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华社评论员:深刻认识主要矛盾的历史性变化 2019-04-19
  • 人民日报评论员:弘扬“上海精神” 破解时代难题 2019-04-19
  • 天津河北区:数字社区管理系统 2019-04-15
  • 小李子去见新女友家长 “准岳父”身份原来这么牛! 2019-04-15
  • 贸易战不会让中美两国经济崩溃,只会让中美国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贸易战让市场全开放理论失败。这才是根本。 2019-04-12
  • 安徽省属企业党建网--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10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10
  • 梅贻琦西南联大日记:午前有警报,我看书晒太阳 2019-04-10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9-04-05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4-05
  • AI识别图像技术相关新闻 2019-04-01
  • 冬季心脑血管患者不遵医嘱用药危害大 2019-04-01
  • 让安心手环更“智慧” 2019-03-29
  • 天津170万亩夏粮收购展开 优质小麦收购价每公斤2.32元 2019-03-28
  •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03-28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涅槃2008 > 418【年度经济人物】

    涅槃2008

    福彩3d好运彩: 418【年度经济人物】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小伈 书名:涅槃2008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涅槃2008》最新章节...


        “气垫门”事件,说的是去年耐克在华夏出售的zoom2011篮球鞋,前脚掌比美国的同款型号缺少气垫,但官网在宣传时,都说有气垫。

        华夏消费者花高价买回去后发现货不对板,找上门讨要说法,耐克官方强势回应是宣传失误,愿意给予消费者全额退款,以及购买第二双鞋子75折的补偿,其他的根本不提,视华夏的三包政策,消费者权益法等为无物。

        去年“气垫门”事件刚刚出来时,维权的华夏消费者只有300多人,都是普通的个人买家,细胳膊根本拧不过耐克这条粗大腿。

        这次轮到京城体校出面了。

        这是一条超粗的胳膊,他们拿出去年集体购买300双zoom2011款球鞋的单据,趁着耐克现在焦头烂额,隔了一年半的时间提出诉讼。

        看到体校第一个跳出来,媒体全都乐了。

        “大哥,三包法也没你这么弄的,国家规定确实对运动鞋三包,但?;な奔渥疃嗍?20天,你这都500天了,鞋底都快穿破,还拿出来说事儿,真是……”

        好多业内人士想笑,碰瓷也没见这么碰的。

        但京城体校不这么认为,他们还在自己的官网发起呼吁,在蹭热度打广告的同时,竟然组织起一批差不多遭遇的消费者,集体控告耐克!

        耐克大中华区总部差点崩溃了。

        那些昨天才刚刚报道了田管新闻发布会的中外记者还在京城,立刻调转车头,直奔京城体校。

        签名书,app,网页登记,千人qq群,万人血书,新闻稿,律所,京城工商,315消费者协会,一个庞大的,整体的,有组织有纪律的原告团,出现在中外记者面前。

        很显然,早就有人组织好这一切,就等着今天的爆发。

        京城体校背景深厚,耐克根本无法撼动,所以那一套耍赖不理的做法行不通了。

        美国正在夜里休息,华夏这边是白天,京城体校浩浩荡荡闹出一场大新闻,律师函发到耐克大中华区总部了,索赔三倍赔偿。

        同时,京城工商部门以飞快的速度,裁定耐克公司侵犯华夏消费者的权益,对耐克开出488万元的巨额罚单。

        买鞋子的三倍赔偿能值几个钱?

        488万也才70万美元。

        这些对耐克来说,几乎是毛毛雨。

        但钱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耐克摊上大事。

        夜里,“3294人联合起诉耐克”,“华夏开巨额罚单”这两条新闻又传回美国耐克总部。

        当华夏人进入梦乡时,地球另一边的纽交所再次开市,耐克公司股价受到影响,继续下挫,全天再次下跌2.8%。

        纽交所收市后,纽约进入黑夜,亚洲东方再次苏醒。

        京城体?;乖谀痔?,媒体也在追踪报道,但至少没有出现新问题。

        就在耐克松了一口气时,换成另外一个地方失火。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永安,发布2012年权威的审计报告,披露了一家耐克分包商位于樾南工厂的工人们直接暴露在含高度致癌物质的空气中,而且工人每周工作6天,月薪60美元,平均每小时25美分。

        这种966的工作强度,只有黑心资本家才干的出来,樾南工人实在是太可怜了。

        耐克当然立刻否认报道不实,可半天时间不到,耐克自己的樾南工厂被联合工会要求停工,提出要和资方谈判。

        耐克总部都懵了。

        什么时候樾南出现了一个联合工会?

