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华社评论员:深刻认识主要矛盾的历史性变化 2019-04-19
  • 人民日报评论员:弘扬“上海精神” 破解时代难题 2019-04-19
  • 天津河北区:数字社区管理系统 2019-04-15
  • 小李子去见新女友家长 “准岳父”身份原来这么牛! 2019-04-15
  • 贸易战不会让中美两国经济崩溃,只会让中美国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贸易战让市场全开放理论失败。这才是根本。 2019-04-12
  • 安徽省属企业党建网--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10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10
  • 梅贻琦西南联大日记:午前有警报,我看书晒太阳 2019-04-10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9-04-05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4-05
  • AI识别图像技术相关新闻 2019-04-01
  • 冬季心脑血管患者不遵医嘱用药危害大 2019-04-01
  • 让安心手环更“智慧” 2019-03-29
  • 天津170万亩夏粮收购展开 优质小麦收购价每公斤2.32元 2019-03-28
  •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03-28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历史军事 > 立新宋 > 第六十五章 等着吧

    立新宋

    好运彩-彩票分析: 第六十五章 等着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过敏园 书名:立新宋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立新宋》最新章节...


        “我大哥那样,你想想,我爹又怎么能放心把家业交给他呢?”

        “你的意思是说……!”李远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爹想让你帮着你大哥?可,这跟你嫁人有什么联系?你嫁给我,我一样能帮着他??!”李远的眉头顿时就紧皱了起来。

        “你小点声!”

        左右看了看,?;劢幼潘档溃骸澳悄芤谎??嫁出去的女儿终究是别人家的,有了孩子之后,连心都会转到夫家了!我,我也理解我爹的想法?!?br />
        “这不可能,我就不信了,你爹就让你一辈子不嫁人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他去!”

        说着,李远直接就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向竹林外走去。

        “哎,你等等,等等!”看到李远直接就走,?;哿φ玖似鹄?。

        “不成,这样不成!”没走几步,李远突然停住了步子。

        “对啊,你先听我说嘛!”看到李远停下了,?;哿Ω斯?。

        “我这样去找他,岂不是给他一个不好的印象?不成,我得从大门过去!”

        自言自语了几句,李远又转过身来,对?;鬯档溃骸澳阆热サ茸?,我这就去大门口,怎么也得正式一点才成!”

        说完,他不再犹豫,直接转身按着原路返回,身影一转就消失在了竹林里。

        “哎呀!你别走!”看着李远消失的背影,?;奂钡猛磐抛?。

        “娘子,娘子,他,他怎么走了?”

        看到李远突然走了,悦儿连忙拉着小香儿也走了过来。

        “他要去找我爹!走,咱们也快回去!”

        说着话,她的脚步却是不停,领着俩小丫头,很快也出了竹林。

        另一边,翻出了院墙,李远却是不忙着去敲门。先摘了摘身上的叶子,又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好好整理了一番,他这才过去嘭嘭的敲了起来。

        大门打开,门房那熟悉的面孔又出现了。

        “哈,原来是李郎君啊,有事?”

        “我找你家官人,劳烦你快去禀报!”李远却是一副严肃面容,认真的说道。

        “哦,你等着,我这就去!”看李远似乎有什么大事,门房也不敢怠慢,连忙转身就去了院里。

        很快,大门打开,李远就到了府中。

        不过,这次郑信却没在客厅。后院的一个小湖泊边,由门房领着,李远很快找到了他。

        “找我有事?”

        回头看了眼李远,转过脸,郑信就又专心的盯着了手中的鱼竿。

        “叔父,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今天来,是想提亲的!”都不带打磕的,李远直接说道。

        话声刚落,哗啦一声,郑信的手一抖,鱼竿直接掉到了湖里。

        猛地转过头,看着李远,一脸的难以置信。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向你提亲,我要娶你的女儿!”直视着郑信的目光,李远一字一顿的道。

        看着李远,郑信的目光几经变换。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李远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的过来提亲。

        “你胡说什么呢?”

        “叔父!”

        呼了一口气,李远接着说道:“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我刚来县城的时候,去孙方家铺子吃饭,令爱的马车正好停在门口,借着风,我是第一次看到了她。也不瞒您,当时我就决心要娶她了,我……”

        “为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还没等李远继续说,郑信却是立刻打断了。

        “是想着我以后能帮你?还是,你看我儿残废,想打我家产的主意?”说着说着,他的语气已经极为严厉。

        死死盯着李远的眼睛,希望能看出什么来??上?,那目光中依旧是平淡。

        “不是,你知道我的,我怎么可能为了这些!你的家产在我眼中,又算的了什么???”摇了摇头,李远没有辩解,仍是认真的道。

        “哼!”郑信却只冷哼了一声。

        “这些你不用对我讲,没用!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也不是为了我的家财,那我也不能答应?!敝P爬渥耪帕?,不容置疑的说道。

        “为什么?!”

