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大精神进央企”网络主题活动正式启动 2019-07-20
  • 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7-20
  •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历史军事 > 一起扛过枪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孤独的炮仗

    一起扛过枪

    福彩3d好运彩中奖号: 第一百六十二章 孤独的炮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羽林卫 书名:一起扛过枪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一起扛过枪》最新章节...


        “开吃!”

        “吼——!”人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紧接着就响起了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声。

        “慢点,慢点,金增,你他么数疯狗的??!”

        “废话,老子快饿死了?!蓖踅鹪鲆皇帜米湃獯?,一手攥着一个鸡腿,纤薄的嘴唇上沾满了油光,两侧鼓起的腮帮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偷吃的大号仓鼠。

        大脑门翻了翻白眼,对朱凯说道:“凯凯,给我留下一碗扣肉?!?br />
        “干啥???”凯凯疑惑的问道。

        “给小胖儿带回去?!?br />
        “哎呀,大脑门,你怎么这么笨??!”旁边的聪明龙突然敲了敲盘子,指着后厨的方向说道:“你去后厨找炊事班的人啊,那里面肯定还有热乎的?!?br />
        “对??!”王金增用力咽下嘴里的食物,噎的他翻了翻白眼,一时间把话卡在了嗓子里。

        “该,噎死你个王八蛋!”大脑门没好气的怼了他一句,手里的动作却一点不慢,迅速把一碗可乐递到了金增的嘴边。

        “咕噜……咕噜……哈——,”金增长叹一口气,嘟囔道:“他么的,噎死我了?!?br />
        聪明龙嘲笑道:“二增你个傻货,谁让你吃那么多的!”

        “笨蛋龙,饿死你!嗝——?!?br />
        “赶紧吃,哪来那么多废话???晚上还有活动呢!”阿步瞪了他们两眼,忍不住催促了几句。

        王金增从大脑门手里抢过保温桶,说道:“我去给小胖儿打饭!”

        ——

        除夕夜守岁,窗外是不夜城。

        张浩独自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灯火辉煌的绚烂街道,眼中充满了向往的神色。

        要不要试着站起来?

        这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双脚落地时摔倒的样子,每次想起来,右臂就感到隐隐作痛。

        “哎——,”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声叹息,他把双腿缓缓地落在地面,脚心立刻感觉到了地板砖的冰凉。

        这个脚踏实地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嗯!”一声闷哼,他的双臂紧扒着上铺缓缓的站了起来,紧接着“砰”的一声,又坐在了床上。

        难道真的站不起来了?

        他开始一遍一遍的重复这个问题,过了好久也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再来一次!

        他的手再次抓住了床架,然后双臂用力拉起身体,就像是拉单杠一样。

        渐渐的,他的身体越来越高,眼前的画面也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突然,他的脑袋感到一阵眩晕,身体一个踉跄就朝地面倒了下去。

        “滋——滋!”

        铁架子床在地面上滑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张浩的双手紧紧地拽住了床架。

        似乎,真的有希望站起来!

        他的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额头上的汗珠顺着鼻梁掉到地上,他仿佛没有看到一样。

        再次站起来,看这个世界的时候,真的感觉很美好?。侵指芯醪豢裳源?,只能身会)

        “一二一,一二一!”

        “立定!”

        楼下传来了口号声,他的精神不禁为之一松,身体直接就朝地面倒了下去。

        这次,他没能抓住床架。

        “砰”的一声,他的身体和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疼得他蜷缩在地上倒吸了几口凉气。

        “这次小胖儿肯定会喜欢的……,”门口传来了金增的说笑声,紧接着就有人走进了屋里。

        “卧槽!”

        “小胖儿!”

        阿步和大脑门立刻跑到了他的身边,急切的问道:“怎么摔倒了?伤到哪了没有?”

        “快点检查一下!”

        “哎呀!别摸我了!”张浩蜷缩着身体,在地上打了个滚,荡开了放在他身上的手。

        “到底怎么回事?”阿步有些急了,又不敢碰他,只能蹲在边上干瞪眼。

        “班长,是我自己摔倒的?!?br />
        “你干嘛了?”大脑门不解的问道。

        此时,班里的鸟人们全都围了上来,眼中充满了关切的目光。

        “我想试着站起来……?!?br />
        “哎——!”阿步的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变成了一声叹息。

        “没事了,没事了,”大脑门让众人散开,然后把他重新抱到了床上,“阿浩,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倒是也不能这么折磨自己??!”

