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正青春大型征集,iphoneX等着你! 2019-08-20
  • 回复@“老笑头”,本人觉得你越来越幼稚可笑了。连“再什么主义,你没生产资料咋劳动?”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你长大后没有经历过全中国的公有制时代,不清楚是可能... 2019-08-1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17
  • 美媒:政策收紧,课外辅导班少了吗? 2019-08-11
  • 独家评论:齐祖拍拍手,皇马三连冠 2019-08-11
  • 竹编:缝隙里的乡愁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06
  • 回复@IP比ID好:都被咱用上了?你们咋不会用呢?难道把现实中的悲催带到了论坛? 2019-08-04
  • 世界杯韩国门将化妆?网友:想知道他用的什么粉底,都没脱妆 2019-08-01
  • 国内首个室内空气自然生态再造系统研发获成功 2019-07-30
  • 习近平: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07-27
  • 霍金生前录音将由卫星天线向宇宙广播 2019-07-27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7-26
  • 上海抚州商会返乡考察团来抚考察 2019-07-25
  • 【专题】网络中国节·2018端午节 2019-07-25
  • 探访2400年前郑国车马坑:出土最大“房车”(图) 2019-07-23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玄幻小说 > 湛蓝史诗 > 第七十一章 荒诞喜剧(中)

    湛蓝史诗

    3d千禧试机号关注金码: 第七十一章 荒诞喜剧(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彻界 书名:湛蓝史诗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湛蓝史诗》最新章节...


        气氛慢慢平静了下来,除了偶尔有木椅移动时发出的声响。

        院子里的落叶被一双皮靴踩过,一个中年男人边将胳膊伸进白袍袖子里,边快步走过来,一舰船的动作迅速而没有急躁,他来到方桌旁,想也不想的坐到了下位,将脸对着罗金,那是一副英俊的面孔,高顶的鼻梁,精心修饰过的短胡,嘴角总是带着一丝笑意。

        “不好意思,大祭司,我来晚了,”男人朝罗金颔首致意。

        罗金微笑,“马尔斯祭司来的很匆忙嘛,一直在忙?”

        马尔斯同样报以微笑,“是啊,一直抽不开身,接到亚西尔的通知,我马上就赶来了,让大家等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br />
        说完这些,他又挑了挑眉,假意看了一圈,忽地笑着说,“看来我并不是让大家等的最久的人了,托雷尔祭司比我还慢啊,等他来了,一定要好好惩罚一下?!?br />
        “怎么个惩罚法?”罗金眯着眼问。

        “就让他亲手处决那些个逆神者,每次这种活都交给我,我手都快断掉了,本来成人礼上会有一批解决,可被那伙人一打搅,留下的烂摊子还要我处理,”马尔斯揉了揉手腕,“还有一批没解决好,等我们这里结束了,我还要赶回去呢!”

        “那行,”罗金将手压在桌子上,直挺直腰板,“既然马尔斯祭司提议了,那么就按这么办吧,大家都没意见吧?”

        说完,罗金扫视了一圈,克鲁尔祭司满脸不屑的侧了下身子,不想与之对视。庞洛祭司则是低着头把玩着那两颗白色光球。

        “好,那么处决逆神者的事情就交给托雷尔祭司了,”罗金又将身体靠回了木椅,“亚西尔,你记下来,等会儿托雷尔祭司来了,告诉他?!?br />
        “是,”亚西尔应了声。

        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比之刚才,倒是木椅声更加频繁了,新来的这位马尔斯祭司似乎很不老实,总是挪动着屁股,白袍下的腿更不老实,一会左腿搭在右腿上,一会儿右腿搭在左腿上。

        天色越来越暗了,似乎不久就要下雪了。罗金抬眼看了下院子里,终于打破了寂静,“看来,托雷尔祭司恐怕是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他啊?!?br />
        亚西尔以为这是在怪罪自己没能传达到消息,赶忙解释道,“不会啊,我亲口告诉他的,他只说回家看一下,一会儿就到?!?br />
        “别急嘛,大祭司又不是责怪你,”马尔斯笑了一下,“他只是调侃一下托雷尔祭司,我记得你也不小了,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br />
        亚西尔询问似的看着罗金,想得到肯定的回答,但罗金并没有回应马尔斯的意思,只是又一次直起身子,开口说道,“已经有任务交给他了,那这件事就不用麻烦他了。想必大家还不清楚我召集你们的目的,并不是什么小事,能量网发生了异常的波动,这说明能量供应端出现了问题?!?br />
        “怎么会!”克鲁尔祭司忽然说道,“一直都很稳定,为什么这时候突然出现了问题?不可能是没缘由的问题!”

