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5-01
  • “翼起领跑5G” 浙江电信国内首开大型活动5G全景直播 2019-04-30
  • 新华社评论员:深刻认识主要矛盾的历史性变化 2019-04-19
  • 人民日报评论员:弘扬“上海精神” 破解时代难题 2019-04-19
  • 天津河北区:数字社区管理系统 2019-04-15
  • 小李子去见新女友家长 “准岳父”身份原来这么牛! 2019-04-15
  • 贸易战不会让中美两国经济崩溃,只会让中美国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贸易战让市场全开放理论失败。这才是根本。 2019-04-12
  • 安徽省属企业党建网--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10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药田种良缘 > 248 晓瑜自杀 逼婚(一更)

    药田种良缘

    竞彩预测必赢彩票分析: 248 晓瑜自杀 逼婚(一更)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叶染衣 书名:药田种良缘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药田种良缘》最新章节...


        庄敏太后很快就让之前把杜晓瑜接入宫的吴胜再把杜晓瑜给送回去。

        出宫的路上,见杜晓瑜哭得双眼红肿,吴胜心中不忍,劝道:“杜姑娘,一直以来楚王殿下都是这样的性子,您别往心里去?!?br />
        杜晓瑜听着,眼圈又红了,“他既不想娶我,当初还答应了皇上,今儿个当着皇上和太后的面又想悔婚,一旦真的收回成命,我这辈子的名节就毁了,他这不是欺负人吗?”

        吴胜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忙道:“姑娘可千万不能这么想,皇上之前就说了,天子之言,绝非儿戏,姑娘是楚王殿下的未婚妻,将来的楚王妃,这在京城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儿,怎么可能轻易收回成命呢?楚王殿下那是跟姑娘开玩笑呢!”

        杜晓瑜还是哭,“就算如此,他方才在慈宁宫说的话也太过分了,呜呜呜”

        吴胜叹口气,活阎王这次是真过分,当着人家姑娘的面直接说只图个新鲜,如今没了新鲜劲儿,就连圣旨赐婚都不想搭理了,还想抗旨。

        “姑娘,楚王殿下只是心直口快,事实上”

        “事实上如何?”

        “事实上,殿下他口是心非,他越欺负姑娘,就说明越在意姑娘,您想啊,殿下这样的身份,他怎么可能低下头来说软话,自然有什么心意,都表现在行动上了,只不过,殿下天生就不是懂得温柔的人,所以咳那个说话可能粗暴了一些,不过没关系,这正说明殿下心里有姑娘呢!”

        杜晓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还越欺负就代表越在乎,小学生谈恋爱吗?吴胜这张嘴巴她是服气的。

        “真的吗?”杜晓瑜故作天真地问。

        吴胜见她有几分信了,心中大松口气,忙不迭点头,“当然了,楚王殿下表面看起来性子寡淡喜怒无常,事实上,骨子可重情义啦!”

        吴胜还在滔滔不绝地为傅凉枭说好话,坐在软轿上的杜晓瑜暗地里直翻白眼。

        吴胜一边说,一边暗暗给自己捏把汗,想着杜姑娘要是还不信,他就真编不下去了。

        好在杜晓瑜听了他那番话以后没再继续哭,也没怎么闹,一路上安安静静,直到出了皇城门下了软轿。

        吴胜亲自给杜晓瑜打开车帘,她娇小的身子麻利地钻了进去。

        马车启程以后,杜晓瑜赶忙把泪珠儿给抹了,借着马车里矮几的反光面照出自己的模样来。

        果然哭得好似雨打秋棠叶,娇女垂泪,好不可怜。

        想到刚才在慈宁宫发生的一切,杜晓瑜直扶额。

        那个混蛋事先什么也没跟她说,直接就开演,当时的确弄了她个措手不及。

        好在她临场反应快,否则今儿这出戏可就没得唱了。

        不过闹了这么一出以退为进,她和傅凉枭的婚事应该板上钉钉了吧?

        正这么想着,马车一个急刹突然停了下来。

        杜晓瑜不妨,脑袋磕在板壁上,疼得皱皱眉,朝外头问:“发生什么事儿了?”

        吴胜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楚王殿下拦住了马车?!?br />
        “楚王殿下?”杜晓瑜揉着后脑勺的包,那混蛋不回自个府上去,跑来拦她的马车做什么?

        还不等吴胜答话,外面的傅凉枭就冷声道:“杜晓瑜你下来!”

        吴胜急出了汗,“殿下,您这是要做什么呀?”

        傅凉枭瞅他一眼,“本王的事,与你何干?”