        “我、脑门,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想要站起来?!?br />
        “我知道,”大脑门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阿浩,你以后还是别这样了,就算不是为了你,也要为大家考虑一下啊?!?br />
        张浩不禁一愣,疑惑的看向金增等人,发现他们的眼中全都充满了失望,脑袋一下子就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又抬头看向大脑门,对方却只冲他摇了摇头,说道:“我给你打了饺子和扣肉,你赶紧吃吧?!?br />
        朱凯拿着半瓶可乐走过来,说道:“我这还有半瓶可乐,特地给你留的?!?br />
        说完,凯凯就直接走了。

        ——

        晚上八点钟,春晚正式开始。

        官兵们在俱乐部齐聚一堂,炊事班的人提前就给官兵们分发好了瓜子、花生和饮料。

        “中国中央电视台,各位来宾,亲爱的朋友们,大家(春节好)……?!?br />
        “还是老一套??!”李天乐笑着摇了摇头,眼睛根本就没有看电视。

        “也不知道今年有什么好看的节目?”张浩坐在旁边,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对于春晚开场的那些歌舞,他向来是不感兴趣的。

        “喏,你自己看吧?!崩钐炖执幼雷酉旅娴目崭窭锬贸鲆徽沤谀康?,放在了张浩面前。

        【2012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单】几个大字印在红色的纸上,看上去和过年的气氛相得益彰。

        不过,这不是重点,他立刻问道:“哪来的???”

        “连队早就有了,你不知道?”李天乐一副震惊的模样,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也对,你整天都憋在屋里?!?br />
        张浩的神色一黯,立刻把注意力转到了节目单上,很快就追问道:“今年没有小品王???”

        “嗯,听说他今年不上春晚了?!?br />
        “为啥???”

        “闹掰了呗?!?br />
        张浩再也看不下去了,随手就把节目单仍在了一旁,疑惑的问道:“排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网上就有??!”李天乐从兜里拿出手机,笑着冲他挑了挑眉。

        这分明就是在引诱他犯罪!

        不过,张浩还是选择了同流合污。

        两个人的脑袋凑在一起,低头看起了手机上的新闻,这时候人们的注意力都在春晚上,倒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异常行为。

        就算是注意到了,也不会有人说出来的。

        “排长,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瞎忙?!?br />
        “我听说你经常去电脑室?”

        “哟,长本事了,这都能知道?!崩钐炖值难壑猩凉凰坎镆?,他似乎有些低估了连队的消息传播速度。

        “嘿嘿,”张浩偷笑了两声,说道:“排长,你去电脑房干嘛呀?”

        “帮忙?!崩钐炖炙婵诨卮鸬?。

        张浩却不信他的话,说是帮忙,至于每天都去电脑室吗?

        连队的官兵们想要用电脑,必须经过连长或者指导员的批准,而这方面有特权的就是鸭脖、老侯这种技术人才。

        关于李天乐的本事不可否认,能够上军校、当干部,肯定是有两把刷子,但是不可能骗过指导员那种老油条。

        所以,他很快就断定李天乐没有说实话。

        “咳咳——!”

        两人同时抬头,正好和高伟的目光碰到了一起,“怎么了?”

        “领班员叫哨了?!?br />
        张浩急忙看向门外,就看到领班员正站在自卫哨跺脚。

        “今晚好像是干部站哨吧?”李天乐嘟囔了一句,随即就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

        “黄宁和唐龙都不在!”

        张浩和高伟立刻搜索起来,果然没有找到他们两个的踪影。

        “别找了,估计快要回来了?!崩钐炖治弈蔚奶玖丝谄?,脸上充满了失落的神色。

        “排长,你说今晚指导员和连长会上哨吗?”

        “会,”李天乐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是传统,他们肯定会去的?!?br />
        等到了十点来钟的时候,领班员再次叫哨,参谋长和连长一起走了出去。

        ——

        东大门,哨兵刘鹏飞、耿勇纯,东区领班员王华清。

        西北风穿过大门洞,刮在脸上像是刀子一样,连长下意识的跺了跺脚,很快又停了下来。

        站在对面的老耿突然喊道:“连长,感觉怎么样?”