        不是,工会这玩意儿不是资本注意国家才有的吗?樾南那个穷国家,工人懂什么叫工会吗?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有人组织工人们罢工,故意闹事。

        耐克樾南方面需要调查,可亚太区的高管也是接替威廉新上任不久的,需要时间。

        这一调查不打紧,樾南工厂爆出更多问题,如同拔萝卜带泥巴,一查就是一大串,三天都查不完。

        纽交所的耐克股价第三天还在下跌,三天累积跌幅达到14%。

        幸运的是,第四天股价终于止跌了,还有小幅回升,一大批散户开始抄底。

        第五天,耐克总部宣布,制定了一个行动计划来处理永安会计师事务所的报告问题。

        刚刚处理完樾南工厂的?;?,到了第七天,华夏这边又出事了。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耐克高管“深喉”,向媒体出示了一份厚达45页的报告,详细讲述了2004-2011年期间“耐克血汗工厂”的真实故事,吐露出他亲身经历,并且参与运营的细节。

        得了,耐克刚刚压下樾南的工会,又匆忙来到华夏灭火。

        本来他们不愿意来华夏解释,毕竟华夏的舆论从来就不在他们那边,解释了也是白解释。

        可他们不得不来,因为这次的“血汗工厂”新闻也传到了非洲国家,耐克在欧洲和非洲的几家工厂也涉嫌侵占工人利益,非洲工人兄弟也是因特耐雄奈尔的同伴,要学习亚洲工厂对抗资本家的经验。

        这一把火,可谓是到处燃烧,从东南亚烧到美洲,从美洲烧到非洲。

        工会是资本社会最头疼的群体,他们掌握了工人,力量非常大,大到甚至可以逼着资方下跪求饶的地步。

        耐克想办法平息非洲和欧洲工厂的舆论,又用了一周时间。

        而华夏这边的“耐克血汗工厂”只能任其发酵,因为他们根本就堵不住,人家说的是事实,80%的利润被耐克拿走,20%分给那些跪舔耐克的配套工厂,这就是残酷的资本市场,华夏的媒体一窝蜂在批判耐克。

        2012年的圣诞节前夕,耐克真的饱受折磨。

        股价跌跌涨涨,整体趋势下降,少有的几次反弹,都是为了逃顶而人为制造的,套牢了一批又一批抄底的小散户。

        从奥运会结束,一直到圣诞节,耐克股价累积下跌超过30%,两百多亿美金的市值就这么蒸发掉了。

        刚过圣诞节,时间来到2013年的新年。

        2012的耐克年报提交出一份糟糕的答卷,他们已经麻木了。

        新上任的ceo不知道出于怎么考虑,关闭了南非所有的耐克门店。

        这项决议原本是打算削减开支,是企业的正常经营行为。

        可是,这竟然被媒体解读成为种族奇视!

        还能这样的???

        耐克都差点崩溃了。

        南非的店不赚钱,他们关闭,这也能和种族奇视扯上关系?这要不是有人在恶意带节奏,他们宁可把logo变成x。

        等会儿?

        x?

        很多人都在猜测,在耐克深陷舆论囹圄时,最大的获益者应该就是这个x-sports,因为华夏是耐克负面新闻的重灾区。

        可惜,耐克没证据。

        而且阿迪达斯,安德玛,新百伦等老对手更有嫌疑,大家都想把耐克弄死。

        流年不利,耐克最近的负面消息没完没了,似乎全世界都在痛打落水狗。

        有人失意,自然有人得意。

        比如杨磊,他就是相当得意者。

        2013年的元旦过去半个月,杨磊飞到京城,准备过几天参加央视“2012华夏经济年度人物”的电视节目录制,他获奖了。

        临近期末考试,徐诗薇很忙,杨磊叫她出来吃饭,她干脆约在北大的燕园餐厅见面。

        雪,又是大雪。

        想起第一次在北大见面,杨磊拖着一个行李箱,冻的像一只雪地里的小草鸡,徐诗薇就觉得好笑。

        可这只小草鸡一点记性都没有,明明下大雪,他还是穿的那么少就飞过来,冻得瑟瑟发抖,非要抱着她的身体取暖。

        “你是故意穿这么少的吧?”

        徐诗薇在燕园餐厅门口接到杨磊,被他张开大风衣抱住,将小脸缩进杨磊的怀里,担心被路过的学生和服务员看见,还挺不好意思的。

        杨磊哆嗦着说:“京城这一点我真不喜欢,大冬天的走到外面冷,进了屋里暖气太热,脱来脱去太麻烦,还容易感冒,一入冬我就不想来京城?!?br />
        两人来到开着暖气的包房,杨磊这才舒服点。

        坐下后,喝了杯热茶,杨磊将电脑拿出来打开,点开电子记账本问:“这几个月,耐克市值下跌30%,差不多跌了200多亿美元,你从中赚了多少?”