        吴胜战战兢兢,“可奴才奉了命要送杜姑娘回府的?!?br />
        傅凉枭眸光越发阴鸷,直接大步上前来。

        吴胜怕他伤着杜晓瑜,忙伸手挡着。

        傅凉枭一把拽住吴胜的胳膊将他往旁边的雪地里一扔。

        吴胜磕着碰着那都是小事,就怕这活祖宗再惹出什么麻烦,急急忙忙爬起来拍掉身上的雪站好,就见到傅凉枭已经上了马车。

        还没等他开口阻止,里面便传来傅凉枭沉怒的声音。

        “本王问你,当初是不是凭着药材和一张方子以为立了功就威胁我父皇,让本王娶了你?”

        “民女,民女不敢?!?br />
        杜晓瑜的声音听起来是在瑟瑟发抖。

        事实上,的确是在发抖,只不过不是瑟瑟发抖,而是颤栗。

        一边要装成可怜无辜的小白花,一边要应付这混蛋毫无节制地索吻和上下不安分的大掌,心真累!

        “不敢?”傅凉枭捏着她的下巴,那眼神儿,分明温柔得能滴出水来,语气却冷若冰霜,“若不是你用那件事做威胁,杜家凭什么能让女儿嫁入皇室?”

        “殿下”杜晓瑜啜泣两声,“民女真的没有?!?br />
        “呵——”

        傅凉枭一声嘲讽地冷呵之后,吴胜听到了马车里传来“啪”地一声巴掌响,他魂儿都快吓没了,一下子跪在地上,“王爷,王爷手下留情??!”

        杜姑娘可是救治江北瘟疫的大功臣,目前就算是皇上也得给三分薄面。

        这活祖宗说打就打,一会儿真打出事来可咋办哟!

        马车里,杜晓瑜看着自己打了自己手背一巴掌的傅凉枭,实在无语,但还是很配合地哭出了声儿。

        外面吴胜直接吓坏了,不停地对着帘幕紧闭的马车磕头,“王爷,杜姑娘救治瘟疫有功,不能打??!”

        “滚!”傅凉枭不耐烦地厉喝一声。

        吴胜哪敢滚,仍旧脑门点地给活阎王磕头,盼着他还能有点儿人性,别把事情做绝了。

        不多时,傅凉枭挑开帘子下了马车。

        吴胜悄悄抬起一只眼角,瞥见活祖宗眉眼之间充斥着层层暴戾之气,瘆人至极。

        吴胜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等活祖宗走远,他才慢慢爬起来,挪到马车边,对着里面轻唤一声,“杜姑娘?”

        车厢里没反应。

        吴胜心脏揪紧,又喊了一声,“杜姑娘?”

        里面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吴胜大骇,不管不顾地挑开帘子,就见杜晓瑜形容狼狈,头发散乱遮住了大半边面颊,手指捏着一支玉簪的尖端,正在比划手腕。

        吴胜险些眼前一黑吓晕过去。

        “杜姑娘,您这是要做什么呀?”吴胜急急忙忙进了马车,一把夺过杜晓瑜手里的簪子,哭道。

        杜晓瑜双目空洞,呆滞无神,声音细弱蚊蝇,一开口,热泪珠子就往下掉,“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羞辱,没脸活下去了,吴公公,你就大发善心,让我自行做个了断吧!”

        说着,伸手要去抢吴胜手里的簪子。

        吴胜赶紧把簪子收起来,轻声抚慰道:“不会的,楚王殿下只是性子有些犯混,只要皇上强压着,他不敢不娶您?!?br />
        “可他说我乘人之危,用江北数万百姓的性命做威胁,皇上才会突然下旨赐婚的,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越说越委屈,那小脸儿哭得,吴胜一个太监看了都心疼,忍不住又出言安慰。

        杜晓瑜一直缩在角落,卷翘的眼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可怜又无助。

        吴胜道:“奴才还是先把姑娘送回去吧,至于楚王殿下方才说的那些话,奴才定会如实禀报给皇上的?!?br />
        杜晓瑜这才微微动容,抬眼看他,“禀报给皇上有用吗?”

        “有用,肯定有用,皇上一旦听闻,势必会亲自出面为姑娘做主?!钡蔽裰?,是先把马车里的小祖宗给哄乖了,否则要是还想不开闹自杀,他这个当奴才的回去可怎么交差呀!

        杜晓瑜抹了把脸,还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吴胜把簪子还给她,“姑娘自己整理一下仪容吧,免得回了杜家让长辈们担心?!?br />
        杜晓瑜伸手接过簪子,自己对着矮几的反光面整理了一下。

        虽然不可能恢复出门前的妆容,不过看起来比之前的狼狈正常了不少。

        吴胜稍稍放了心,继续驾车,载着杜晓瑜回了杜家。

        因为时辰尚早,杜家这边没想到杜晓瑜会提前回来,所以没有人出去迎接,没惊动多少人,她直接回了海棠居。

        静娘见她双眼有哭过的痕迹,问了几句,杜晓瑜悄悄跟她解释了一番。

        静娘反应过来,没敢再多嘴,马上给杜晓瑜重新梳妆。

        等杜晓瑜提前回来的消息传到德荣堂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见了老太太以后只说自己因为身子不适先行告退。

        老太太问:“皇上和太后娘娘没说什么吧?”

