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正青春大型征集,iphoneX等着你! 2019-08-20
  • 回复@“老笑头”,本人觉得你越来越幼稚可笑了。连“再什么主义,你没生产资料咋劳动?”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你长大后没有经历过全中国的公有制时代,不清楚是可能... 2019-08-1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17
  • 美媒:政策收紧,课外辅导班少了吗? 2019-08-11
  • 独家评论:齐祖拍拍手,皇马三连冠 2019-08-11
  • 竹编:缝隙里的乡愁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06
  • 回复@IP比ID好:都被咱用上了?你们咋不会用呢?难道把现实中的悲催带到了论坛? 2019-08-04
  • 世界杯韩国门将化妆?网友:想知道他用的什么粉底,都没脱妆 2019-08-01
  • 国内首个室内空气自然生态再造系统研发获成功 2019-07-30
  • 习近平: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07-27
  • 霍金生前录音将由卫星天线向宇宙广播 2019-07-27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7-26
  • 上海抚州商会返乡考察团来抚考察 2019-07-25
  • 【专题】网络中国节·2018端午节 2019-07-25
  • 探访2400年前郑国车马坑:出土最大“房车”(图) 2019-07-23
  • 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布衣图好运彩 > 玄幻小说 > 湛蓝史诗 > 第三十五章 狼吃鹿

    湛蓝史诗

    3d走势图综合版: 第三十五章 狼吃鹿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彻界 书名:湛蓝史诗

    布衣图好运彩 www.dg992.com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dg992.com,手机阅读m.www.dg992.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湛蓝史诗》最新章节...


        随着一阵寒风吹过,云杉抖落下了一大堆雪。独角鹿似乎嗅到了一丝?;?,停止了咬食露出雪面的灌木,蹬起双腿,朝树林伸出跑去。

        而下一刻,一杆长枪破空而来,击打在了独角鹿刚才呆在的地方,溅起很高的雪花。

        凌羽从远处跑来,抽走长枪,望着跑远的独角鹿也不懊恼,反正他的目的并不是捕猎,而是练习。

        从得到长枪起到今天已经过了五天,早就过了和库休拉约定的时间,可库休拉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有见到。他曾花了一天的时间去巷子里寻找夏伊丝的住处,想看看能不能在那里得到一些消息,但实际表明,这看似简单的事情,做起来并不容易。不过,他最终还是在下着雪的傍晚,找到了那个地方,院子里一如平常,但却一个人都没有,各式各样的武器与工具都整齐的放在那里。

        除了手中的黑色长枪和头上的盔甲,再也没有库休拉存在过的证明。

        没了库休拉的指导,凌羽的身体素质虽然在不断提升,但枪法却毫无进展,每天除了不停地刺树木,就是像这样,从远处投掷,来捕获猎物。

        凌羽将长枪卡在身后朝城里走去,身后猛的传出一阵马蹄声。自从坐了琳的一次战马,凌羽对这个声音格外熟悉。

        几个呼吸间,两个庞大的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那是与琳战马相似的马匹,不过凌羽依稀记得,琳的战马是黑色的,而这两匹战马则是红色的,如同血液一般的红。

        “打扰一下,请问前方可是初雪城?”战马背上一人弓下身子礼貌的询问。

        初雪城这是个很古老的名字,凌羽记得这是十几年前的称呼,那时他们这座城是兰洛帝国靠北的一座城市又毗邻精灵森林与天壁山脉,许多年来都是帝国第一个下雪的地方,初雪城的名字也是这么来的。至于现在,据说是为了突出与精灵森林的关系,而且又拥有大陆美景之一的萤海,已经改名叫做萤海城,当时城主为此还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投票仪式,凌羽倒是不关心这个,就让杜维纶代为参加了,后面就听说萤海城作为新名字通过了,据说还是多票通过,而他除了见到杜维纶抱回来的一只羊,其他的就没发现什么变化了,似乎仅仅是变了个名字。

        “是初雪城,”凌羽并未多说什么,保持应有礼貌与距离。

        不经意间,凌羽注意到刚才弯腰的那个年轻人身穿的竟然是与西恩类似的皮甲。不同的是,他们是红色皮甲,黑色单肩披风,而且不同于西恩,这两个人的披风是在左肩。

        忽然,一个人从马上跳了下来,她身穿着红色的重甲,每一脚踩在雪上都会陷下去很多,她有着一头飘逸的粉色长发,一半卡在胸甲里,面容冰冷。

        “你的头盔与护腕是兽族的?”女人语气中有几分严厉。

        “是!”凌羽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谁给你的?”

