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华社评论员:深刻认识主要矛盾的历史性变化 2019-04-19
  • 人民日报评论员:弘扬“上海精神” 破解时代难题 2019-04-19
  • 天津河北区:数字社区管理系统 2019-04-15
  • 小李子去见新女友家长 “准岳父”身份原来这么牛! 2019-04-15
  • 贸易战不会让中美两国经济崩溃,只会让中美国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贸易战让市场全开放理论失败。这才是根本。 2019-04-12
  • 安徽省属企业党建网--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10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10
  • 梅贻琦西南联大日记:午前有警报,我看书晒太阳 2019-04-10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9-04-05
  • 强村带弱村结对共发展 2019-04-05
  • AI识别图像技术相关新闻 2019-04-01
  • 冬季心脑血管患者不遵医嘱用药危害大 2019-04-01
  • 让安心手环更“智慧” 2019-03-29
  • 天津170万亩夏粮收购展开 优质小麦收购价每公斤2.32元 2019-03-28
  • 人事 江西两设区市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2019-03-28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有匪君子来种田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有匪君子来种田

    好运彩中奖号码大乐透: 第一百五十二章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一故事一个坑 书名:有匪君子来种田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有匪君子来种田》最新章节...


        大殿之内无人不晓恭亲王话里的意思。

        皇后是越老越糊涂了,可他还没糊涂对朝中之事不管不问的地步,对于此事他自然不会视而不见。

        “说!”

        只一个字压过来朝中大臣都明白皇上这是要追究到底了。

        恭亲王的确算是个武将,可对于朝中勾心斗角之事也照样是没有落下的,他没有顺着皇上的意思直接点名道姓地说谁,只是从衣袖中取出了一封信。

        是押运官派人送给他的信。

        “这封信件得来不易,几经辗转才落入儿臣手中,儿臣实在无法决断,就想着今儿拿来朝堂让父皇圣裁了?!?br />
        皇上看着手中的信纸,气得脸红脖子粗,双手都止不住地颤抖。

        半晌,他才克制地将手中的信纸递给了垂首站在一旁的太子:“太子,你来看看,看看这是个什么东西?”

        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压抑着怒气的。

        太子快速地扫了一遍,眼中的镇定全然不见,只见他震惊地瞪大了双眼,略显慌乱地跪到了地上:“父皇,儿臣冤枉,儿臣决计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br />
        的确,太子最是没有动机,可也是最有动机的。

        粮草不到,龙行军大损,这固然是皇上的损失,于太子而言也不能说全无好处。而恭亲王又被卷入此等事件之中,到最后朝中岂不是太子独大?

        来来去去,太子还真是获利颇丰??!

        皇上现今是糊涂在求活上,对于这些个事儿还是看得颇清的,他眯缝着双眼,道:“宋侍郎何在?”

        宋昕立时站了出来:“臣在!”

        皇上厉声道:“去查,太子府,恭亲王府,都给朕查!”

        “臣,遵旨!”宋昕不卑不亢道。

        这声音在气氛凝滞的大殿中响起,惊醒了在场的许多朝臣,这可是刑部侍郎宋昕啊,手段是出了名的强硬,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

        皇上将此事交予他去办,看样子是真不打算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一时,朝中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然而,有个人却一直是悠闲自在的,那便是站在朝中大臣中间的昱弘和!

        他从方才开始就只顾自低着头,似乎对朝堂上的事儿一无所知,活脱脱一个不思进取的纨绔,但他勾起的嘴角却莫名渗人。

        皇上知晓朝中大臣的顾虑,可他却没打算说什么安抚人心的话,只定定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太子和恭亲王。

        他一直都知道这两个孩子聪明,也晓得他们私下不睦,可叹,他们到底是走到了今日这个地步。

        其实,打一开始他就晓得这是个必然的结果了。哪一代帝王不是踏着血坐上了这个位置呢?

        他也是。

        可现今,他却见不得他们这样了。他还没死呢,这些个人就这么着急吗?

        思及此,他不禁气血翻涌,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胸口。

        总管太监在一旁瞧见了,忙关切地上前问道:“陛下,要不你先去歇会儿?这不定还要多久呢?!?br />
        皇上摆了摆手,道:“兹事体大,朕如何能安心?都给朕等着?!?br />
        他倒要看看自己这两个好儿子还能干出什么事儿。

        宋昕出了大殿就带上人往太子府和恭亲王府一个个地去了?;噬霞热晃闪怂?,意思很明显了,都得好好查,还都得他亲自带人去一家家地查,多费些时候也是应该的。

        宋昕到人进了太子府后,立时就被太子妃赶来拦下了:“这是太子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宋大人,你来给本宫解释解释?!?br />
        宋昕躬身行了一礼,才缓缓解释道:“下官奉陛下之命前来搜查,还望太子妃谅解?!?br />
        说着,他就从自己衣袖中掏出了令牌,看着像是要呈给太子妃看一般,倒是一点趾高气扬的气势也无。

