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锦门医娇 > 第七百六八回为难

    锦门医娇

    好运彩中奖号码大乐透: 第七百六八回为难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谨瑜 书名:锦门医娇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锦门医娇》最新章节...


        傅御让许夷光说得笑起来,一脸的邪气,“好乖乖,你倒是想得挺明白,不过,你确定你是‘反抗不了’,而不是不想反抗,舍不得反抗?说实话啊,反正这会儿就我们两个人,也不怕别人听了去,不然晚间

        你再求我时,我耳朵可能就会间歇性的失聪了?!?br />
        许夷光脸越发的红了,没好气的睨着他娇嗔道:“失聪就失聪,我难道会怕么?还玩儿不玩儿了,不玩儿我做别的事去了啊?!?br />
        傅御忙点头:“当然要玩儿啊,机会难得,不过你总得让人先把骰子取来吧?”

        许夷光方叫了小寒去取骰子。

        夫妻两个玩了一会儿,当然局势还是一边倒,弄得最后许夷光又恼羞成怒后,眼见时辰不早,方让小寒收了骰子,再让胡妈妈大寒领着人摆了午膳,傅御待会儿还得进宫当值,可耽搁不得。

        也正是想着傅御今儿该当值,怕他进了宫后,因心情不佳,当值时出什么岔子,许夷光才一心想逗他开心的。

        待送走了一身官服,挺拔威严的傅御后,许夷光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不见了。

        傅御虽放了狠话,也以实际行动表明了他的决心,她却直觉靖南侯太夫人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可傅御能把人送走一次,难道还真能次次都送走不成,他总不能真不顾及老母亲的身体,她也不想他夹在中间难做……不然,她先给弄一个有名无实的得了?  许夷光才把自己的这个想法与胡妈妈提了提,胡妈妈立刻说道:“不瞒夫人,您纵现下不说这事儿,回头我也要找机会劝您的。与其等太夫人赏人下来,您拒无可拒,倒不如您自己先提一个人起来,太

        夫人总不好再赏了,便她老人家还要再赏,也自有您抬的人与太夫人赏的人打擂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让她别想有任何可乘之机,猫狗一般的东西,难道还要您亲自与她过招不成?那也忒掉价儿了?!?br />
        “至于四老爷肯不肯去她们屋里,那便只有四老爷自己才能控制了,太夫人总不能硬逼着四老爷去,不然就是硬逼着您逼四老爷去吧,说破了大天,也没有这样的理儿,您说是不是?”

        “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可……”许夷光迟疑。

        可哪怕只是有名无实的,她心里也不得劲儿,更觉得是对她和傅御感情的亵渎。

        况有名无实的哪是那么好找的,是人就有私心,也有贪心,她可不想亲手为自己埋下一颗炸弹,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炸得自己体无完肤?! 『杪杓硪墓獬僖?,忙又道:“夫人,您千万别因小失大啊,四老爷一颗心都在您身上,我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不然也不能连您小日子……都仍歇在正房了,所以只是一个虚名而已,您有什么舍不

        得的?”

        许夷光沉默片刻,方道:“再说吧?!薄 ≡菔辈挥嗨嫡馐露?,的确是虚名不假,可既有了名,将来因为这样那样的“意外”再有了实,便是名正言顺理所应当的事了,届时她才真是打落了牙齿还得和血吞了……可惜今日是不宜再去九芝堂了

        ,忙碌起来,时间总得过得快些,也就不必像现下这样,坐困愁城,度日如年了。

        晚间傅御当值宫中,许夷光只得一个人去了清心堂问安。

        靖南侯太夫人却摆明了正恼着她,直接让赵妈妈出来说:“太夫人说还想多活两年,所以让四夫人回去,也省得她老人家见了您,又得生一场大气,病情也要越发加重了?!?br />
        引得上上下下几十号人都拿异样的目光看许夷光,换个脸皮薄些的,怕是要羞愤欲死了。

        许夷光却是满心的无所谓。

        小寒低声替她抱不平:“这样的不给夫人留体面,也忒过分了吧,让夫人以后还怎么树立威信?何况夫人没脸,四老爷难道就面上有光么?”  她还劝起小寒来:“你这丫头,我都没生气呢,你有什么好气的?我的威信,也从来不是靠太夫人给不给体面来树立的,再者太夫人心里有气,难道还让她憋着不成,她都这个年纪了,又是老封君,这

        世上还真没多少能让她憋气的人了?!?br />
        她反倒要感谢靖南侯太夫人不想见她,不然她还得当着众人的面儿,认错赔不是,伏低做小,大家来来回回的打机锋,相较之下,她宁愿靖南侯太夫人这样直接给她没脸。

        靖南侯太夫人许是也想通了这样直接不见许夷光,反倒不痛不痒,称了她的意?  翌日早上许夷光再去清心堂问安时,她便让赵妈妈给了许夷光一本经书,让她跪在她的卧室外诵读,“……四夫人医术虽高明,到底有些病药石一时间起不了作用,所以今儿就劳烦四夫人替太夫人诵一

        日的经吧,听着经文,太夫人一定能睡得好,睡好了,想来明儿身体就能大好了?!?br />
        这便是摆明了磨搓许夷光了,大冷的天儿,跪着诵一日的经,谁能受得了?

        许夷光却还只能应下,跪在靖南侯太夫人的卧室前,诵起经来?! ⌒⒌揽墒侨酥舐?,她自然不能让靖南侯太夫人把“不孝”的大帽子扣到自己头上,只是本来她看在傅御份儿上,从没想过要算计靖南侯太夫人之类,也没想过要对傅御耍心眼儿的,如今看来,是不能

        够了,她不能把自己的仁慈,变成别人嚣张的资本!

        里边儿靖南侯太夫人听着许夷光一声一声的诵读经文,却是得意至极,哼,从来做婆婆的要磨搓儿媳,都是易如反掌的事,贱人还真当她治不了她了?

        午间傅御下了值后,惦记着许夷光一个人在家,不知道靖南侯太夫人会怎么为难她,快马加鞭只用了往日一半的时间,便赶回了侯府。

        不想却是刚回府,就得到消息,“太夫人让四夫人跪在自己卧室外,诵读一整日的经文?!薄 ∫蛎γΩ系搅饲逍奶?,正好又看到许夷光再也撑不住,软软瘫倒在了地上的情形,立时赤红了眼睛,铁青着脸对着门帘扔下一句:“母亲,夷光就是我的命,您若再这样对她,我就带了她搬出去住,让

        您眼不见心不烦,您总满意了吧?”  便抱起许夷光,一路回了清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