        庞洛笑着说道,“那克鲁尔祭司倒是给出原因啊,老是说些没用的话。这种话谁都会说,要是这样,为什么还要我们几个?岂不是随便几个人都可以代替我们的位置?!?br />
        克鲁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庞洛,庞洛也毫不示弱,将白色光球拍在桌子上,同样是瞪大了眼睛。

        “哎,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都吵起来,您两位也是够厉害的了,”马尔斯也站起了身,一副劝架的样子,却没有任何动作,站在原地一寸也没有移动。

        “够了!”罗金头一次提高了嗓音,“都给我坐下来!这可是当着诸神的面,你们都能这样,还有没有一点祭司的样子了!”

        这句话还是很管用,三人都表情各异地坐了下来。

        迟了一会儿,罗金继续说道,“你们都清楚能量网的存在,那不过只是一个高阶魔法,而所有魔法都不可能离开本源,既然它出现异常的波动,那么绝对是元素供应端出了问题?!?br />
        “可存放元素体的地方绝对安全,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而且这次只是出现异常,也并不可能就是元素体出现问题了?!笨寺扯谰商岢隽撕廖抟庖宓囊晌?,但这次庞洛没有再挑他的毛病。

        “没错,如果只是普通异常,也并不算是什么问题,但这次不一样,”罗金站起身,“你们可能不清楚,为能量网提供元素能量的除了那群逆神者之中的元素体,还有我,我同样为能量网提供魔法元素?!?br />
        “你!”克鲁尔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下子跳了起来,“那是逆神者的工作,他们将篡夺的神的力量还给我们,他们的身体里的元素是那么的肮脏,你竟然和他们一起!”

        “那克鲁尔祭司是觉得仅凭他们的力量能够形成能量网了?”罗金走到了克鲁尔的身后,“我才是能量网的主体,我构建了骨架,他们不过是将那些篡夺的元素还回来,本来多么美丽的元素,经过了他们的身体,变得无比的肮脏,可我不在乎,为了这个村子,置身于肮脏的泥沼,不过是吾神给予我的考验,我坦然接受?!?br />
        克鲁尔沉默不语。

        罗金顿了顿,“我能感觉到,有一个逆神者已经死掉了,没有他的力量,元素会缺少一部分,所以我们急需再找出一个元素体,来补上缺失的力量??赡忝且捕贾?,目前所有的逆神者中已经没有元素体了,那么该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众人都低下了头,罗金忽然笑了一下,“怎么了?都怕了?这是?;ご遄影?,就算是让你们贡献一下力量,应该也不能拒绝吧!”

        话音落下后,是更深的沉默。

        罗金笑的更厉害了,“你们都知道,再清楚不过了吧!所谓贡献力量并不是简单的挥一挥手,使一把劲这么简单,那需要在身上插上数根管子,不停的从身体里向外面输送元素,这就怕了?那等到能量网消失,那群人把我们都杀了。你们就都满意了!”

        马尔斯抬起头,“我们可以在村子里再寻找一遍,说不定就有遗漏的元素体??梢匀盟枪毕琢α?!”

        “胡闹!”罗金厉声呵斥,“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不要把元素体和逆神者搞混,托雷尔那家伙就老是分不清这些东西。只有逆神者中的元素体才是篡夺神的力量的人,那些即便是神疏忽了,错误的赐予了他们元素体的人,并不是我们的敌人,更不是丑陋不堪的人,我们应该同样对他们报以宽容。只有逆神者是不可饶恕的!”

        “可我如果没记错,那些多出来的元素体无一例外都是逆神者,从古至今,一直没变,”马尔斯将身体躺了下来。

        “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含糊,”罗金依旧面色冰冷,“目前就只有我们几家拥有元素体了,所以需要其中一个人贡献力量?;蛘呤窃谧钗?,或者是你们家里的独子?!?br />
        又是死一般的沉默。

        而这次打破寂静的是院子里的一个脚步声,不快不慢,不急不缓,一下子就将众人的目光指引过去。

        一个身影走了进来,身着一袭崭新的白袍,蔷薇花依旧美丽,衣衫的金边也很是耀眼,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一头红发,如同血液一般。

        “怎么是你!”克鲁尔震惊的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