        “冷!”

        “嘿嘿~~!”

        连长眼睛一瞪,说道:“谁让你笑的?哨兵守则都忘了?”

        “连长,你能背过哨兵守则???”

        连长下意识的看向远处的哨楼,却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字,只能无奈的撇了撇嘴。

        “耿勇纯,回去以后给我抄一百遍哨兵守则?!?br />
        “是!”老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了。

        两个人全都沉默下来,连长就开始翻看起了哨位上的登记本和电话本,上面记录着每天的执勤情况和交接情况。

        街道上绚烂的灯光照亮了漫漫黑夜,车来车往依旧在有人朝着回家的方向赶路。

        远处,一道黑色的身影顶着寒风朝哨位走了过来,老耿发现以后,立刻转身敬了一个军礼。

        “嗯?”连长很快也注意到了来人,随即举起了右手。

        王华清快步走到连长身边,问道:“有什么特殊情况吗?”

        “没有?!?br />
        “连长,能够适应哨位吗?”

        “还行?!?br />
        对于这样的回答,王华清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看了一圈哨位的情况,迅速跑到了对面。

        “耿班长,等会儿带连长回去吧?!?br />
        “咋啦?”

        “他不熟悉哨位情况,等十一点以后,这边的大门也要关上?!?br />
        “等会儿他就走了,你多注意点?!?br />
        “是!”

        王华清呼出一口寒气,盯着冷风走进了哨楼,他还要进行登记和记录。

        等到了晚上十一点,老耿指挥着连长关闭了东大门,然后从连队调来了两名哨兵。

        “连长,咱们回去吧?”

        “不行,跟我去转转?!?br />
        连长根本就没有回去的意思,还从地下室里搬出了自行车,老耿无奈,只能跟上。

        “耿勇纯,别跟我偷奸?;?,知道吗?”

        “知道?!崩瞎⑶那牡陌咽执幼白哦越不亩道锬昧顺隼?,同时开始怀疑起来,连长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秘密的?

        连长根本就没有给他考虑的机会,骑着自行车架就冲进了黑暗之中,他只能暗自祈祷,希望那些哨兵们能够保持警惕,防止挨揍。

        “站??!干什么的?”

        “查哨的!”

        ……。

        两个人从东区走到西区,一路上经历了好几次这样的对话,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出现不开眼的哨兵,也没有出现大的问题。

        等他们查完哨兵回到连队,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连长打发走了老耿,就独自钻进了地下室,不一会儿抱着一箱子二踢脚到了连队门口的空地上。

        俱乐部里,官兵们有很多人已经哈欠连连了,就连指导员也在硬撑着等待十二点的到来。

        老耿带着一股寒风推门而入,首当其冲的就是张浩,让他一下子就清醒了。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让我们用热烈的……?!?br />
        “砰——啪!”

        “砰——啪!”

        突然响起的爆炸声和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儿,让官兵们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

        指导员更是急切的问道:“哪里开枪?”

        如果说第一声爆炸人们没有听清楚的话,那么第二声太明显了。

        阿鲁立刻喊道:“赵志军,带人去查!”

        “是!”

        守在后门的几个老兵猫着腰就窜了出去,战术动作十分熟练。

        很快,赵志军从外面跑回来,神色古怪的说道:“报告,连长在门口放炮仗呢!”

        “啥?”全连官兵顿时懵了。

        指导员黑着脸,问道:“你看清楚了?”

        “是!”

        外出侦察的几个老兵陆续回来,说的情况全都一样,指导员立刻把阿鲁派了出去。

        根据政府规定,市区内不允许燃放烟花爆竹,这下倒好,连长起头了。

        外面的爆炸声还在继续,官兵们却没有了看春晚的心思。

        片刻之后,阿鲁回来,在指导员耳边悄声说了几句,指导员随即说道:“全都出去,连长请咱们看烟花?!?br />
        “好——!”

        全连官兵站在二楼阳台上排成一列长长的横队,几个老士官陪同连长一起点燃了地上摆放好的烟花。

        “砰——”火树银花不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