        “没说?!倍畔ひ⊥?。

        “那就好?!崩咸煽谄?,在家吃团圆饭也挺好,免得五丫头一个人入了宫,一大家子人跟着提心吊胆。

        ——

        吴胜回宫以后,把楚王的“恶劣行径”禀报了弘顺帝,想到杜晓瑜险些自杀的情景,至今还止不住地后怕,“皇上,杜姑娘到底在江北瘟疫一事上立了功,又是未出阁的女儿,楚王殿下说打就打,那姑娘能受得了吗?哭哭啼啼地闹自杀呢!”

        “混账!”

        弘顺帝怒不可遏,这才眨眼的工夫不见,那个逆子又给他惹事!

        杜晓瑜献药有功,江北百姓都知道,要是这么个大功臣被皇子羞辱自杀,传出去皇家脸面还要不要了?他这张老脸还有没有地儿放?

        “那皇上您看”

        弘顺帝冷沉着脸,“宣楚王入宫!”

        吴胜马上下去。

        大约一炷香的工夫以后,傅凉枭被传来了养心殿。

        “儿臣给父皇请安?!?br />
        傅凉枭敷衍地行礼。

        弘顺帝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请安?你只差没把朕给气死了!”

        傅凉枭挑眉,“这是又出什么事了?”

        弘顺帝手指挖着他,“朕且问你,之前吴胜送杜晓瑜回家的时候,你在半路上都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弘顺帝没让坐,傅凉枭却站不住了,自己找个舒适的位置坐下,整个人懒得跟没骨头似的,“儿臣就是觉得这女人太心机,竟然敢以江北数万百姓的性命作为要挟,让父皇赐婚,她这胆儿也太肥了吧?”

        “你胡说八道!”弘顺帝气得不行,“谁告诉你她威胁朕了,一个小女人而已,她吃熊心豹子胆了敢威胁朕?”

        别说杜家并没有以方子和草药作威胁,就算真有,他也绝对不会承认。

        堂堂皇帝被一个小女人牵着鼻子走,这事儿传出去还了得?

        傅凉枭剑眉微挑,“那这么说,赐婚全都是父皇的主意?”

        “你说呢?”弘顺帝冷沉沉地盯着傅凉枭。

        “那儿臣怎么听说,是杜晓瑜威胁父皇”

        “你听谁说的?”弘顺帝重重拍桌。

        傅凉枭但笑不语。

        弘顺帝怒道:“往后谁要敢再说这种混账话,朕诛他九族!”

        傅凉枭懒得听,站起身来要走。

        “站??!”弘顺帝气得嘴角肌肉直抽搐,“不用等初六了,朕随后就让礼部给你弄两只金雁,你马上去杜家纳采,把人姑娘给哄乖了,否则她要是自杀,朕便唯你是问!”

        傅凉枭不乐意,“今日可是年三十,晚上还有除夕宴呢!”

        “年三十怎么了?”弘顺帝鼻孔冒烟,“你年三十动手打人你还有理了是吧?还有,晚上的除夕宴,你少来给老子添堵,滚一边儿去!”

        傅凉枭爱答不理地出了养心殿。

        见弘顺帝气得脸都绿了,吴胜赶紧给他倒杯茶顺顺气。

        弘顺帝余怒未消,吩咐吴胜,“你去找几个人盯着楚王,务必要让他今日上杜家门纳采,这事儿绝对不能闹开来?!?br />
        “奴才遵旨?!蔽馐ぢ砩舷氯グ才湃?。

        怕奈何不得那个孽障,弘顺帝干脆弄了几个大内高手去看着。

        于是乎,本来想回府睡觉的楚王被捉到了礼部,抱上金雁,拿上纳采的其他礼品,又被监督着去杜家。

        彼时杜家刚祭奠完先祖准备吃年夜饭,何总管突然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太爷,老太太,大事不妙?!?br />
        二老一听,变了脸色,“这是怎么了?”

        何总管指着大门方向,说:“楚楚王殿下他、他抱着金雁来纳采了?!?br />
        “什么!”老太太腾地一下站起来。

        大年三十的纳采,这是哪来的礼数?

        杜程松以及其他人均是一脸茫然,一双双眼睛看向杜晓瑜。

        杜晓瑜缩了缩脖子道:“你们别看我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br />
        何总管抹了把冷汗,问:“那要不要让王爷进来?”

        老太爷最先回过神来,“还不赶紧的?”

        ------题外话------

        为了呼应这章的情节,232章赐婚那里有一点小小的改动,不过也不算大,亲们可以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