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体:美国要主导印太地区事务 印度则不以为然 2019-05-21
  • 几家性价比超高的烤肉店 赶紧去试试 2019-05-21
  • 杨幂新剧《扶摇》深情又霸气 英气眉妆看尽所有伤 2019-05-19
  •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05-19
  • 奋斗者第三期《我和我的艾德莱斯》 2019-05-14
  • 重庆綦江发现1.5亿年前蛇颈龟化石 2019-05-14
  • 四大名著剧组首次同台忆往事 经典影视剧如何铸就? 2019-05-02
  •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5-01
  • “翼起领跑5G” 浙江电信国内首开大型活动5G全景直播 2019-04-30
  • 新华社评论员:深刻认识主要矛盾的历史性变化 2019-04-19
  • 人民日报评论员:弘扬“上海精神” 破解时代难题 2019-04-19
  • 天津河北区:数字社区管理系统 2019-04-15
  • 小李子去见新女友家长 “准岳父”身份原来这么牛! 2019-04-15
  • 贸易战不会让中美两国经济崩溃,只会让中美国经济更健康地发展。贸易战让市场全开放理论失败。这才是根本。 2019-04-12
  • 安徽省属企业党建网--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10
  •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玄幻小说 > 湛蓝史诗 > 第五十五章 诡异之村

    湛蓝史诗

    排列五走势图: 第五十五章 诡异之村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彻界 书名:湛蓝史诗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湛蓝史诗》最新章节...


        这一刻,凌羽只觉得脑袋要爆炸了,一个个突如其来的奇怪事情,让他有些心烦了起来。

        他快步走了上去用手捂住那个木块,同时警觉的瞥了眼窗外,外面依旧寂静,只有淡淡的月光洒进来。

        “你看上面的字没?”凌羽压低声音问。

        “看了,上面只有一个歪歪扭扭的救字,她是不是在向我们求救?”柯修话语中指的她,是莉儿。

        “不清楚,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她也给了我一个这样的木块,”凌羽实在不知为何,令人困惑的地方太多了,让他有些不知从何想起,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木块,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后背如同被放了一块儿寒冰一样,手中的木块同时滑落,在地上跳了一下,露出了上面的那一个字。

        他手中的木块,则是写了一个“跑”字。

        “跑?”柯修看着落在地上的木块,有些吃惊,“她什么意思?为什么让我救她,又让你跑?”

        凌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阿爸,阿爸!”

        屋外突然传出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凌羽朝窗户看了一眼,却猛然看见,那个男人,那个叫托雷尔的男人正背对着窗户朝正屋走去,似乎他刚才一直就呆在窗户外。

        “别想了,先算吧!”凌羽咽了口吐沫,“我们今天晚上最好别出去,等明天看情况再说?!?br />
        “好,”柯修也点了点头。

        屋子外虫鸣声断断续续地传来,凌羽对这种虫鸣声很熟悉,现在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虫子。

        声音不大不小,却吵得不能入睡的人心烦。

        凌羽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他脑海中一直闪烁着那个男人的面孔和这个神奇的村子,还有莉儿的脸以及那个小男孩,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脊背发颤。

        “睡不着,”柯修忽然说了一句,也不知是说自己,还是问凌羽。

        “嗯,”凌羽应了声,“太多问题,想不通,睡不着?!?br />
        “你倒是说说看,”柯修也来了兴趣,“我对于破案挺有兴趣的?!?br />
        “你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凌羽没回答,反而提了个问题。

        “没发现,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我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山村里,好多情况都搞不清楚,”柯修抬起胳膊压在脑袋下。

        凌羽翻了个身,看着柯修刀削的脸庞,“我是一个客栈老板,店里经常有各种各样的客人,对于察言观色还算是在行,这里的疑点太多了,让人无从思考起,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br />
        “油滑又世,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有疑惑就一个一个说,想到哪说到哪呗!”

        凌羽想了想,开始说了,“开始一切都正常,那个女孩对我们很平淡,就像是一般的人家留客那样,但直到她了解到我们是从外面来的,就变得很激动了起来,甚至还有一点喜悦,可当那个男人出现,她又似乎变得很恐惧,却也不像是恐惧,我也说不出什么感觉?!?br />
        “嗯,这点我也感觉到了,”柯修说道,“但是这应该是孩子对父母正常的恐惧吧,我也很怕我父王的,他老是不让我干这个,不让我干那个?!?br />
        并不是这种感觉,凌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但他也不能说出是什么问题,只能不去接柯修的话,而是继续说,“还有个问题就是,究竟有什么样的顾虑,让她不能当面说,非要给我们递木块,而且木块内容还不一样?”

        “说不出,我也说不出,”柯修忽然歪了一下脑袋,看着凌羽。

        床并不大,两个人的脸几乎要贴到了一起,凌羽能感觉柯修鼻子里发出的热气,他有些尴尬的背过了身,不再去看凌羽,直接闭上了眼,用尽全力去睡觉,不再想那些东西。

        屋外闪过一个黑影,走到窗户前看了一眼,然后又退了回去。

        凌羽不知睡过了多久,只觉得睡梦中听见柯修喊了他一声,他有些困乏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睡着,直到他咣当一声掉下了床。

        他晃了晃脑袋,有些迷糊地从地上站起来,视线自然的投到了床上,却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床上早已经空无一人,柯修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柯修!”凌羽压低声音喊了句。

        除了依旧在鸣叫的虫儿,没有一个声音很回应他。

        他走到门口,摸了下门栓,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他依稀记得睡觉之前门是关着的,可现在却打来着,从外面打开这种门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似乎是从屋里打开的,而柯修刚好也不见了。

        院子里很是明亮,凌羽抬头看了下月亮,已经进入后半夜了,后半夜的月亮大的吓人,明亮的光把院子里照的宛如白昼,虫儿依旧在鸣叫,凌羽终于想起来了,那是蛐蛐的叫声。

        他朝正屋缓步走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

        凌羽身后忽然传出一个声音,他猛的回头,却看见莉儿正站在院子里,月光如水般照耀在她的脸庞上,将她白皙的脸庞又加了几分韵色,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淡蓝色的瞳孔中闪着寒意。

        “那个柯……”凌羽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莉儿的眼神似乎变了,和之前的一点都不一样,他不敢提柯修失踪了,想了想又说,“我有些肚子疼,想看看你们有什么药?!?br />
        莉儿一步步走了过来,凌羽这才发现,莉儿腿上穿着一副长筒靴,紧身的皮衣将女孩的身体勾勒的玲珑精致,淡红的头发扎成偏辫子放在左肩后。

        “这里没有药,”莉儿停在了凌羽跟前,目光如匕首般看着凌羽,接着轻声说,“别乱跑?!?br />
        凌羽彻底慌了,赶忙应了声,朝屋子跑去,死死的抵住门板,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冷汗直冒。

        他终于明白了那种感觉,莉儿的眼神完全变了。无论是第一眼看见时,还是听说他们是从西流河漂下来时那种惊讶与喜悦,亦或是在偷偷给他木块时那种谨慎而小心的目光,还有那个望着弟弟摆弄面条时出神的面孔,都与现在莉儿的目光不一样,以前的目光很透彻给人感觉像是天空一样,而现在的则像是海洋,深邃不见底。

        “咚咚!”

        他突然感觉身后的门板在晃动着,似乎有人在外面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