        徐诗薇道:“我们按照波段做空,分批次引爆负面新闻,算下来账面大约盈利22亿美元,但60%要支付给那些国外的合作伙伴,最终落到我们自己手里的不足10亿美元,一半还要分给帮助我的人?!?br />
        可以呀,一场只持续了三个月的风波就可以赚到5亿美元,杨磊只能感叹金融赚钱的速度真快,他要卖一年才赚回来5亿美元。

        徐诗薇道:“以前港股我还能亲自动手,李影姐教我很多招。但美股就不行了,她原来在华尔街的朋友虽然很有实力,但一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手,开口就要60%,我还不能不给?!?br />
        “他们值60%吗?”

        “还行,毕竟要动用的海外关系网络很多,他们收钱就办事,省心安逸,就算贵点也能接受?!?br />
        徐诗薇说完,抿嘴笑道:“但我已经摸清楚他们的渠道和方式了,下一次,我就可以亲自筹划动手,节省一大笔钱?!?br />
        杨磊靠在椅背,摸索旋转着茶杯:“和这些世界级的竞争对手pk,就是拼金钱?!?br />
        “可不就是?!?br />
        徐诗薇若有所思,这次赚5亿美金,但花费了17亿,她撑的起这么长时间的拉锯战吗?

        两人又聊了聊后续安排。

        股价下跌并不能给耐克造成致命伤害,就像威廉说的那样,耐克的生产和经营并没有出现大问题。

        那就只能打持久战呀。

        打就打咯。

        两人马上大四毕业,杨磊反正没心思继续读书,他最多继续挂在复旦大学,混个两年拿硕士文凭。

        徐诗薇打算继续攻读国际经济与贸易学的硕博连读,以她的智商估计两年就能写出博士论文了,反正她能力强,可以一边读书,一边帮杨磊运营。

        徐诗薇问:“央视这次叫你录节目,是确定颁奖,还是让你陪跑?”

        杨磊道:“大概率是陪跑吧,我才22岁,哪有这么年轻的华夏年度经济人物?我自己都不信?!?br />
        徐诗薇道:“你还是先预先准备一下获奖感言,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我相信他们肯定会小小地为难一下你,也不能说是刁难,谁叫你是最年轻的得奖者呢?马化疼也是在33岁时获得的这个奖,当年好几个人给他难堪呢?!?br />
        “小马哥也是不容易啊,2004年获奖时,腾讯还是个小不点,那时候谁能想到他能做到现在的规模?”

        杨磊挺感慨的,他准备参加这个央视颁奖之前,查过往届资料,无意中见到小马哥当年获奖的视频。

        小马哥那张仍然有些青涩的面庞,看起来不像商人的程序员形象,说话还很腼腆,接地气,平和低调,小马哥当年就是最最年轻的后辈,被前辈大佬们看不起,也很正常。

        但八年过去,小马哥将以前那些看不起他的大佬们,一个个脸都要打肿了,当年颁奖时的评委,嘉宾,没有一个干得比他好。

        徐诗薇教了杨磊一套说辞,为了维持优秀企业家形象,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都是有讲究的。

        到了1月18日晚上,央视要录制节目了。

        杨磊带着抽空过来陪同的徐诗薇,还有两个提着多套服装的工作室员工,四人提前两个小时开车来到央视办公地。

        负责接待的小赵是央视财经频道的工作人员,殷勤在前面带路。

        他介绍着:“今天我们在一号大厅录制,那里是录制春晚现场的大厅,规格升级了?!?br />
        杨磊好奇:“规格升级?”

        “嗯,导演组临时通知,当然,和你们获奖人无关,是颁奖嘉宾升级了?!?br />
        “不会来了大领导吧?”

        “就是?!?br />
        小赵说话时推开一个休息间,示意大家进去,拿着步话机说道:“嘉宾组杨磊已经到场,后勤组可以过来了,在十七号休息间?!?br />
        杨磊看看四周,大约不到三十平米的休息间,沙发,茶几,电视,饮水机,衣帽柜,化妆台,桌上还摆着水果和瓶装矿泉水,小冰箱里还有其余酒水。

        徐诗薇帮他将衣服挂上,又打开行李箱,拿出便携式小熨斗机器,帮杨磊处理身上西装的小褶子,力争让他保持最帅气的形象出席。

        很快,副导演带着一组人过来,一进门就热情地握手:“欢迎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