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报直播室:两会谈“新”录 2019-07-07
  • 中心城区核心片组完成签约清零任务 2019-07-07
  • 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说得好:百姓的茅草房,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王不可以随便进。 2019-07-02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7-02
  • 你知道端午节的来历吗? 2019-07-01
  • 回复@“老笑头”,批判了你的帖子,就是看不懂你的帖子吗?这就是你一贯自我吹嘘的所谓“逻辑”吗?你的这种所谓“逻辑”全论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认同,那就是最近出... 2019-07-01
  • 中华学术外译项目成果 2019-06-27
  • 统帅关怀励兵心 矢志强军谋打赢 2019-06-27
  • 礼“亲”情义“粽” 东城朝阳门街道迎端午送温情 2019-06-24
  • 大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3
  • 驻华大使看两会·白俄罗斯 中国改革为世界发展提供经验 2019-06-06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天津网媒记者走基层 2019-06-06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3
  • 江西:入汛以来最强连续暴雨即将来临 防汛进入关键阶段 2019-06-02
  • 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观 2019-05-31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言情小说 > 锦门医娇 > 第一百二九回清晰

    锦门医娇

    好运彩网站可靠吗: 第一百二九回清晰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谨瑜 书名:锦门医娇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锦门医娇》最新章节...


        因时间紧急,许夷光只与新安王世子妃打了个招呼,便立刻净了手,取出银针为她施起针来,不一时新安王世子妃裸露的后腰上,便渐渐布满了细细的银针。新安王世子妃却半点不觉得羞涩与窘迫,反而只觉得舒服,想到晚宴前隐隐听得许二姑娘在外面与镇国公老夫人说的话,她是大夫,自然什么都要懂,什么都不用避讳,不由暗暗感叹,要是世间能有女大

        夫,而且是与男大夫一样多的女大夫该有多好,许二姑娘医术倒是好,却是官宦人家的小姐,除非她愿意给人治病,否则,谁能强迫她?

        不过许二姑娘这么美好的小姑娘,谁又舍得强迫她呢?如柳看得自家世子妃瘦得骨头都清楚分明凸出来的后背,却是忍不住眼泪汪汪,又怕影响了许夷光,只能死死捂着嘴,把泪都咽回去,然后暗暗安慰自己,这下好了,有了许二姑娘妙手回春,自家世子妃

        的身体一定能早早好起来,再早早为姐儿添个弟弟。

        许夷光一边行针,一边轻声问着新安王世子妃的感受:“世子妃觉得痛吗?那有没有痒痒热热的感觉?有啊,那就对了……这个穴位十分要紧,我得把针施深一些,世子妃忍耐一下……”

        等终于把针都施完,许夷光已是满头的汗,后背也已被汗水浸湿了。不过见新安王世子妃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显然是她的诊治起到了作用,她又忍不住满脸都是笑,轻声与如柳道:“今晚上你家世子妃应当能一觉到天明了,若能辅以汤药,效果更好,不过出门在外,到

        底不方便,还是待回去了,又再想法子吧?!?br />
        如柳听得自家世子妃今晚能一觉到天明,感激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抖着嘴唇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旁人不知道,她却是最清楚不过,自家世子妃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睡过一个整觉了,怎能不感激?

        许夷光又道:“回去后只要条件允许,世子妃最多只需要施一个月的针,就有望大好了,如柳姐姐等明儿世子妃醒了后,告诉她一声吧,也好让她安心?!?br />
        “姑娘放心,我一定会原话转告我们世子妃的?!比缌焐α?。

        彼时大太太正与许瑶光说话儿,想起许夷光临走前说的那些话,大太太这会儿一张脸都还白一阵青一阵的。

        那丫头什么意思,分明就是在说她只想享受好处,不想承担风险么,这是她与长辈说话应有的态度吗?