        太子妃见了也挑不出什么错处,只能让路了。

        宋昕早同手下的说了,不可徇私,也不可损坏府中一分一毫的东西。

        好在他手下的人都知晓他的脾性的,个个都是兢兢业业地搜着,纵使有人想探探他们的口风他们也一言不发,只兀自埋头干活。

        不大会儿,就有人在书房寻到了他们奉命要找的东西。

        宋昕接过来看了看,确定是他们要寻的东西后便带着人往恭亲王府去了。

        到了恭亲王府后,恭亲王妃也没多拦就让人进了。

        不费吹灰之力,宋昕就从恭亲王的书房将东西给找到了。

        宋昕将东西搜到后当下也不敢耽搁了,直奔大殿而去,将东西尽数交给了皇上。

        其实,他方才已经细细看过这两样东西了,都是书信,字迹相同,还有个相同的信物,内容却是不同的。

        但这两封信合起来看却是将将好。

        皇上勃然大怒:“你们这是朕的好儿子??!”

        皇上拿去太监托盘里放置着的茶杯,用力地掷到地上,就听茶杯应声而碎,溅起的碎片砸到了太子脸上,但他却是纹丝未动,只道:“父皇,儿臣冤枉!”

        “冤枉?你们一个个的,整日里不为国为民着想,尽皆去蝇营狗苟!”皇上抚着自己的胸口缓缓站了起来,“别想着欺瞒朕,朕不说不是不晓得,只是在给你们机会,想着你们那日能悬崖勒马,而你们呢?”

        “一个个地,都让朕失望!朕还没死呢!”说着,皇上一口气没上来,就青白着一张脸往后倒去。

        总管太监见状,一脸惊惶地上前将皇上扶住。

        在朝会时太子向来是站得离皇上最近的,这会子也急急上前扶住了皇上,只听他对一旁的小太监吼道:“快去寻太医来!”

        朝堂上顿时乱成一片。

        “什么?搜出了东西?”余锦瑟惊得一下从坐着的凳子上站了起来。

        余锦瑟方才就听闻宋昕带人来搜查了,她本是打算出去看看的,奈何恭亲王妃派人来吩咐了,后宅的女眷们都得在院中待着不许出来,她住得离恭亲王住的院落最近,更是不能出去了。

        还派了许多人来雪梅园外守着,说是她身子不好,怕她被惊扰了。其实她哪里不晓得恭亲王妃是看恭亲王重视她,怕她出事了交代不了??!

        但恭亲王妃向来温和,待她也很是客气,从没说过她半句不是,起码她没听见她说过自己什么,她也就乐得给她这个面儿了。

        只是余锦瑟万万没想到宋昕会在恭亲王的书房中搜出东西来,难道是恭亲王藏的那沓书信个那本厚厚的账册被发现了?

        按理说,不该??!

        恭亲王既然打算将计就计,就势必不会让人捉了把柄去,他该不会自负地以为那地儿就百无一失吧?不,恭亲王的性子不该那般不谨慎。

        余锦瑟急急地问着站在她面前的香儿:“你可看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香儿答道:“只说好像是几封信,多的就没瞧见了?!?br />
        在宋昕带着人走后余锦瑟就急急派香儿去打听了,她就怕多生出什么事端来,如今看来,事情当真没那般容易。

        太子再着急,也不可能将这么大的事儿交给她一人去办。

        香儿看着余锦瑟失魂落魄的模样,又道:“小姐,你莫要担心了,王爷洪福齐天定然是不会有事的?!?br />
        余锦瑟不知香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分明知晓自己该是记起什么了才是啊,如今说这话倒显得有些可笑了。

        她也心思再猜香儿的心思,便摆摆手让人出去了,她需要静一静。

        只几封信,那便不是那日她发现的东西。至于那几封信……极有可能是太子又派人藏到恭亲王书房里的!

        谁呢?是王府中的谁呢?

        恭亲王府守备森严,特特是恭亲王的院子,更是没人能靠近。要么武功很高,要么就是有奸细了。

        要论武功,恭亲王的武功是极为厉害的,那高手晚上到他院儿里去,不可能不被他发现。白日里,武功再高的高手也极易被暴露。

        那最有可能的就是王府内有奸细了,且位置不低,来王府的时间也不短了。

        昱弘和!

        她心头莫名地闪过这个名字,那日他特特来寻她,说了许多话,可一句都没在点儿上,还说什么是他不经意瞧见了她进了恭亲王的书房。

        况且,昱弘和又哪里是关心兄妹的人???

        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如今看来也显得欲盖弥彰了。

        据她所知,昱弘和的关系同恭亲王并不好,特别是昱弘和,唯恐避恭亲王不及,府中人人都知道,但没人敢在私底下议论什么。

        既然如此,昱弘和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恭亲王住的院子外?

        可是,这于他又有什么好处呢?要是恭亲王倒了,他这个世子爷也必然受到牵连。

        不过,再仔细想想,好像昱弘和也不是能按常理来说的人,他就是个疯子!

        思来想去,余锦瑟也没法子拿出证据证明个什么,况且现下是谁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恭亲王能不能逃过这一劫。

        逃不过,只怕整个恭亲王府都会受到牵累,她说不得也脱不了干系。

        可她还不想死呢,她还没见到渡远凯旋呢,她还没告诉他,她已经忆起了一切,她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