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342章 他右肩下的青杉纹(3)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好运彩票699: 第342章 他右肩下的青杉纹(3)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姜小牙 书名: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最新章节...


        应寒年低眸看一眼,从里边拿出一个银色的链铐,递给身后的保镖,“就拿这个吧,我还没玩过呢?!?br />
        “……”

        保镖全都无语了。

        拿牧家的家法玩,他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是牧家的少爷进了这里也会被吓个几天高烧。

        应寒年将链铐扔到他们身上,道,“赶紧铐,铐了就出去,我不想有人在这里烦我?!?br />
        “……”

        保镖再次集体无语,明明亲子鉴定出结果前,他就是牧家的阶下囚,可这个姿势就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臣服怎么破?

        “应先生,这不合规矩?!?br />
        “我不想再重复我的话?!?br />
        应寒年冷冷地扫去一眼,目光瞥向沙发,他走过去,扭了扭脖子,直接在沙发上半躺下来,抬起一双长腿,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快点,不铐我就动手了?!?br />
        “……”

        保镖们面面相觑,上面没发话下来之前,谁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其中一个想了下,上前将他单手铐住,链子一端锁在沙发旁的地板锁眼里。

        这种家法是用来针对一些犯了错又不服训的佣人,锁住就逃不到哪里去。

        锁完,保镖们往后退去,退到禁闭室外,将门关紧。

        禁闭室只有这里能出去,窗户都没有,不怕应寒年会跑。

        禁闭室的灯光明亮。

        应寒年直接倒在沙发上闭目小憩,一手被链铐铐着,一手枕在头下。

        姜祈星站在一旁,低眸看着他,“寒哥,雪风崖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段时间究竟去哪了?”

        姜祈星到这一刻仍然不明白发生了多少的事情。

        他早上闯入牧家的时候还有着一颗非杀牧子良不可的心,结果到了以后,却被应寒年找到,让他先躲起来。

        他没有机会问到什么。

        “没什么可说的,你只知道我回来了就行?!?br />
        应寒年闭着双眼,薄唇微动。

        姜祈星眸中黯然,从口袋中拿出手机,道,“那你打个电话给林小姐吧,她一直都很担心你,她为你做了很多事情……”

        “我累了,以后再说?!?br />
        应寒年冷淡地打断他的话,舒适地躺在沙发上休息。

        “……”

        姜祈星站在那里,拿着手机的手僵在半空,为什么他感觉寒哥这一次回来有哪里不一样了。

        他几乎是从小就跟着寒哥,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死而复生这么大的事寒哥都不告诉他?

        姜祈星本来就是话少的人,听到这话也就沉默了。

        整个禁闭室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安安静静。

        就在这时,浅浅的脚步声突然在空荡的禁闭室里响起,躺在沙发上的应寒年猛地睁开眼睛,灯光落在他一双漆黑的瞳眸上,目光深不可测。

        姜祈星有些讶异地转过头,就见立柜旁边的刺绣纱帘后走出一个纤瘦的身影。

        林宜一步步从墙边走出来,一双眼望着远处的沙发背,白净的脸上表情早已经被凝固,看不出一丝喜怒。

        “林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姜祈星有些诧异。

        她是从会议室一直跟着他们么?才会比他们更快地到达禁闭室。

        林宜没有回答他,只是一步步走近,绕过沙发,走到躺着的男人面前,垂眸看着他,一头长发垂落至肩膀,耳根的血?;姑挥胁恋?。

        她的脚上,仍未穿好鞋,脚尖冻得泛出淡淡的红。

        她的手垂在身侧,手腕、手指关节上都贴着膏药贴,本该白皙漂亮的一双手伤痕累累。

        她也不说话,就这么站在他面前。

        空气里寂静得近乎可怕。

        姜祈星默默地背过身去。

        应寒年躺在沙发上,一双眼盯着上方的灯光,半晌,他才从沙发上坐起来,黑眸看向面前的女孩,面庞冷峻,薄唇抿成一线,没有太多的表情。

        四目相对。

        一句话都没有。

        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看她,他终于将视线投到她身上了。

        林宜定定地看着他,看着这个消失在雪风崖变成一块墓碑的男人,此刻又活生生地坐在她面前。

        她慢慢走过去,越靠越近,直到腿抵到他的膝盖,才开口问道,“好玩么?”

        声音发哑。

        “……”

        应寒年看着她,一个字都没有。

        林宜扬起手就朝他脸上狠狠地扇过去,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分力都没有留。

        “啪!”

        声音清脆响亮。

        姜祈星听得一惊,但没有回头。

        应寒年不偏不躲,就这么硬生生地挨了一掌,被打得脸偏过去,俊庞上多出细细的指印,疼痛扩散开来。

        他还没怎样,面前的人却蹲到地上,抱住膝盖痛哭出来。

        “……”

        应寒年目光僵了僵,低眸看去,只见林宜蹲在那里哭得柔弱,身体抖得不像话,灯光落在她一双全是膏药贴的手上,简直惨不忍睹。

        她哭了很久。

        他看了很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就蹲在他的腿边,他抬起手按在她的头顶,嗓音低沉喑哑,“别哭了?!?br />
        林宜蹲在地上,仰起挂着泪痕的脸,眼睛通红,抖着声音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活着却不给我一点信息?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

        应寒年低眸看着她,黑眸深如悬崖的底。

        林宜说不下去,腿一弯,人瘫坐在地上,光着一双足,伸手去擦眼泪,却是越抹越多,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难堪狼狈,她的下巴根本不受控制地在抖。

        良久,她才抽咽着说出来,“应寒年,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得快疯了?!?br />
        她每一天、每一天都不知道在过着什么日子,她的世界一下子崩裂……

        她看着他停在半空的手,抓过来就一口咬了上去,咬得歇斯底里,洁白的贝齿用力地陷下去。

        “……”

        应寒年的身形一僵,眉头微拧,瞳孔缩了缩,却没有收回手,任由她咬着。

        林宜狠狠地咬着,直到嘴里尝到一丝血腥味,她才唤回清醒和理智,她慢慢张开唇,呆呆地看着他手上多了一个清晰的血牙印。

        她抬眸看向他,眼中噙着泪光,弱弱地问道,“疼么?”“咬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