        况就算她只想享受好处,不想承担风险,不也是人之常情吗,都跟她似的,做事只顾头不顾尾,他们许家早乱套了好吗!倒是许瑶光,这次站到了许夷光一边:“娘,二妹妹说的本来就对嘛,新安王府是尊贵,我们许家也不是软柿子,何况新安王府真正做主的可是王爷,我们有什么可怕新安王妃与大少夫人的?便她们婆媳之间,也还不是铁板一块呢,她们充其量只能在心中记恨二妹妹,却未必真敢对她怎么样,到底还有镇国公老夫人在呢,您就是太谨慎,也太保守了,这世间无论谁,都不可能人人都喜欢的,毕竟人不是银

        子,可就算是银子,不也还有视银钱如粪土的人吗?难免会顺了这个的意,便逆了那个的意,要我说,只要无愧于心也就是了?!?br />
        说着,想到许夷光晚宴前在众人面前的自信大方与不卑不亢,不由暗暗感叹,那一刻的二妹妹,耀眼得连她都要忍不住被她吸引住,挪不开目光了,叫其他人怎能不惊艳与喜欢?

        而与母亲的对话,又让人见识了她的无所畏惧与眼界格局。

        所以一味的盯着别人有什么用,充实完善自己,让自己也变得更好,任何时候都能发光,让旁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自己吸引,才是最重要的!

        许瑶光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

        大太太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可她不也是想着自家才经历了变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吗?因说道:“新安王妃婆媳与世子妃婆媳妯娌相斗得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了,我这不是想着横竖人情已经给镇国公府和新安王世子妃都卖过了,你二妹妹医术好的事今日之后,也将在圈子里彻底的坐实了,便觉着没必要再趟那滩浑水了么?不过如今你二妹妹不趟也趟了,我还能怎么样,就像她说的,她只是个大夫,职责便是治病救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有人在自己面前病倒了,却不问不管吧,新安王妃与大少

        夫人若要因此记恨,她们也生病,看你二妹妹是不是一视同仁也就是了?!?br />
        许瑶光这才笑起来,道:“娘能这样想,就最好了,就是二妹妹心里,怕是一时转不过这个弯儿来,我明儿得了空,好生与她说说吧?!贝筇班拧绷艘簧?,“我今儿也没能找到机会与傅夫人说体己话儿,不过我瞧几位傅姑娘都挺喜欢你的,明儿你可得继续与她们交好,我呢,也争取找到机会与傅夫人说话儿,最好能尽快把事情定下来,那

        我这辈子就真是别无所求了?!彼档眯硌夂炝肆?,道:“娘别急,该是我们的,始终会是我们的,不是我们的,强求也求不来,所以顺其自然吧,何况还有二哥哥的事呢,长幼有序,我哪能灭过二哥哥的次序?娘还是先操心二哥哥吧。

        ”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等她变得跟二妹妹一样光芒耀眼了,有些人自然也就来了,她不想再将自己放在一个低低的位置,毕竟她若不先弯下腰去,谁也骑不到她背上!

        许夷光等时间到了后,便替新安王世子妃一一收了针,轻手轻脚的都收好,再与如柳无声的作了别,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其时已交了二更,前面众夫人太太们的牌局也已散了,整个琉园的内院都静谧至极。

        春分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小声说道:“姑娘,这城外是要比城内凉上许多,难怪往年老太太总要带了人城外的庄子上避暑呢?!?br />
        许夷光“嗯”了一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这一次,是真再想装傻藏拙,也装傻藏拙不下去了,不过这既是预料中早早晚晚的事,亦是我想要的结果,也挺好的?!苯袢照蚬戏蛉说募阜び牖鼗?,让她从前只是隐隐有之,但觉得还不到时机的想法,终于变得清晰起来,那就是她和她娘将来想要离开许家,光有银子还远远不够,还得让许家上下不管情愿不情愿

        ,都不得不同意她们离开。

        那她便得有足够强的靠山,更重要的是,她自己要足够强,而且是越早足够强越好才成。

        所以她顺水推舟的站了出来,为新安王世子妃看病,以期能在治病救人的基础上,借这次之事,再连上上次救镇国公老夫人之事,为自己开一个好头。而事实证明,她这个头其实开得还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