        饶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李远心里还是不禁一阵气闷。

        “很简单,我需要她帮她哥哥撑起这个家业!我儿子的情况你知道,没了腿,今后我死了,他怎么办?!???”说着,郑信的情绪却是突然激动起来。

        “你不想想,这是什么世道?乱世??!不小心会没命的??!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孤苦无依的,只有我女儿在,她在家才能帮着。她那么聪明,连我都听她的,一定可以帮好他哥哥的。我不可能让她嫁人的!不可能!”自言自语着,这会,郑信的眼眶中已经是泛起了泪。

        他自己的女儿,他又怎么可能不心疼?可那又怎样,为了这个家,他没有选择。

        “你这是什么说法?她嫁给我,我也能帮着你儿子??!她只是个姑娘啊,为什么一定要她承担这样的担子?”李远的怒火几乎顶到了脑门上。

        他还是很难理解郑信的做法。这是一个父亲做的出来的吗?铁石心肠也不过如此吧!

        “就你?”看了一眼李远,郑信有些不屑。

        “我怎么了?”

        “你知道吗?”郑信突然瞪大了眼睛。

        “我这家产就是从我岳父那来的,我就是娶了他的女儿,然后才夺了他儿子的家产!这样,你总明白了吧!”郑信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

        “呵,女儿一旦嫁了人,那就是人家的了!就算你不为我的家财,可她嫁了你,遇到了麻烦,她先想的一定是你,而不是他哥哥!所以,不可能的……”

        “你,你个老顽固!她是你女儿啊,你就想她孤独终老?”李远忍不住骂道。

        郑信却是不答话,转过去擦了擦眼眶,再转回来,已经恢复了平静。

        “随你怎么说吧!不过,你若是真想娶她,也不是不可能!”

        “我该怎么办?”李远燃起了希望,向前两步,连忙问道。

        “入赘到我家,这样我才答应!”

        “你在玩我?这是不可能的!”李远一脸的愤怒。

        这根本不是一条路。后世还有可能,可在这年月,入赘就等于卖身为奴,基本是在自己脖子上栓了一条链子,他怎么可能答应!

        “那就只有第二条路了,你要等到我孙子长大成人!”

        “你孙子多大?”

        “三岁!”

        “你……!”捂着胸口,李远感觉自己快要被气出心脏病了。

        李远的劝说最终还是没有结果,郑信根本不听他的说法,固执的让人发狂。

        到最后,他更是干脆不再说话,任凭李远说的口干舌燥,仍是不为所动。

        李远还是走了,一步一挪的离开了湖边。

        还没走几步,一抬头,就看到了面前的?;?。这一次,她没戴面巾。算起来,这还是李远第一次看到她的正脸。跟当初一样,还是那么清丽,让他心跳加速。只是,她脸上的愁云却是让人心疼。

        看着李远,?;垡桓庇杂种沟哪Q?。

        “慧儿,你回去!”

        身后,很快传来了郑信的呵斥声。

        李远猛地转过身去。

        “郑信!”

        遥指着对面,李远喊道:“你等着吧,最多两年,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说完,他又转过来,认真的看了一眼?;?,大步的向门口走去。

        ……

        失魂落魄的走着,李远心里气闷的难受,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由更加的烦闷。

        “啊~!”

        一声愤怒的大吼,整条街顿时都安静了下来??醋欧枳右话憷钤?,响起几句骂声之后,街面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低着脑袋,沿着走了无数次的路线,李远一路晃晃悠悠的前行着。撞开挡路的路人,忽视了跟他打招呼的城门兵,李远就那么一直走出了城。

        嗒!

        一声清响之后,李远感觉自己胳膊上落了什么。

        下雨了么?

        抬起头,看着阴沉的天空,他有些无奈。

        “也对,我这心情倒是跟下雨天很配?!?br />
        嗒!

        又是一声,这次落到了脑门上。

        伸出手,抹了一把,却不是水滴的感觉。

        摊开手一看,是一滩银白色的东西。再仰起头,一群大鸟正翱翔而过。

        “唉~,看来,我的情况还不到下雨的程度啊?!?br />
        苦笑着摇了摇头,李远的双眼终于恢复了光亮,再次看向前方。

        “啊~!”

        伴随着喊声,李远抬起腿就飞奔起来,穿过树林,越过山丘,一路向家的方向而去。

        ……

        李远疯了!

        起码,在训练场上,当队员们听到他们接下来的训练科目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回忆中)

        那天,李远从县城回到村里之后,很多人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那个憋闷又焦躁的样子,怕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果然,他之后的举动更印证了众人的猜测。

        很快,平常的训练就停了,李远居然领着他们上了山,要去打猎!说是山上的野猪祸害粮食,他们要为民除害。

        好吧,虽然这会地里的粮食早收完了,但也算个正当理由。

        不训就不训吧!打猎好啊,又不累,又有趣,队员们自然是欢欣鼓舞。不过,在内心深处,对于李远这突然的好心,他们却多少有些不安。

        这年月的打猎不比后世,打的好了是捕猎,打的不好那可就是被捕猎了。

        大早上的,李远他们就到了离村子不远的山林边。

        按着原本的队形,所有人站的整整齐齐?;肷戆笞抛罴嵊驳哪景孱?,提着梭枪,拿着粗麻线编成的大网,这,就是他们的所有装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