雪球儿则像个巡逻战士一般在树枝上跳来跳去,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最后才跑回林绾烟身边。

        “雪球儿,这是要做什么?跑树上来避难吗?”林绾烟白了雪球儿一眼。

        雪球儿自顾自坐下,扭头不断舔着自己背上的毛发,根本无视林绾烟的抱怨。

        “哎,乖乖,都说猫最爱干净,看来确实是这样?!绷昼貉唐擦似沧?,暗自嘀咕着,默默地闭目养神。她知道雪球儿肯定是带自己到这里来等什么人,因为再往前一点有分叉口。

        不过半盏茶的时间,林绾烟就被一阵越来越近的马蹄声惊醒。

        “人数十个以内,速度十分快!”林绾烟竖耳倾听,在心里判断着。这是从萧禹文那里学来的分辨术,主要是通过马蹄声。

        她睁开眼睛,起身找了个更隐蔽却更有利于观察的位置,朝自己来时的方向看去。

        来人的个数还是超出了林绾烟的预计,一共有十二匹马从树下经过,每匹马上都是一个全身用黑布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看不清样子的人。

        很特别的是,这些人的右肩上都稳稳地站立着一只巨大的鸟。鸟只是林绾烟的第一感觉,速度太快,看不清模样,想了想,她判断那应该是鹰,普通的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体型。

        林绾烟很快就下了树,跟在雪球儿后面远远地跟着那群人。

        只见那些人勒马停在山谷一排茅草屋前,这时,其中一间茅草屋里快速走出两名男子,上前恭敬地迎接他们,又将他们带进最靠里面的一间茅草屋。

        林绾烟和雪球儿依旧躲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看着茅草屋四周不断有来回巡视的男子,林绾烟心里紧张得很。

        长期和灵异卫接触,她已经能从一个人的眼神和举止中分辨其武功的强弱。就像现代那些当过兵和没当过兵的人,那种精气神就截然不同。

        她知道茅草屋里的那些人不好对付,凭一己之力就更玄乎了。

        没一会儿,那群黑衣人就走出来了,后面还跟了四个人,其中一个白衣男子和一个白裙女子引起了林绾烟的注意。

        “慕斯诺?芝卫?他们居然在一起?”林绾烟多看了几眼,心里又吃惊又害怕,连呼吸都更加小心,生怕会被发现。

        更加令林绾烟想不到的是,将那群黑衣人送出来以后,慕斯诺竟搂着芝卫的细腰走了回去。她很确定,和黑衣人一起出来的那两个男子,就是带他们进去的那两个。

        也就是说,慕斯诺和芝卫是早就单独在那屋里了。如今又一起回去了,难道两人是那种关系?不然大半夜的孤男寡女怎么会共处一室?

        林绾烟瘫坐在树上,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慕斯诺既然在这里,那他知不知道萧禹文已经带着人来到张家村?

        如果知道,慕斯诺是不是已经想好怎么对付萧禹文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在张家村的那些人都有危险。

        林绾烟根据茅草屋的数量,大致估计着此处百花宫的人不少于三百,而此次同行的灵异卫有五百人,若先发制人的话,很有可能把他们一锅端了。

        “雪球儿啊雪球儿,你是带我来看芝卫姐姐的,还是想告诉我此处有百花宫的人?”

        林绾烟低声问雪球儿。她知道如果萧禹文在此处和百花宫的人交手,看到芝卫也在其中,估计不会放过芝卫。

        雪球儿没有发出声音,盯着林绾烟看了几眼,便下树往回跑。林绾烟也迅速地跟了上去,只是一路都做了些记号,以便能再次找到那个山谷。

        林绾烟依旧从张二虎家的后院翻墙而入,正准备往自己的房间去,却听见有声响传来,她急忙躲在一捆捆斜靠在墙角的干柴背后,偷瞄着外面的动静。

        “张二虎?深更半夜的不睡觉他想做什么?”

        林绾烟看着那个鬼鬼祟祟推门而出的张二虎,疑惑不已。

        “雪球儿,你跟着他,我回去跟三爷说,等下我在刚刚那个树林入口等你?!绷昼貉痰蜕远阍谧约航疟叩难┣蚨档?。

        雪球儿“喵”了一声很快就跑了出去,林绾烟见雪球儿一溜烟就没影了,赶紧走回自己的房间。

        “三爷!三爷!”林绾烟连续唤了好几声,萧禹文翻了个身皱了皱眉头继续睡,似乎被打扰了很不高兴。

        林绾烟吃惊不已,刚刚她开门的动作那么大,萧禹文没醒来,这样大声地喊他,也不醒,这可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

        “不会是中了什么邪吧?”

        林绾烟嘴里嘀咕着,一时没了主意,走出房间四处寻找值夜的灵异卫,可平时一定会轮流守在萧禹文院子外的二十四灵异,此时也没了踪影,还没走近灵异卫休息的房间,就传来阵阵鼾声。

        “怎么会这样?肯定有问题!”

        林绾烟越想越不对劲,慕斯诺就在那山谷里,张二虎像个没事人般跑了,灵异卫睡得像死猪一样。

        如果张二虎是去给慕斯诺通风报信的,那等慕斯诺的人来了,灵异卫又还没醒过来,那就无异于粘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林绾烟飞快地跑到前院的水井旁,打了满满一桶水,跌跌撞撞地提到自己的房间,拉开盖在萧禹文身上的被子,一瓢一瓢地舀起水泼在他头上。

        “呜……啊……”萧禹文呜咽了几声,下意识地伸手来挡,可并没有醒。

        见状,林绾烟举起大半桶水,用力地朝萧禹文泼了过去。

        这下,他才有点反应,慢慢睁开眼睛,伸手抹去脸上的水,坐了起来,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林绾烟。

        “绾绾,这……是怎么回事?你……”

        “三爷,快点起来,我觉得有问题,外面一个巡夜的灵异卫都没有,全都睡得死死的。而且,我看到张二虎偷偷从后院跑了!”

        林绾烟丢下水桶,将萧禹文拉了起来。

        “什么?”萧禹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吓得不轻。

        这回可是栽得深,不说这次带来的五百名灵异卫都是灵夜宫的翘楚,连自己也被算计了,竟然睡得用水泼才醒过来。

        顾不上多说什么,萧禹文捡起地上的桶,跟着林绾烟来到水井边打水。起先萧禹文一桶一桶地从井里打水,装满两桶,便提去将灵异卫泼醒,林绾烟则继续打水。

        随着醒过来的灵异卫越来越多,打水的事就不用他们两人做了。大家都顾不上换下已经打湿的衣裳,一个个在张二虎家门口站成了好几排。

        “请主子责罚!”灵异卫纷纷低下头向从里面走出来的萧禹文请罪。

        “我也大意了,不怨你们。若不是夫人,今夜我等都要命丧于此。这是百花宫设的一个局,我们快做准备,相信很快他们就要杀来了!”

        萧禹文唏嘘不已,到底这么一大群人因为什么才导致沉睡,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只是觉得一进张家村就有些说不出的诡异感。

        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被那个张二虎给骗了,还骗得那么惨,也不知道杨承阅那些人怎么样了。如果张二虎是百花宫的人,那剩下的那些所谓的村民,肯定也都不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