        “我买的,我家住过一个商人,看这个头盔不错,就买了下来,”凌羽面色不改。他并不想说出是库休拉送给他的,对方一来就问这个问题,看来并不是什么小事。

        “哦,我叫莎薇,莎薇-迪尔美特,有人问你我是谁,可以告诉他?!迸肆成下冻隽艘凰啃θ?。

        “什么意思?”凌羽觉得事情可能并不简单,他并不确定这个人和库休拉是什么关系,也只能继续装糊涂了。

        “别装了,”女人反身上马,然后又俯下身,盯着凌羽的眼睛,粉色的长发从胸甲里划出,“你戴的头盔是三十年前兽族的制式装备,而且是酋长级别的,这种装备也随着三十年前的兽皮战争消失了,据我所知,有一个人就曾参加过兽皮战争,现在隐居在初雪城,那个人叫库休拉,你应该认识吧!”

        凌羽也明白了,掩饰是掩饰不掉了,他索性直接表明身份,“找他什么事!”

        “奉皇帝陛下之命,捉拿帝国通缉犯,”这个名叫莎薇的女人低声说。

        旁边的人一听神色有些激动,似乎是对于莎薇将这件事说出来感到不安,但却没有一点责怪的意味,仅仅是担忧。

        “不用担心,库休拉知道我们来了,不仅不会跑,而且会迫不及待的冲出来,”莎薇淡淡的说,嘴角却有一丝难以掩饰的轻蔑。

        “他不在了,五天前就消失了,”凌羽直接说了出来,“你不用怀疑我,我没必要骗你?!?br />
        莎薇面带微笑的望着凌羽,“我明白了,你手上的长枪是不是一个名叫妖姐的人给你的?”

        凌羽身体不由得一惊,如果只是猜出他认识库休拉并不奇怪,但连夏伊丝都猜出来了,就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了。这个女人似乎把一切都看透了,凌羽很讨厌这种感觉,就像是鸡笼里的一样,等待着人们的挑选。

        她并没有等凌羽回答,只是低声说道,“捕鹿却遇狼吃鹿,老猎人在笑,新猎人在哭?!?br />
        而她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微笑。

        “什么意思?”凌羽赶忙问。

        而莎薇似乎并没有兴致回答他的问题,腿一夹马肚子,战马嘶鸣着抬起了前腿,然后冲了出去,雪花溅了凌羽一身。

        望着望着远去的二人,口中喃喃道,“捕鹿却遇狼吃鹿,老猎人在笑,新猎人在哭,捕鹿……?!?br />
        他似乎听过这句话,却又实在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再没了训练的兴致,他起身朝城里走去。

        他推开门坐到了柜台上,梅朵和杜维纶又跑出去玩去了,自从前天梅朵正是通过牧师资格测试,他们俩一直处于这种兴奋的状态。凌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自己认识的人,发现能帮到他的少之又少,尤弥尔算是一个,但他对于自己和她的关系却是在不是很有把握,这种事情并不能随便说出去。

        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他马上坐了起来,关上门,走了出去。刚出门,他又折返回来,拎起了柜台后的最后一瓶野桔酒。

        已是邻近寒月中旬,大雪似乎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这会儿天空又下起了雪。凌羽收了收衣服,踏着雪花,朝城镇的中央走去。

        那是一座高大的建筑,在漫天飞雪的天气里,他抬起头也看不清楼顶。这也是这座城市第二大的建筑,仅次于大陆职业联盟的分部,比教堂和城主府都要大。

        建筑上用巨石浮雕着一个图案,剑与权杖,最上方则是一条巨龙。

        和他的那个徽章一样,这是佣兵公会的标志。

        凌羽推门进去,里面比想象中要冷清很多,仅有十几个人。一些人坐在靠椅上打盹,一些人则是围在柜台上与美女侍者玩闹。

        所有人都无一例外的佩戴着表示自己身份的徽章。